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和平和大姐回到家后,又听二姐张盼娣八卦起了贾家大闹轧钢厂的后续。

贾张氏、贾东旭带着棒梗和小当进厂后,直接闯进厂长办公室又哭又闹。

他们狮子大开口要一千块赔偿金,还要以工伤报销贾东旭的所有治疗费,还要给贾张氏安排清闲钱多的工作。

然后,贾张氏他们就被轧钢厂保卫丢出了厂,并全厂广播通报贾东旭醉酒事故、扰乱生产,开除!

接着,贾张氏他们一家跪在轧钢厂门口闹,吸引了不少人围观。

轧钢厂保卫科害怕贾东旭死在厂门口,就把贾东旭送去了东城人民医院。

听到贾东旭被送去了其他医院,大姐张招娣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还想去医院告诉母亲,可惜夜已深。

……

第二天,母亲马秀珍回来喝了一口玉米糊糊,拿了点钱,就急匆匆出去了,说是要去找大医院问问。

随后,阎埠贵又来邀请张和平去钓鱼,被奶奶谢二妹出面拒绝了,说昆明湖那边太冷,担心孩子感冒。

等张和平出去钓了5条鲫鱼、12条杂鱼回来后,母亲回来吃了一个窝头当午饭,取了房梁上的两条大鱼,用麻袋装了出门。

看马秀珍愁眉不展的样子,转院的事,可能不太顺利。

下午,张和平先去医院,花了5毛钱,弄了一份父亲张兵的病情诊断证明和病历,都是手写的。

然后去轧钢厂保卫科,要了一份去医院接洽的介绍信。

之后,他又跑去轧钢厂运输队,央求一个女调度,得以看了十几分钟的首都地图。

地理:精通(1%).

接着,他就跑出去找大医院,询问有没有X光机,有没有脑科、神经科之类的科室。

一圈跑下来,光是交通费就花了3块8毛。

棉花胡同口,当马秀珍一脸憔悴的提着装鱼的麻袋,一脸错愕的看着儿子从一辆人力黄包车上下来,然后拿出一把毛票,娴熟给钱后,马秀珍脑海中的千言万语都化为了一句话。

“儿子,你的钱先让妈帮你保管,等你长大了,好给你娶媳妇。”

然后,马秀珍从张和平身上搜走了17块5毛5,整得张和平好笑又无奈。

末了,张和平将一张纸给了马秀珍,也不解释,只是想单纯的表达一下钱被没收后的不满。

马秀珍是参加过扫盲班的,以前还守着张和平做作业,还让儿子教她学写字。

所以,当马秀珍看清纸上内容后,有些没搞懂。

首都同人医院神经外科专科、主治医师王中成、主治医师蒋大捷、71/60床位、X光机。

首都玄武医院神经外科研究所,负责人赵乙城……

回去的路上,无论马秀珍怎么问,张和平就是不开口。

直到回了家,张和平把右手一摊,得了马秀珍给回来的5分钱后,他才简单说了一下他下午的行程。

目前来说,只有同人、玄武医院两家医院有神经外科,只有他们才有可能治好他爸张兵的病。

不过,这两家医院的床位都爆满了,楼道里的病床都住满了,没有特殊情况,住不进去!

当前有一个折中办法,带着父亲张兵去那两家医院门诊,拍个脑部X光片,看那边医生有没有兴趣收张兵这个病例入院研究。

听了儿子说的,马秀珍松了一大口气,责怪道:“你怎么不早说你要去找医院?”

“妈,我今天花了3块8毛坐车,去了15家大医院。”张和平看着马秀珍一脸的肉痛模样,笑问道:“你今天提着两条鱼走路去了多少家?”

“如果我跟你一起去,你舍得花这么多钱坐车吗?”

张和平的话让马秀珍思索了许久,最后拿出5块钱递给张和平,却被张和平拒绝了。

“妈,我不是要钱,只是想证明,我长大了,能帮你了!”

这话说得,把马秀珍感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瞬间觉得两闺女不香了,还是幺儿好,从小到大没白疼。

晚饭后,张和平从医院接了大姐张招娣回四合院,正巧碰上院里的捐钱大会。

主题是,贾东旭感染严重,要转到首都谐和医院,需要钱!

张和平将参会的二姐张盼娣叫走了,结果被一大爷易中海点了名。

“张和平,你们家准备捐多少钱?”

张和平转身,有些诧异的看了易中海一眼,然后看向在不远处抖腿的何雨柱,奇怪问道:

“一大爷,我家大年三十晚上吃的是浆糊煮水,贾家人吃的是鸡鸭鱼肉白面馒头!你说我家该给土财主捐多少?”

“什么土财主,小孩子不要乱说话!”易中海被说得有些下不了台,因为那晚他也在。

周围人对此议论纷纷,说着大年三十晚上的各自吃食,场面有些失控。

“大家都是一个院的街坊邻居,要互相帮助,要团结友爱,做人不能总想着自己!”易中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