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院开全院大会,四方桌照例摆在二门阶梯下,三位大爷坐在桌子三边,面对着中院正房,背对着二门。

二大爷刘海中拿起搪瓷杯,打开盖子,装模作样的吹了吹里面的白开水,然后说道:“今晚开会,首先说一下前院张家锁门的事。这个,我们院一直以夜不……”

“闭户!”张和平见二大爷卡壳了,笑着提醒道,好像二大爷说的不是他家一样。

“夜不闭户,对!”二大爷看了右后方游廊里的张家四人,继续说道:“路不拾……”

“拾遗!”张和平继续提醒。

“路不拾遗!”二大爷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感觉有人捧哏一样,“这就是我们大院的……”

“文明风气!”张和平再次提醒,引得周围人都笑了,只有二大爷还额为满意。

一旁的易中海听不下去了,直接开口,“马秀珍,你坐前面来!”

“有什么事跟我说,前院张家,我张和平当家做主!”张和平站在三大爷阎埠贵身后的游廊中,此时正一脚踩在护栏上,额为匪气的扫视着院里众人。

“你……”易中海看向右后方,只见张和平在前,马秀珍三女在后,其中两女手中的刀光,让易中海的脸皮一抽……算了,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一大爷,如果是锁门的事,就不用说了,我家被棒梗偷了两次!”张和平冷漠的看向贾家几人,“只要棒梗小偷还在这院子里一天,我家就锁一天门!”

秦淮茹不满了,站起来大声说道:“张和平,我们已经把东西赔给你家了,你不要总抓着过去的事不放!”

“你以为赔了东西就完事了?你们家谁给我家道歉了?”张和平冷哼一声,“做贼还这么嚣张,不知道谁给你的胆子!”

易中海见秦淮茹一脸委屈巴巴的坐了回去,急忙转移话题,“张和平,锁不锁门,关系到我们大院评比文明大院,关系到过年……”

“一大爷!”张和平转头看向易中海,“贾家的灵堂被街道办王主任亲自带人拆了,傻柱打人被警察抓了,有这两件坏事,我们大院今年就评不上文明大院!”

“所以,今年我们张家锁不锁门都不影响大院评比。”

“失陪了各位,我们还要去医院给我爸喂饭!”

“等一下!”眼见张家4人要走,易中海咳嗽一声,说道:“还有事没说完。”

易中海心中恼怒张和平,什么事到了这小子这里,总是受挫,若不是他要维持自己的老好人形象,真想一巴掌抽死他丫的!

二大爷刘海中被易中海的胳膊肘撞了一下,提醒下一个。

“接下来,说一下贾家的困难……”

二大爷刚说到贾家,易中海就听到身后有声响,周围人也看向了二门口。

易中海转身站起,怒道:“张和平,你们家什么意思?刚听到贾家有困难,你们就躲,这是在破坏大院团结,你知道吗?做人不能太自私!”

“一大爷,你这帽子扣得好大,小心风大闪了舌头!”张和平头也不回的带着母亲、姐姐她们走了,空中留下一声不屑,“贾家刚拿了300块钱抚恤金,你跟我说贾家有困难,呵……”

“老易,贾东旭不是被开除了吗?怎么还有抚恤金?”三大爷阎埠贵敏锐的抓到了不捐款的转机,趁势追问道:“秦淮茹到底是不是接班?她们一家到底有几口供应粮?”

……

“弟弟,我怎么感觉一大爷今晚在针对我们家?”二姐张盼娣双手背在身后,抓着菜刀背。

“我也是这么觉得!”大姐张招娣拿着劈柴刀在身前。

母亲怀揣两个饭盒,若有所思的说道:“可能跟小三不去帮一大爷钓鱼有关。”

“为什么不是房子问题呢?”张和平抛出一个跳脱性的问题,就不再说了,让她们自己想去。

4人来到601病房,惊讶发现,奶奶谢二妹正在跟一位银发老太太说话。

“哟!这是二妹家的儿媳和孙子孙女吗?”银发老太太坐在2号病床张家这边的沙发上,侧身打量刚进来的四人。

仅这位老太太一句话,张和平就得知奶奶谢二妹漏了自家家底。

这不,老太太都没起身让开。

大姐张招娣见病房里来了新病人和家属,赶紧将劈柴刀放到了身后。

张和平快速打量了一下房内变化,1号床上躺了个中风偏瘫的歪嘴老头,头发花白。

床头柜上有两瓶橘子水果罐头,应该没有特供指标。

床边没有老头换下来的衣服,不知在不在衣柜里,若不在,就应该还有家属来过。

刚跟母亲马秀珍她们认识了一下的银发老太太姓杨,外穿一件灰色呢子大衣,内穿灰色中山装、白衬衣,像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行政类干部。

话说,在这位社交达人杨奶奶的帮助下,奶奶谢二妹已经给老张同志喂了晚饭了。

两个小丫头正在1号床那边的沙发上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