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医院,601特需病房。

不知道是不是老刘没有办理出院的原因,601病房的1号床一直空着。

刚才,大姐张招娣转告赵医生的话,刘老今天来回诊时的精神很不错,并转告张和平,他现在去了八一电影厂,以后请张和平去看他拍的电影。

张和平听到刘大爷的消息,为对方感到高兴,毕竟“老子”英雄一生,余生不该在病房蹉跎。

末了,张和平不由看向病床上的父亲张兵。

户口、供应粮、房子都解决了,现在最急迫的,就是两个姐姐的转学问题。

因为,马上就要开学了!

病房里,一家6口,5个人凑在一起,商量着家里的事。

马秀珍带去的25块钱,只剩了1块3毛回来;带去的干粮馒头,以及5斤全国粮票,都留给了姥爷他们。

倒是大姐张招娣这边,谨记弟弟张和平的话,不到万不得已不许动用应急回家的路费。

所以,大姐藏在衣袖、裤脚内衬里的5块钱和3斤全国粮票,都带了回来。

至于奶奶和二姐身上的那1块钱,她们都没花。

马秀珍又说起了姥爷那边的困难,北方的干旱可能还要持续,今年不知道该怎么渡过去。

在张和平的前世记忆中,好像只有3年自然灾害,这都过去3年了,怎么干旱还要持续?

奶奶也说起了老家那边的困难……

然后,奶奶谢二妹和母亲马秀珍都看向了家里的财政大臣,张和平。

张和平把家里的钱、票都拿了出来,铺在一号空床上,然后是两个户口本、两个粮本、两个副食本。

接着就听张和平分析道:“我们家,现在有轧钢厂食堂的饭票555斤、菜票55.8元,省着点吃,应该能支撑半年。所以……”

这个数字一出,两个姐姐都瞪大了眼睛,奶奶也有些惊讶,因为她们之前没好意思经手张和平弄回来的饭菜票,只知道很多,不知道有这么多。

“应该能支撑一年。”马秀珍说出了她的计算,“病房这边,还能解决一个人的口粮。”

张和平严肃道:“小三财务主任说话的时候,马秀珍同志不许说话。”

张和平搞怪的话,让刚才诉苦的气氛消散了不少。

“家里伙食开销听我的!”张和平扫了家人的黄瘦面容一眼,“要反对的,就想想我跟9岁的棒梗谁高?谁胖?”

这话一出,家里4个女人都沉默了,张和平12岁了,却比不过一个9岁的娃,让她们心里沉甸甸的。

“咱家有5口供应粮,首都粮票又只是当月、当地有效,所以得把当月粮票全用了!”

“但是,放家里不锁门的话,又容易招贼;就算锁门,也容易招耗子。”

“所以,不如把节省下来的供应粮,借给爸妈两边的亲戚,你们觉得呢?”

“好儿子!”马秀珍一把将张和平抱住,朝他脸蛋亲了一口。

奶奶这边也是高兴,老家那边还有张和平的大伯、二姑,说不牵挂是假的。

一家人又商量了一会,决定每月的细粮,都由奶奶这个没有工作的人,去悄咪咪跟人换粗粮。

如此一来,他们家每月就能省出两百多斤的棒子面,即便两边亲戚各借一百斤,家里也能留点余粮应急。

至于他们以后会不会还……借出前可以想想,借出后就别想了,随缘。

张和平之所以这样干,无非就是巩固自己的财政大臣地位。

毕竟,他才12岁!

两边有了借出后,奶奶、母亲对张和平以后提的财务支出有异议时,就得想想各自那边每月一百斤棒子面偿还没有。

倒是家里不锁门是个大问题,只能先锁在家里的柜子、箱子里,好在东厢房的旧家具不少,可以加锁扣上锁。

最后,是去办转学的事。

奶奶说她想回去,那就由她和大姐回去。

跟之前一样,张和平拿了20块钱给奶奶,让她回去后看着借给谁,然后也给了5块钱路费和5斤全国粮票。

两边都是20块钱,她们爱给谁给谁,以后对张和平花钱有意见时,那就先还钱!

至于馒头、咸菜那些干粮,张和平数了15斤饭票出来,由她们明天轮着去买二两一个的馒头。

接着又分出未来两天的饭菜票给母亲马秀珍,还给了2块钱生活费。

最后,趁奶奶去厕所的时候,张和平将3块钱和仅剩的3斤6两全国粮票给了大姐,小声让她藏到里面衣服,不能被奶奶发现,以防被要走。

奶奶谢二妹有些重男轻女,从老家逃荒过来,其实是想减轻大儿子一家的负担。

这次主动回去,估计是怕老三媳妇马秀珍对老大那边不上心。

张和平没有多少关于大伯的记忆,担心大姐这次回去,会被奶奶要走身上的5块钱和3斤全国粮票,所以留了一手。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