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咳咳……自家男人还没死,就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咳咳……”

张和平跟着大姐张招娣刚进308病房,就听到贾张氏来了这么一声。

下一刻,张和平见到马秀珍坐在2号空病床上,正一脸气愤的背对着贾张氏,这让张和平立马意识到,贾张氏在骂他母亲。

“老虔婆,你个克……”张和平刚开喷,就见4号床上的贾东旭脸颊潮红、呼吸急促、嘴唇干裂、恶寒抽搐……

“毒入心则神昏,入肝则痉挛……”

“床下有水迹,屋里有异味!这热毒,伴有腹泻……”

“伤口感染!”

中医术:大成(94%).

张和平忽然的卡顿,让其他人都愣了一下。

而张和平对着贾东旭嘀嘀咕咕、神神叨叨的样子,吓了贾张氏一跳。

“小瘸子,你干什么!”贾张氏是个深度迷信患者,最怕鬼神一事。

此刻,她却强装镇定地跑到4号床边,挡住张和平看她儿子的视线,“你再看我儿子,信不信我扇你一巴掌。”

“你扇一下试试!”马秀珍猛的起身,柳眉倒竖盯着贾张氏,仿佛在说,老娘忍你很久了。

大姐张招娣提着水瓶挡在张和平的身前,瞪着贾张氏,毫不示弱。

二点五打一的局面,贾张氏怯场,转身看他儿子去了。

当张和平从怀里拿出饭盒,饭香飘散,贾张氏急忙跑了出去。

“她去楼下抢吃的了!”大姐张招娣不屑说道。

马秀珍不在意贾家的事,对张和平关心道:“小三,你刚才盯着那边看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医书上的病症。”

张家没有世代行医的家风,张和平也没有养成医者仁心,善恶只在一念间。

所以,张和平没跟马秀珍说贾东旭的异常,免得母亲好心多嘴。

没过多久,一大妈追着贾张氏跑进308病房。

“贾家嫂子,这猪蹄汤是炖给淮茹下奶的!”一大妈站在4号床边,堵着角落里的贾张氏,气愤说道:

“街道办专门供应给孕妇的猪蹄,一个月才发一根,你这个当婆婆的,不回家给她炖汤就算了,你怎么好意思抢!”

“我儿子伤得这么重,喝点她的猪蹄汤,怎么了?”贾张氏说得理直气壮,还伸手摇了摇旁边的贾东旭,喊他起来喝汤,却没得到回应。

“一大妈!”门口响起秦淮茹虚弱的声音,“请你把东旭叫起来,我们看着他喝!”

秦淮茹左手扶着腰,右手被易中海扶着,缓缓走进病房。

而易中海右手上还抱着一个襁褓,身后跟着棒梗和小当。

张和平有些感叹三胎顺产女人的强大,昨晚生娃,这会就能下地走了。

马秀珍跟一大爷他们打了声招呼,继续喂饭,没管贾家闹剧。

而一大妈这边,摇了贾东旭几下,见他没反应,不由摸了一下贾东旭的额头,皱眉问道:“怎么这么烫?”

“感冒发烧,有什么大惊小怪,咳咳……用被子捂一身汗就好了。”贾张氏说得随意,完全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一大妈似乎也听过捂被子退烧的偏方,但她不知道那是错误的做法。

不过,她还是有一些阅历的,又凑近大声喊了贾东旭几声,依旧没得到半点反应后,她便发觉不对了,“老易,快去叫医生过来看看!”

贾张氏以前给儿子退烧,都是这么干的,毫不在意的说道:“咳咳……叫什么叫!医生开药不花钱吗?轧钢厂到底赔不赔钱给我家东旭?”

秦淮茹本来想上前查看贾东旭的情况,只是她这脚刚抬起,就眼尖发现了不对,床单边缘湿了,床底有水……

“哎呦……”秦淮茹忽然捂住肚子,“一大妈,疼!”

“淮茹,你怎么样?”一大妈赶紧过来搀扶,原本想扶秦淮茹去3号空床坐着休息,结果被秦淮茹拉到了2号空床。

张和平眼疾手快,将放在2号床上的军大衣拿走,先给自家便宜父亲披上了。

很快,走廊上响起医生的声音。

“昨天让你们把工厂报销的介绍信拿来,你们没拿!”

“今早让你们交住院费,到现在一分钱没交!”

“早上还把来输液的护士骂了一顿……”

易中海叫来的中年女医生,一路嘴碎说到4号病床边,生气道:

“你们把病人捂得这么严实,不知道出汗会影响伤口愈合吗?”

话还没说完,女医生就把被子掀开了。

接着,一股屎尿臭扑面而来,弥漫整个病房。

咔!

张和平跑过去将窗户推开,寒冷空气入室,瞬间把众人惊醒。

“你们家属怎么搞的!”女医生怒道:“病人排便这么多,你们都不知道清理一下吗?

随后,女医生忍着臭味,靠近检查了一下贾东旭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