大年初五。

一大清早,阎埠贵就抱着一盆饺子来叫张和平起床来了。

“和平,我今早起来,双眼皮直跳!”阎埠贵站在后院水槽边,守着张和平洗漱,“我们今天……万一钓不到那么多鱼,怎么办?”

张和平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阎埠贵,眼角瞥见大姐张招娣着急忙慌地跑出来,知道她急着去医院换母亲马秀珍回来,便喊了一声,“姐,拿4个饺子在路上吃!”

眼见张招娣犹豫了一下,却没回去,张和平急忙跑去拿了饺子,追过去。

阎老抠今天下了血本,送了二十个蒸饺和两个煮鸡蛋过来。

看在这么丰盛的早餐份上,张和平让阎埠贵回家整了一斤棒子面、半斤面粉、一瓶酒过来,在等马秀珍回来的这点时间,张和平教阎埠贵做了一份速成饵料。

马秀珍回来后,没给三大爷好脸色,怪阎家连累了她儿子。

不过,当张和平把饺子和两鸡蛋拿出来,说是阎埠贵送的后,马秀珍的神色才缓和了些。

当一家人陪着张和平来到红星轧钢厂门口时,这边已经有许多人等着看热闹了。

保卫科本来只派了两个小保卫,打算去走个过场,只要阎埠贵能钓上来几十条鱼,就把这事囫囵过去。

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注,还有不少人推着自行车,带着钓竿等物件,准备跟过去钓鱼。

加上涉事人员的家属,还有易中海等人都想跟过去看……

最后,保卫科长从运输队那边申请了一辆卡车过来,将轧钢厂的相关人员送去了昆明湖。

至于社会闲杂人员,哪凉快哪待着去。

到了昆明湖后,阎埠贵带着众人来到昨天钓鱼的那4个冰窟窿,还把昨天藏的十几条鱼找了出来。

就在阎埠贵捅穿4个冰窟窿下新结的冰层,准备下钩钓鱼时,张和平却提出了换钓鱼点。

“不是!”三大爷阎埠贵急了,“和平,这个钓鱼点,昨天能钓上来那么多鱼,今天肯定也能,没必要换地方吧!”

张和平看了母亲马秀珍一眼,估摸着她还在生气阎家昨天下午供出她儿子那事。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母亲马秀珍可能都不会让他再跟阎埠贵合作卖鱼了。

既然如此,索性趁今天钓几条大鱼回去送礼,尽早促成母亲顶岗。

“三大爷,你们先在这里钓,记得用今早做的那些饵料,我拿钻杆去其他地方看看有没有大鱼。”

张和平说着,抓了两把玉米粒在自己衣兜,提了一条麻袋,装了手摇钻杆、鱼钩鱼线,就向东边行去。

开始的时候,还有人跟着张和平一家人去看稀奇。

但是,当他们发现,这一家人只钻孔,不守着冰窟窿钓鱼后,就回去看阎埠贵钓鱼去了。

最后,只有一个年轻保卫还跟着,估计是防止张和平他们买鱼作弊。

二姐张盼娣见身边只有一个外人后,忍不住问道:“弟弟,你在找什么?”

“找安静的地方!”

张和平说了一声,绕过一个弯,请母亲马秀珍在湖中间钻孔,然后让二姐带奶奶先去岸边等待。

张和平那边才开孔下钩,阎埠贵这边已经钓起来了不少鱼,引得周围人连连夸赞,还当场向阎埠贵请教起了钓鱼经验。

只是,阎埠贵这边能钓上来鱼,是因为饵料给得足;拳头大的一坨饵料下去,相当于平时钓鱼打窝。

可是,阎埠贵只准备了一斤半的饵料。

关键是,他钓鱼时,还在模仿张和平抖钩,着实浪费了不少饵料。

当阎家父子三人用光饵料,开始用玉米粒钓鱼时,周围人渐渐发现,这三人的钓鱼效率直线下降。

阎埠贵多精明的一个人,自然也发现了问题。

随着时间流逝,阎埠贵也急了。

他们之前是钓上来了不少两三斤的鱼,大概有23条的样子。

可是,即便加上昨天剩下的十几条,总重量也不足百斤。

“那个,谁知道张和平在哪钓鱼?”阎埠贵有些苦涩的问道。

就在刚才,阎埠贵还自信的认为,他已经学会了张和平的钓鱼技巧,可以自家人单干了,不用再跟那个臭小子五五分账了。

这会想来,阎埠贵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他才偷学几天,就妄自尊大了。

“他们往北边去了,有点远。”有人指了一下方向。

“解成,你和解放在这里继续钓,我过去看看!”阎埠贵说着,就捡起地上三条空麻袋,带着一群看热闹的人,去了北边。

……

“该我了!该我了!”

张盼娣兴奋的从那个叫小李的保卫手上,拿走缠线盘,然后走到冰窟窿边,小心的把挂着玉米粒的爆炸钩放下水。

张和平蹲在冰窟窿边,捏住二姐放出来的鱼线,然后开始抖钩,待鱼儿咬钩后,他就会招呼二姐收线,或者放线,直到把鱼拖上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