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爷,这是我爸的脑部X光片。”张和平把X光片拿过来,左手把它举在窗前,右手指着片子,说道:

“你看后脑这边,枕骨的上方受到过钝器击打,内板这里还有裂纹没愈合。赵医生说,我爸昏迷不醒,可能是淤血导致的,我在看淤血可能存在的位置。”

刘老头把X光片拿过去,仔细瞅了瞅,“这能看出个啥?”

“X光片很难拍到淤血,我想顺着这些裂纹,还有我爸头上的伤口,推测一下出血点。”

刘老头对此失去了兴趣,沉默躺回了床上。

张和平看了一眼刘老头的疲倦面容,心中疑惑对方得了什么病,身体却已回到父亲这边的沙发上。

为了不打扰刘老头休息,张和平不再看X光片,右手伸进白色被子,搭在便宜父亲左手腕,开始安静的诊脉挂机中医术。

临近午饭时,门口响起了医院食堂人员的问餐声。

“冲啊!”刘老头猛的大吼坐起,右手虚握像是举着一把大刀,然后愣住了。

警卫小张悄悄进来看了一眼,招手把张和平叫了出去,然后把张和平推给了食堂人员。

食堂人员把张和平拉到一边,问了张兵的床号“2”,记录了饮食方式“流食”,就去问其他病人家属了,把张和平整得有些懵逼,不收钱的吗?

在警卫小张阻拦下,张和平被挡在了门外,只听特需病房专职护士在里面询问刘老头刚才梦到了什么,然后又听刘老头特别烦躁的回答。

等专职护士一走,张和平才被放进去。

“刘大爷,您知不知道医院食堂怎么收费的?怎么只问了我爸的床号和饮食方式?医院每天会不会发鸡蛋……”

“别问老子,烦……”

“那你喜不喜欢钓鱼?我钓鱼厉害得很,钓遍后海无敌手!”

“老子不会钓鱼,老子会炸鱼!一炸一大片的那种!”刘老头的语气很冲。

眼见刘老头被转移了注意力,气色也平缓了,张和平这才不说话了。

张和平消停了,刘老头却不干了,“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老子吓到了?”

“没有!”张和平摇头,心中猜测刘老头可能得了什么精神病,出现了睡眠障碍,今晚要不要陪母亲守夜呢?

刘老头听后有些黯然,转头看向窗外……

母亲马秀珍和大姐张招娣送饭来时,医院食堂正好也送餐来了。

张和平见食堂给他爸送来了一碗肉粥、一份蒸鸡蛋、一份炸酱面,不由急忙问道:“大叔,请问这个餐费怎么结算的?”

“不清楚,我们不负责收钱。”

食堂大叔走了,张和平跑去询问特需病房专职护士,得知餐费计入治疗费,工厂那边报销;每顿用餐标准是一个病人、一个陪护。

因现在物资紧张,不能点餐,食堂做什么,就吃什么。

病房里,马秀珍和张招娣都在衣服外面套上了白大褂,齐耳短发被白帽子兜住了,显得干净利索了许多。

“小张,你……”刘老头挥手赶开一旁站起来的警卫员,“去去去,没叫你!”

警卫小张幽怨的看了张和平一眼,埋头继续吃杂酱面去了。

“刘大爷,你叫我?”张和平疑惑走了过去,见刘老头身前也是一碗杂酱,一碗面。

“嘿嘿!”刘老头看向张兵那边的床头柜,小声问道:“你爸那份鲫鱼汤喝得完不?”

“我正发愁呢!喝不完就浪费了。”张和平秒懂对方意思,去把床头柜上的大搪瓷杯端了过来。

与此同时,警卫小张也警惕地走了过来,将搪瓷杯接了过去,毫不客气地先喝了一口,然后被刘老头瞪了一眼。

而张和平这边,已经将刘老头身前面碗里的面,倒进了杂酱碗里,又把空碗放到了刘老头面前的小桌上。

然后,一老一少齐刷刷看着警卫小张。

张和平见警卫小张面有难色,估计母亲马秀珍熬的鲫鱼汤不好喝,试探性问道:“要不,先少倒点,让刘大爷尝尝?”

“快点!”刘老头轻拍了一下小桌板,“磨磨唧唧的,跟你妈一样。”

得!听这话意思,老刘跟小张关系不浅,难怪小张能守住门口,不让老刘出去。

警卫小张按照张和平说的,先倒了一点在碗里。

刘老头一口喝了,砸巴嘴巴道:“有当年的味!再来一碗,满上!”

刘老头又喝了一碗后,继续说道:“还是差点那味!老子当年打仗时喝的鱼汤,那才叫一个好喝!”

“几条小鱼可以煮好几锅汤,鱼肉煮得稀烂散在汤里。”

“有时炮弹炸过来,还能给锅里撒点泥沙当葱花,那时要是能撒点盐该多好啊……”

“刘大爷,你是在自夸吗?”张和平见对方情绪低落,出言打断了刘老头的回忆,“你肯定是想对敌人说:看!老子的队伍就算是喝泥巴汤,也能把你们打成渣渣!”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