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和平一见问话之人,脑海中就闪过一个剧情人物,李怀德,轧钢厂副厂长。

这家伙走到梯步上方,也不说搭把手,就那么肆无忌惮的打量下方马秀珍和张招娣的面容,不知心中想什么龌龊。

张和平没有跟他打交道的想法,催促道:“妈,快走,我们挡路了!”

易中海倒是场面人,招呼钳工车间主任,帮忙把张兵抬回了308病房。

马秀珍也趁上楼这点时间,给厂领导解释了一下,他们想带张兵转去大医院的想法。

这群人显然是为贾东旭而来,没空听张兵的事,加上马秀珍他们又没闹,自然不会在意。

张和平站在308病房门口偷听了一会外面情况,就关门进来,小声告诉很有八卦天赋的家人们。

“贾东旭被安排到医生办公室隔壁的314病房了,医生说他的情况不容乐观。”

“贾张氏她们用贾东旭的命威胁轧钢厂,还说不答应他们的条件,等贾东旭死了,他们就写血书、抬尸体去大广场那边喊冤……”

奶奶听了直摇头,“脸都丢光了!”

“这一家人还真是……”马秀珍皱眉问道:“轧钢厂领导怎么说?”

“听轧钢厂那边人的语气,好像是妥协了,现在在商量抚恤金和接班的事。但是,贾张氏要一千块赔偿,还要给棒梗安排工作……”

“一千?你爸因公受伤,一块钱赔偿都没有。还有棒梗那么小,怎么安排工作?”马秀珍摇头,表示不能理解。

张和平笑道:“贾张氏把菜市场讨价还价那一套搬出来了,自然要把价格喊高点。至于我爸的赔偿,或者说是奖金,后面应该会有。不然,以后厂里进了贼,谁还敢去抓贼!”

一家人说了会话,帮着把张兵全身擦拭了一遍,留下大姐守病房,其他人就回家去了。

感觉最近事情有些多,张和平回家后,就拿出铅笔和本子,把长条凳搬到门口当桌,逐一罗列了一下后续的事。

首先,是便宜父亲的事,明天如果不能转院,那就想办法搞一本神经方面的西医书,还有手术、人体解剖学之类的书。

古有华佗想开曹操的脑袋治病,在张和平看来,华神医都要开刀做颅内手术,他在提升中医术之余,也得把西医外科手术技能学起来。

其次,是去母亲老家保定马家屯,给户口迁出单盖章。

等落实了他们四人的首都户口,就能跟街道办租房子了。

也不知道三大爷阎埠贵那边说的前院东厢房什么时候搬,这次去乡下正好差些钱、票,明天没空,后天干脆跟他去钓鱼,顺便让他帮忙想办法搞票,还有租房的事。

张和平看着手中的铅笔,忽然转头问屋里的二姐张盼娣,“姐,你和大姐读几年级了?”

记忆中,大姐和二姐的学习成绩不错,经常被母亲马秀珍拿来说教以前的张和平。

“大姐和我都在读初三,弟弟,我们户口迁到首都后,我们能来首都读书吗?”张盼娣希冀问道。

“那必须来首都读书啊!”张和平很肯定的说道,然后写下了第三件事:

为两个姐姐办转学!

张和平在思考接下来还有什么事的时候,对凑到他身旁的张盼娣,顺口问道:“姐,大姐怎么才读初三?”

张盼娣想了一下,解释道:“58年那会,大姐读完小学4年级,本来可以毕业的。结果忽然增加了一个5年级,为了毕业,她就多读了一年。”

“我那会刚读完3年级,本来再读1年就小学毕业了,因为忽然增加的5年级,我就直接读了5年级。”

“后来,我们就一起读的初中,嘻嘻!”张盼娣似乎想起了两姐妹一起读书时的美好回忆,在一旁傻笑。

第四件事,衣服、卫生!

张和平想起之前理发时,理发员说他头上有虱子时的嫌弃表情。

再想到母亲的保育员工作,还有姐弟三人未来在学校读书,都得穿得体面干净,否则会被周围人嫌弃、孤立。

毕竟,这里是首都,母亲去的又是空军大院。

理清思路后,张和平就带着二姐出了四合院,跑北边的第五中学咨询转校问题。

从深藏不露的门卫大爷那里了解到,转校需要家里至少有一个首都户籍,然后去原学校办转学申请,最后再在城里来找学校接收。

于是,张和平在小本本上备注了一下,去张家口老家学校申请转学,给五中校长送礼……

接着,张和平带着二姐去蓝天幼儿园那边胡同巷子转了一圈,这才回家跟母亲打听鸽子市的情况。

如果阎埠贵不能帮他搞到票,张和平打算自己去弄。

末了,他还不忘提醒母亲,她是有工作的人了,以后千万别去鸽子市,万一被抓到后通报到幼儿园,她的工作可能保不住。

张和平看着母亲一脸认真点头的模样,心中偷笑,“免得你以后去发现我,嘿嘿!”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