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和平向程医生借神经方面的书,对方根据张兵的病情,推荐了赵医生前几年编写的《急性脑外伤》一书。

结果,跳出来的技能却是……

手术:入门(31%).

张和平不信邪,又借了几本非手术类神经方面的书、手稿看,结果也是他之前在图书馆里激活过的技能:生物。

最后,张和平在程医生的办公室里看了二十多分钟,将手术、生物技能分别挂机到了精通级1%熟练度后,选择了《急性脑外伤》。

相比于生物技能反馈的全方面的物种信息,手术技能更符合张和平当前的需求,针对人体结构的知识更多。

他现在之所以选择借书挂机,是为了扩大自己对人脑的认知,方便以后把气功技能提升上来后,更加精准的感知颅内异常。

毕竟,中医中的经脉、经络、穴位与西医中的神经、血管、细胞是两个体系。

他想走中西医结合路线,更加保险的医治父亲张兵。

当张和平回到病房时,母亲马秀珍跟两个姐姐还在叽叽喳喳的跟老张同志讲个不停。

但她们看到张和平进来后,就全部消停了,都看着他,等他说话。

张和平走过去,被大姐张招娣让到了床头右边。

经过二十多天的看护,张和平对上老张的双眼,已经不再有刚穿越过来时的那种隔离感了,他已经慢慢融入到了这个家。

“老张同志,你有点懒啊!”张和平双手插袖,状似不满道:“大年初一睡到今天,你比狗熊还能睡。”

张和平开了句玩笑,活跃了一下气氛,然后安慰道:“今晚,我妈陪你说会话,明早带你回我们新家,中午吃团圆饭。”

“另外,你的脑后伤势没好,脑袋里还有淤血,等淤血被你的身体吸收后,你就能完全恢复了。这个恢复时间,大概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样子。所以,你不要多想,你的身体会好起来的!”

张和平看着父亲张兵的眼睛说完话后,又看向了对面的母亲马秀珍,“妈,今晚别跟我爸说话太晚,他还需要休息。”

语毕,张和平带着《急性脑外伤》,就招呼奶奶她们回家去了。

……

第二天,天没亮,张和平就被奶奶和姐姐他们叫醒了,叽叽喳喳说着要快点去医院。

张和平看了一眼她们准备的衣服、被褥,剔除了内衣、棉外套后,他带了10块钱,就一起出门找板车去了。

到了医院,众女在给老张同志穿衣服的时候,张和平去跟护士借了一个担架,又去找医生开了个拍X光片的单子,并说了一下临时带父亲张兵出去转一圈的事。

待张兵脑部X光片照完,众人坐着骡马拉的板车回到四合院。

“老阎!老阎!你快看,张兵回来了!”三大妈急吼吼跑到自家门口喊了一声,然后就跑过去帮着张家人抬担架去了。

随着阎埠贵一家过来看热闹,前后院的人就传开了张兵醒了的消息,好多人过来问东问西的。

张和平让母亲马秀珍先去幼儿园,他指挥两个姐姐把父亲张兵架到土炕东南角靠坐墙上,视线对着门窗,能看到门里门外的人和事。

给老张披上外套,让两个姐姐必须有一个人时刻坐在张兵旁边照看。

然后,张和平就准备去后海那边碰碰运气了。

走至门口,忽听秦淮茹的声音,“咦?马秀珍,你穿个白大褂干什么?”

“上班。”马秀珍急着去幼儿园,随口说了一声,就急匆匆出门去了。

这让秦淮茹心中五味杂陈,说好马秀珍不能顶岗,只能她家大闺女顶岗,结果她却穿上了白大褂。

再看左边张家门口围的那些人,听他们说张兵醒过来的事,秦淮茹瞬间感觉今天心情不好了。

张和平叫上阎埠贵,拿了两根竹竿和一套爆炸钩;他去菜窖下,扣了半斤酸香的饵料,丢在阎家的大桶里,两人就去了后海。

时隔四、五天没来,后海冰面已经破碎成了无数块,钓鱼佬都在岸边钓了,红袖大妈也回去了。

两人找了个人少、碎冰多的岸边,阎埠贵见张和平抛出鱼钩后,没有用鱼竿抖钩钓鱼,他这才安心钓鱼。

张和平给爆炸钩裹上拳头大的一坨饵料后,又调高了浮漂,准备放长线深水钓鲫鱼。

阎埠贵看张和平开始理爆炸钩的鱼线了,不由手痒了起来,“和平,用不用我来丢?”

“随便!不过,你得丢那个位置。”张和平捡起一坨泥巴捏了捏,然后朝远处一块冰少的水面丢去。

“看我的!”阎埠贵说着,跟张和平换了个位置,架势做了许久,结果丢歪了,扔到了一块桌面大的浮冰上。

“没事,下一钩丢准点就行。”张和平一边说,一边将浮冰上的大坨饵料拉下水,让它深深地沉了下去。

爆炸钩下好,张和平将缠线盘的握柄插进了土里,然后就去拿鱼竿去了。

在阎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