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聋老太的问话,易中海也有些无语,不锁门是他的多年操作,以前也没见谁反对;张家第一次锁门被提醒后,也下了锁;这第二次……

“秦淮茹,你明早就带棒梗去给张家道歉!”

易中海这话,让秦淮茹很是气闷。

在秦淮茹眼中,马秀珍那个乡下女人是不如她的!

马秀珍他们家住后院角落里的小耳房,年三十喝浆糊,男人要死不活的躺床上拖累着她。

关键是,秦淮茹认为自己比马秀珍年轻漂亮!

所以,易中海以命令的口吻,让秦淮茹去道歉,她不可能答应!

“一大爷,太晚了,我先回了。”秦淮茹语气平淡,并用行动表示了她的拒绝态度。

她心中给自己做了定位,拿下傻柱,让傻柱跟易中海搞好关系就行,她才会不去舔老帮菜,她的工作又不是靠易中海得来的,不用看对方脸色!

“小寡妇,我教你个好。”聋老太斜眼看着离去的秦淮茹,“就算张家以前住的是角落里的小耳房,连浆糊都喝不饱,那也不是你们家能比的!”

“你家男人死了,连个帮忙的穷亲戚都没有。”

“别人张家……算了!自己琢磨去。”

……

601病房,众女坐在1号床那边聊天。

杨老太的孙女来了,十八九岁的姑娘,穿得很洋气,枣红色呢子外套上有浅色线条纵横,里穿红色高领毛衣,脚上白袜黑皮鞋,配的灰色裤子不好看。

她自以为洋气的装扮,倨傲的态度,在张和平眼中如同土妞,前世会所里的乡下姑娘,穿得都比她好看、热情。

张和平摸完老张的脉搏后,又把老张摆成了侧睡姿势,然后轻轻摸向老张的后脑伤口。

他刚刚晋升大宗师级中医术后,获得了“气”的相关医疗知识,加上他的入门级气功,他很快就把气疗手段用到了老张身上。

感气法!

张和平通过手指上的微弱气感,按压、推拿张兵头颈部的瘀滞之气。

“妈!妈……”大姐张招娣忽然激动地抓住了母亲马秀珍的手,双眼紧紧盯着父亲张兵的方向。

然后,张家女人忽的一下都站起来了,一脸惊喜地看着张兵,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竟睁开了双眼!

张兵侧身朝着1号床,正巧能看到母亲、媳妇等人。

而张和平在张兵背后衣柜这一侧,正闭眼摸着张兵的头顶和脖颈,专心感触瘀滞之气,或推、或按。

奶奶谢二妹抓住了激动向前的马秀珍,摇头不要过去。

两个小丫头跑到张兵床边,看着张兵转来转去的眼珠,一个喊三叔,一个喊三舅。

只是,她俩刚想伸手去摸张兵,就被捂嘴抱开了。

马秀珍捂嘴蹲到张兵眼前,眼泪直流,喜极而泣……

两个闺女也是在一旁直抹眼泪,奶奶谢二妹拉着两个小丫头,时不时也用衣袖擦一下眼睛。

只有张和平还不知道老张同志醒了……

张和平在摸遍张兵脑袋、脖颈,没有感知到瘀滞之气后,若有所思地把老张放平盖好被子,然后他又坐到床边,摸上了张兵的左手腕。

“依旧是中正平和脉相……”张和平皱眉想着,“还要不要继续挂机中医术?”

良久,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弟弟?”

张和平睁开眼睛,疑惑看着床边围着的众女,她们或紧张,或疑惑。

张和平揉了揉眉心,将刚才对中医术的质疑藏在心底,暗吐了一口浊气,脸上挂上笑容,起身安慰道:“放心,咱爸的身体没问题,等我……”

他说着说着,就发现众女的反应不对了,她们都看着老张干嘛?

“呃……”张和平侧头,对上张兵看他的双眼后,一时间百感交集,“醒了?我的中医术起作用了?”

“我没日没夜的傻盯着书看,真的起作用了!”

“我……”

“小三!”母亲马秀珍在床头另一侧,牵着老张的右手,紧张问道:“你爸,怎么不能说话?”

被马秀珍喊醒,张和平赶紧上前查看。

经脉无形又有形!

经脉藏于血肉之间的缝隙中,平时靠一股微弱的“气”通行其间。

一旦身体某处受损,导致“气”的消散,就会让伤口附近的微小经脉保护性干瘪,以防止元气大泄,是以经脉难被世人看见。

之前,张和平对中医里的经脉一说抱有怀疑态度,因为塞入他脑海中的各种中医知识,都是各种操作、案例、药方、行医经验等等,都没有经脉存在的实证。

即便他刚才晋升大宗师级中医术,清晰感知到了自身的经脉走向,还在张兵头上实操感受到了瘀滞之气;他也是在没看到成功案例前,在惯性思维作用下,对中医术产生了质疑。

此时回头想想,他若把气功技能先提升两级,先确认经脉、穴位的存在,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