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爷,你说一大爷为什么愿意帮傻柱赔400块钱?”张和平望着远处的路灯,双眼精光闪闪。

阎埠贵摇头不语,没有跟张和平深入探究其中原因,怕这小子不知轻重出去乱说。

不过,张和平却没有就此打住,他不爽一大爷的道德绑架,跟优越感十足的二大爷家又处不到一块去,现在他家搬到前院了,只能拉拢三大爷。

他还记得第一次参与全院大会时,易中海道德绑架许大茂的场景。

当时,若不是三大爷帮许大茂说了几句话,傻柱会不会赔钱,都两说。

只听张和平继续说道:“一大爷是8级钳工,每月正常工资是99块钱,一个月干满全勤的话,能上110块吧!”

“所以,他不差钱,差个儿子养老!

而傻柱,正好差个爹,缺乏管教!”

在张和平心底,其实还有一件事没说,何大清每月寄给傻柱兄妹的生活费,都被易中海截留了。

这么多年下来,那笔钱怕是有好几个400块。

所以,易中海不差钱,就看许富贵敢讹多少钱了!

阎埠贵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没想到这小子看得这么通透,遂郑重告诫张和平,“你自个知道就行,千万别跟其他人说,免得跟易中海结下死仇!”

“别不当回事!”阎埠贵叮嘱道:“你家现在占的三间房,连我都羡慕,更别说其他人了。”

“如果老易要弄你,随便找几个人去街道办整几个错签你家的租房合同,然后大闹一场,你说街道办是秉公处理,还是和稀泥把几毛钱房租退你,要你让出两间?”

张和平沉默向家走去,认真思索阎埠贵的话。

他倒是能通过杨老太的关系,找到街道办王主任,把那种事按死在萌芽阶段。

但是,为了那点破事,就动用杨老太的人情,不值当。

除此以外,就是买下现在住的3间房,或者搬出四合院。

这个四合院连一间厕所都没有,外面公厕又远又臭,张和平更倾向于搬出这个四合院,

只是,他爸妈的工作单位就在附近,他又能搬到哪里去?

哪里又有现在这样宽松的住所?

关键是,换个地方,就能遇到好邻居了吗?

回家,翻开《黄帝阴符经》,张和平继续挂机气功技能。

气功:大成(16%).

……

翌日,奶奶她们又是天不亮就把张和平叫了起来,一家人带着窝头边走边吃,去医院换马秀珍。

母亲马秀珍穿了工作服,吃着家里带来的窝头,没等医院食堂的早饭,就急急忙忙去了幼儿园,挣表现。

张和平的气功技能精进后,气疗手段运用得更加得心应手。

只不过,隔着头骨,他依旧无法通过气感去感知老张同志颅内的问题。

只能继续采取按摩、推拿的方式,为老张活血,加快身体血液循环,促进颅内淤血吸收。

至于针灸,张和平看了一眼脑袋上插了许多银针的庄大爷,以及床边那位须发皆白的老中医,并没有急着在老张身上尝试。

针灸是通过刺激人体穴位,推动人体经脉中的那股元气流运转,以达到疏通经络,加快血液循环的治疗手段。

它不能直接治病,只是促进人体内部加快新陈代谢,让身体加快自我修复速度。

按摩、推拿虽然也有这种效果,却只是作用于表面,不能及里,差了些疗效。

张和平不急着用针灸治疗老张,还有一个关键原因!

他想让老张同志躺床上看看,看他出事后,都是谁在照顾他,谁来看过他,免得他好了后,又不顾家人死活的往外接济钱粮。

张和平给瞪大双眼的父亲张兵按摩了一会,在卫生间帮他排便后,再出来,就发现病房里多了十几个白大褂医生,都围在1号床那边看针灸治疗中风的效果。

张和平抽空出去了一下,将张兵昨天拍的脑部X光片拿了回来,对比之前的脑部X光片,没瞧出什么异常,遂无奈放下。

在病房里待到早上十点左右,没等来黄学兵,张和平就带着两个姐姐回家去了,留奶奶和两个小丫头在医院。

回到胡同里,正巧碰见母亲马秀珍从街道办过来,手上还拿着一叠票。

一家四人很快凑到了一起,查看马秀珍刚领到的2月粮油票、副食品购货券。

“妈,这些票怎么这么少?几个人的?”张和平粗略算了一下粮票总数,粗细粮票加起来还不到四十斤。

“我们4个人的!”马秀珍高兴解释道:“街道办发票的杜大姐说,我们2月19号才落的户口,得从那一天开始算。另外,这个月只有28天,数量才会这么少。”

“对了!”马秀珍将所有票收回,有些严肃的说道:“回去得拿粮本、副食本去杜大姐那里一趟,让她把本子上这个月的配额勾掉。”

“另外,小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