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张招娣忐忑地站在家门口,对着水槽边正在洗衣服的母亲马秀珍,以及门外看书的张和平说道:“妈!弟弟!大伯家和二姑家实在是揭不开锅了,我才自作主张,带两个小妹回来的。”

奶奶谢二妹想说话,却被张招娣拉住了没让说。

“妈!”张和平看向神色复杂的马秀珍,说道:“你带奶奶她们先去理发、洗澡,幼儿园马上要开园了,你绝对不能带虱子去学校。”

张和平在“虱子”二字上加重了语气,表达自己的不满。

话说到这份上就够了,让她们尴尬,再多说就让人难受了。

主要是,不说点什么,害怕她们继续召唤亲戚过来。

张和平让大姐留下了回去办的转校申请材料,以及剩下的应急钱票。

一张转校介绍信、两张贰两全国粮票、四张壹毛小钱……

介绍信很简单,夸了两个姐姐勤劳勇敢、成绩优异,希望贵校接收之类的话。

但是,所剩的4毛钱和4两全国粮票,却包含了太多信息。

大姐跟着母亲去姥爷那边办户口迁移,大姐跟姥爷的感情疏远,没有借出应急钱票,属于情理之中。

而大伯那边,两个姐姐在大伯家住了多年,可谓是寄人篱下。

在大姐身上有5块钱和3斤全国粮票作为应急钱票的情况下,张和平瞒着奶奶,又给了她3块钱和3斤6两全国粮票作为第二笔应急钱票,其实存了试探心思。

大伯以前对两个姐姐好不好,就看大姐张招娣回去愿意借出多少应急钱票了,这关系到张和平以后对大伯他们的相处态度。

目前来看,大姐对大伯那边是感恩的,但又是理智的,没有将所有粮票给出,至少留了点自用!

问题是,她超常发挥带回来的两个小丫头,有些伤脑筋,这马上就要开学了!

抛开两个姐姐在大伯家寄养多年不谈。

就算是正常的亲戚间走动,两个小丫头来此,也该招待的,这都是小事。

张和平前世小时候,时常跟着爷爷奶奶走亲戚,也没见谁家不待见他,为什么?

“呼……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和平看向窗外的天空,想着自家的饭菜票储备,以及每月预留的几十斤应急粮,开春后的钓鱼安排……

思索:精通(65%).

懒得想了,张和平把转校介绍信放到家中柜子上,用许大茂给的两瓶黄桃罐头压着。

然后,他就去烧水,准备做点玉米糊糊,应付那两个小丫头的肠胃。

家里只有一床垫被,连土炕都遮不完全,倒是盖的被子有两床,是张和平与父母之前分开盖的。

晚上烧炕,身上盖些衣物,她们六个勉强能睡东厢房这边,另外两间耳房就利用不起来了。

还有牙刷、衣服……

就在张和平坐在灶台前,盘算自家所缺,想着过几天开学后,该怎么赚钱养家时,易中海带着一大妈回来了,后面还跟着秦淮茹和聋老太。

“和平,我听说昆明湖那边没人管,你能不能去那边钓些大鱼回来?我给你算5毛钱一斤,怎么样?”

好嘛!这是为了傻柱那个养老对象,不顾老子的死活了!

张和平见阎埠贵正巧出门,便大声把对方喊了过来。

“三大爷!”张和平将火门一关,限制空气进灶,慢慢烧水,然后转身跟三大爷阎埠贵站在一起,只听张和平说道:

“一大爷想让我们去昆明湖钓大鱼卖给他,但是我们又怕掉冰窟窿,不如带上一大爷过去,我们在岸边放长线钓大鱼,一大爷去冰面上钻窟窿,帮我们放钩、收鱼,反正他胆子大。”

阎埠贵一听张和平这话,就明白这臭小子居心不良,估计是老易说了什么话,得罪了这臭小子。

他不由取下眼镜,一边低头仔细擦眼镜,一边随口说道:

“老易,冰面变薄了,很危险!”

“你若执意要按照和平说的办法做,我们也只能看在邻居的份上帮你一次。”

“但是,我们丑话说在前头,出事了可不能怨我们。”

“你最好找个救生圈套身上,万一你掉进冰窟窿了,只能你自己爬起来,我们拖家带口的,可不敢舍命去救你!”

“或者是,你找一条长绳子绑腋下,另一头拴岸上,万一你掉下去了,我们好拉你上来。”

“老易,别去!”一大妈被两个“万一”吓到了,赶紧拉住若有所思的易中海。

聋老太也赶紧劝阻,“中海,你体格重,去不得!”

末了,聋老太还瞪了张和平一眼,“小娃子不懂得尊敬老人,你身体轻,你下去不会有危险。”

“嘿!”张和平被气笑了,“老太太,你是看不起谁呢?我哪次钓到冰面上的鱼,比一大爷轻了?照你这么说,我也去不得!”

既然他们怂了,张和平就懒得跟他们扯淡了,坐门口看书挂机去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