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和平猜到了易中海的想法,这老家伙看上了他家的两条大鱼,想要拿去谐和医院给医生送礼,帮贾东旭转院!

关键是,这老家伙昨晚开会时,想白嫖……

虽然易中海今天给了捐款出来,但母亲马秀珍没要。

张和平不在乎这点鱼,就是单纯的不爽道德绑架。

所以,他撒了个谎,“妈!答应帮我爸转院的医生快到了,我们得赶紧把鱼送过去,你不知道他那边的床位有多紧张。”

马秀珍被一脸焦急的儿子拉着走了几步,顺着儿子的话,就反应过来了,回头看向易中海,问道:

“一大爷,你是要这两条大鱼去医院送礼?”

易中海看了一眼焦急的张和平,倒是没有过多怀疑,暗道好巧,对马秀珍不好意思道:

“昨晚就把贾东旭送到首都谐和医院急诊科了,他现在入不了院,只能睡在走廊上的床,这么冷的天,他又感染严重,可能熬不过去,唉……”

马秀珍终究是心善的,把白布口袋递给了易中海,“一大爷,你拿去吧!”

“谢谢!我代贾东旭一家谢谢你!”易中海说着,赶紧接了白布口袋,还朝马秀珍鞠了一躬。

“不用谢,毕竟人命关天!我这还有事,先走了!”马秀珍摆了摆手,就拉着张和平朝外走了。

出了四合院,母子俩一路沉默来到公交站台。

张和平在思索易中海的异常,易中海昨天因为秦淮茹接班的事,与贾张氏他们闹僵。

另外,贾张氏他们昨天进厂闹事后,贾东旭竟然被直接开除了!

这说明,易中海这个8级钳工昨天真的没帮贾东旭说情。

但是,电视剧中,秦淮茹是接了班的……

“以退为进?还是闹出来的?”

张和平猜测这是易中海的手段,倒逼贾张氏他们答应秦淮茹接班,至于后续怎么操作,却不得而知。

至于那两条大鱼,送了就送了吧!

随后,张和平带着马秀珍去了同人、玄武两家医院的神经外科,挂号找医生咨询。

昨天,张和平去问的时候,那些医生没把他这个小孩当回事。

今天有马秀珍在场,那些医生倒是认真听了张兵的病情,然后都给出了相同建议,先把病人带过来拍脑部X光片!

张和平也是这么想的,他现在掌握的宗师级中医术,没法探知张兵的脑部问题,他想试试西医手段。

……

回到四合院,远远就看见张盼娣焦急地守在大门口,害得马秀珍和张和平急忙跑了过去。

结果却是,黄学民来送工作介绍信了!

一家人兴奋跑进后院,马秀珍跟黄学民客套了一番后,就跟着他去办理入职手续了。

因为出了一件大喜事,张和平做主,翻出饭菜票,带着二姐去轧钢厂食堂,打了三个菜和米饭回来,等着招待黄学民这个给他母亲带来工作的贵客。

可惜,母亲马秀珍抱着一包东西回来时,黄学民却早已走了。

关上门,一家人小声询问着马秀珍的新工作。

蓝天幼儿园,9级保育员,月工资23块。

幼儿园是空军家属区里的幼儿园,工资虽然不高,但胜在平时的福利好。

马秀珍这刚入职,还没开学,还没开始工作,就已经把白帽、白大褂工作服发了,还发了这个月的钱、票。

而且幼儿园离家近,出了四合院往北走10分钟左右,就到幼儿园了。

关键是,母亲马秀珍有了这份正式工作后,他们4个就能迁户口,吃供应粮了!

当然,马秀珍对于新工作还是有些彷徨的,担心做不好。

张和平在旁边开玩笑道:“妈,那里的小孩都是宝贝疙瘩,你可千万别把他们当亲儿子揍!”

午饭后,母亲照常去送饭,张和平和二姐去了后海钓鱼,为下午去街道办迁户口做送礼准备,顺便问问租房的事。

……

首都谐和医院,急诊科外。

走廊里的一架病床上,贾东旭的右手吊着一个输液瓶,被贾张氏扶着后背坐起,虚弱的对旁边那个双手插兜、偷看他老婆的混蛋说道:

“傻柱,喝酒那事,我不怪你!”

“但是,你拦着我们不让走,就是我们家的仇咳咳(血)……人!”

“贾东旭,你好好养你的病!”何雨柱不为所动,“一大爷说了,我之前拉你喝酒误事,这次只要把你留在医院治好,就算我功过相抵了”

贾东旭跟贾张氏耳语了几句,接着就见贾张氏放下贾东旭,忽然跑过去一把扯开秦淮茹的衣扣,露出颈下一大片雪白。

紧接着,就见贾张氏扑过去抱住傻柱的大腿,紧紧抓住他的裤腰带,杀猪般的嚎叫起来,“流氓!抓流氓啊!快来人抓流氓啊……”

一个小时后,贾张氏左手举着输液瓶,站在轧钢厂门口。

在贾张氏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