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星期天。

马秀珍早上起来,穿了新买的灰色高领毛衣,配的是深蓝色裤子,白大褂工作服穿在毛衣外面,正好将灰色高领从领口露出,加上一双白袜子和一双黑皮鞋,整个人就显得有气质了。

待她用篦子仔细梳了头发,把破旧的蓝花布棉袄套在工作服外面,这才去幼儿园……打扫卫生。

两个姐姐在客厅看书,两个小丫头还在睡觉,奶奶今早天没亮就去了医院,为了蹭医院的陪护早餐,那可是扣了老张供应粮的!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担心张兵想不开,也想去劝劝他。

因为昨天,一家人都在照顾张和平的心情,对张兵固执眨眼给钱的行为不满。

话说,你都那样了,还看不清形势!

沉浸病房苦肉戏的黄学民,早上骑车过来,载着张和平去给那4个老战友还了一点粗细粮,然后就去了医院。

不过,张和平今天没拿黄学民做实验,而是直接对庄大爷下针了,主要是他的偏瘫有些加重,需要缓解一下。

施针后,张和平拿着《黄帝内经》看了一会,等杨奶奶确定庄大爷的症状确实减轻不少后,才给了两罐麦乳精给张和平,放他离开。

“三娃子,你给你爸也按按?”

“让他找田寡妇去!”张和平依旧不理张兵,扬长而去。

他都怀疑对方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哪有他这样坑自家媳妇儿女,去舔别人的。

“你看看,你为了几个外人,把三娃子气成什么样了?”奶奶谢二妹坐在病床边,又开始数落床上的张兵了。

“这一个月,秀珍他们没日没夜的轮着照顾你,天天盼着你醒来,结果你醒了就是这样祸害他们的?”

“你知不知道,你媳妇、儿子,还有你的两个闺女和我,在大年三十晚上喝的是浆糊?”

杨奶奶听着不舒服了,插话道:“二妹,你越说他,他越不知好歹。你就把他晾在这,让专职护士给他喂饭,让他好好反省!”

……

下午,大伯带着他家19岁的大儿子空手来的,一来就想让马秀珍给他儿子在城里找份工作,emmm……

张和平沉默以对,开始留意两个姐姐的行为。

晚饭时分,二姐张盼娣去食堂打了饭菜回来,量是平时的两倍,还买了不少馒头,压扁当干粮。

大姐张招娣去右边耳房取了那坨小的腊肉,切片炒进了食堂打回来的素白菜中,还给旁边左耳房的土炕下面加了火。

等喜笑颜开的奶奶带着她大儿子、大孙子回来,母亲马秀珍已经按照张和平的建议,提前分好了两袋棒子面,让他们选一袋。

等他们选完,马秀珍把剩下的一袋棒子面锁进右耳房,张和平也把他的记账小本本拿了出来。

“亲兄弟明算账!”张和平见大伯他们迟疑,奶奶脸显不悦,两个姐姐假装忙碌去了,他便翻开本子的第一页欠账,淡淡说道:

“这是我家现在的欠账,一百多斤棒子面,大伯如果不急着借,我们就拿去还债了。”

大伯父子俩看向奶奶谢二妹,见她点头证实,这才不情不愿地让大堂哥写下名字,张翠山!

大伯父子俩在左耳房没有被褥的土炕上将就了一晚,第二天是奶奶带着两个小丫头去送的,马秀珍他们都去了学校,没空过来。

“娘,我想把老四也送过来,你看成不?”

听到大儿子张城的话,谢二妹立马想起了昨晚张和平跟张招娣在炕上的对话。

她却不知,这是张和平故意让大姐张招娣问的。

“弟弟,可不可以让大伯家的三妹、四娃子也来我们家?”

“可以呀!到时候让咱爸妈离婚,粮本、工资给奶奶,随便你们怎么折腾。”

奶奶谢二妹想到这里,叹气道:“老三家都这样了,你就别添乱了,哎……”

然后,谢二妹掏出孙子张和平今早给的3块钱,递给了一脸复杂的父子俩。

……

中午回来,张和平见一面善的老头坐在阎家门口,手上还提着两只刮了皮的兔子,以及两串干红辣椒。

“和平,他说他是你姥爷。”三大妈对张和平笑道:“你不会不认识吧!”

经这么一提醒,张和平才翻出记忆对上长相,笑呵呵把姥爷带回了家。

中午简单吃的食堂饭菜,晚上是张和平掌勺,把这个月刚领的4两香油都嚯嚯没了,整了个香辣水煮兔。

鉴于阎解放屁颠屁颠跑来上贡的姜蒜、土豆,张和平起锅时也没吝啬,给阎解放带来的大盆里舀满了土豆,在阎解放不要脸喊哥哥的哀求下,张和平才赏了一勺兔丁在土豆上面,看着挺多。

只是,接下来四个周的周末,阎老抠的行为让张和平直皱眉。

那老小子骑着自行车,后面挂两麻袋,带着阎解成早出晚归的。

他们虽然没带鱼回来,但菜窖里两个坛子里的饵料在迅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