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

水槽边的人愣了一下,忽的一下走了好多人,都跑回家看自家遭贼没有。

之前,四合院为了争当文明大院,一大爷易中海号召大家不锁门,彰显院里的文明风气。

结果,大家今天一大早跑出去看热闹了,好多人家里没留人……

马秀珍听到二闺女的话后,第一时间冲进了屋,找了一通后出门,似乎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就皱眉把张和平叫了回去。

“和平,我的钱票没少,早上那两个煮鸡蛋没了,你的书好像少了。”

张和平闻言,回屋找了一下,两本拳法小人书不见了。

他只是经过短暂的思索,就大致锁定了目标,贾梗!

不过,他没有证据。

但想到贾张氏昨天的那副嘴脸,以及她敢对自己奶奶动手,张和平也不需要证据了,他只是单纯的想给贾家泼脏水。

只见张和平忽然冲出家门,直奔中院水槽,对着四步之外的中院东厢房贾家,大声喊道:

“棒梗!你个小偷!滚出来!”

正在查看各自家里有没有掉东西的人,以及待在后院看鱼的人,陆续来到中院,看是什么情况。

刚回家的一大妈,从中院西厢房易家出来,站在门口不解问道:“和平,怎么了这是?”

张和平没有直接去踹贾家门,要的就是别人问他。

“张三,你才是小偷!你全家都是小偷!”棒梗拉开房门,站在门口叫嚣,一点都不怕跟他一样高的张和平。

不过,当他看到门外那么多大人盯着他后,吓得他急忙关上门,心虚的躲在家里,隔着窗户偷看外面。

“一大妈,棒梗去我家偷了两个煮鸡蛋,那是留给我爸补充营养的!他还拿了我的两本小人书,书里面还有我藏的3毛5分钱。”

钱?不存在的!

只是单纯想看棒梗交不出钱,死不悔改挨打的样子。

张和平的话音刚落,院里几家也遭了贼的人,七嘴八舌跟着说道:

“我家少了3个窝头!”

“我家装钱的饼干盒被打开了,少了一张五毛!”

“我家……”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说家里少了东西,并把目光投向贾家。

张和平知道,脏水泼到位了!

不管棒梗偷没偷,他都成了主要怀疑对象!

“早上,我看到棒梗进过张和平的家,还是我把棒梗叫出来的。”二大妈忽然补刀,主动示好,让张和平有些诧异,她刚才在后院为什么不说?难道也想吃鱼?

一大妈眉头紧皱,这么多人掉东西,如果真从贾家找出来了,怕是要把棒梗打一顿出气!

“和平,棒梗家的大人不在,等你秦阿姨回来,我让她帮你把东西找回来,你看行不行?”一大妈这话看着是对着张和平说的,其实是对院里大人说的。

言外之意,不要以大欺小。

“谢谢一大妈!”张和平见好就收,拔腿就跑。

他只是来泼脏水的,被二大妈一证实,就成实锤了。

至于被偷的两个鸡蛋和拳法书,张和平还真没看在眼里,价值不高,只是很难买而已。

“我家少了一张1斤粮票还有两毛钱!钱,我可以不要,粮票必须拿回来。”

“一大妈!不是我们要为难棒梗,你跟他家关系近,你去搜一下他身上,看一下他家里,有没有我们的东西!”

“对啊!一大妈!你去看一下……”

……

张和平回到后院,见麻袋里的11条大鱼已经被拿出来,在地上摆成了一排。

“妈,二大妈刚才说,是棒梗偷了我们家东西。”张和平笑嘻嘻的来到马秀珍身边,却见马秀珍眉头紧皱地看着地上的鱼。

张和平伸出右手,在马秀珍眼前晃了晃,见她回过神来,疑惑问道:“妈,你在想什么?”

“这鱼太大了!”马秀珍有些愁,“之前送小的,现在送这么大的,容易让之前的人误会我们看人下菜碟。”

张和平挠了挠头上蓬乱的头发,想着这些十斤以上的鱼,在这年月堪比茅台、中华,不就是应该看人下菜碟吗?

“妈,你之前送的那些人里面,有没有我爸的老领导?”

马秀珍摇头,“之前的没有,剩下要送的三个人里,有一个是你爸的老连长”

“那就先拿4条最大的鱼送给那位老连长,问问老连长能否帮我们!”

语毕,张和平就去拿了家里菜刀和小铁桶,在后院水槽边,开始处理大鱼的鱼鳞、内脏。

等张和平这边处理干净了4条大鱼,母亲马秀珍已经借来了一辆木制独轮鸡公车,将4条鱼装入麻袋后,依旧是二姐张盼娣陪同母亲去送鱼。

张和平没理周围看热闹的人,继续处理剩下的鱼。

中途,小铁桶满了,就在张和平起身,想去倒掉桶里的鱼内脏时,阎解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