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和平处理鱼的时候,阎解放一直在旁边打下手。

不过,这小子去倒了第二桶鱼内脏后,把他家留的两条8斤重的鱼也提了过来,请张和平帮他处理。

作为回报,这小子拿了一大坨老姜过来,说是他爸种在门前花圃里的。

张和平倒是没有二话就接了这活,还帮他们剔了鱼刺,切片。

人情往来就是这样,有来有往才长久。

不像隔壁二大爷刘海中家,估计还在等张家主动送鱼上门换粮食。

只是,张家的灶台,搭在隔壁刘家的左边窗户下,别人要是不愿意了,说你油烟、水汽蹿进他家里,要求你拆掉灶台,张家就坐蜡了。

因为张家门口的另一边,是另一家的灶台。

再加上刚才在中院时,二大妈的仗义执言,算是帮了张和平一把。

与其让母亲马秀珍觍着脸去隔壁送鱼感谢,还不如张和平自己去送,反正他人小,没脸没皮的。

所以,送走阎解放后,张和平很识趣的选了一条处理好的草鱼,送到隔壁刘海中家,感谢二大妈帮他们家赶走棒梗小贼。

末了,在张家奶奶见证下,二大妈回赠了11斤棒子面过来。

11斤鱼肉换11斤棒子面,说不上亏了,还是赚了,反正张和平不缺鱼,刘家不缺钱不缺供应粮。

还剩6条大鱼,之前询问张和平卖不卖鱼的那些院里邻居,早已回了家。

这年月,院里真正有闲钱买得起鱼肉吃的,就那么几家。

张和平想了想,又提了一条12斤重的草鱼和一个白色空布口袋,去了后院西厢房许家,想跟许富贵换鸡蛋,但他家的鸡蛋也没几个。

最后,张和平跟他们换了5个鸡蛋、3个蒜,以及一条约莫3斤重的烟熏腊肉。

以物易物,不能看重量,也别看品种数量,只看各自需求,觉得合适就换。

张和平刚从许家出来,就碰上了一大妈和秦淮茹过来。

秦淮茹把两本拳法小人书给了张和平,然后拿出3毛5,有些不舍和怀疑的问道:“和平,你真的在小人书里藏了钱?”

“嗯!”张和平接过小人书和钱,然后假装认真数钱,状似随意地说道:“那些钱是我1分1分存起来的。”

演技:入门(29%).

“秦阿姨,还差两个煮鸡蛋!”张和平说着,却看向了一大妈,是她之前夸的海口,让秦淮茹还。

说到鸡蛋,秦淮茹一脸异样的问道:“和平,你爸天天都吃蒸鸡蛋,你家哪里来那么多鸡蛋?你跟姨说,姨去买来还你。”

一大妈张口欲言,却听张和平想都没想就开口了,“不是买的,那蒸鸡蛋是医院发的营养蛋,你家也发了!煮鸡蛋是三大爷早上送我的。”

说完,一大一小就干看着对方。

几秒钟后,张和平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回想脑子里的演技经验,想到前世被憨批婆娘一巴掌扇重生的悲催,一下子悲从心生,眼泪说来就来。

演技:入门(31%).

“三大爷给我的两个煮鸡蛋,我们家都没舍得吃,留着给我爸补充营养的,我爸他醒不来了,呜呜……”

演技:入门(35%).

演技:入门(36%).

秦淮茹有两个孩子,听惯了小孩哭闹,心中毫无怜意。

但一大妈不同,她一直都想要个孩子,自是听不得张和平的哭声,急忙上前安慰。

奶奶谢二妹听到哭声,抬头看了一眼门外,发现竟是自家乖孙在哭,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后院其他人家听到声音,纷纷站到了门口观望。

“三娃子!”奶奶大喊一声,朝张和平大步奔来。

“呃……哭大声了!”张和平心道演过头了,应该学书中白莲花只抹眼泪不出声的。

“奶奶,呜呜……”张和平顺势闪人回家。

至于鸡蛋,重要吗?

……

等一大妈和秦淮茹离去,许大茂把门一关,嘀咕道:“我怎么觉得张小三在假哭?”

相较于张和平刚才在他家,跟他爹许富贵换东西时的小大人模样,许大茂总觉得不对劲。

“你能看出这点,说明你还没蠢到家!”许富贵老神在在地看着窗外,过了半晌说道:“你最近下乡放电影,想办法弄一只老母鸡回来,然后送给三大爷。”

“老母鸡,送给他?”许大茂看着他爸,不知对方抽什么疯。

许富贵皱眉看了许大茂一眼,却没有解释。

……

没一会,中院响起了棒梗的哭声。

接着,一大妈双手各握一个鸡蛋,给张和平送了过来。

一大妈扫了一眼张家屋内情况,就唉了一声,叹气离开。

奶奶谢二妹见孙子喜笑颜开的将两鸡蛋放进大搪瓷杯里,不由也露出了笑容,暗赞自家孙子机灵。

7颗鸡蛋、5条鱼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