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块!”

张和平伸出左手五指,给激动的奶奶、大伯、大堂哥当头浇下一盆冰水。

“小兔崽子,你……”张兵气愤瞪着张和平,开口又想骂,结果被马秀珍瞪了回去。

张和平不为所动,看着大伯、大堂哥的表情,“还是那句话,亲兄弟明算账,免得以后扯皮,搞成了仇人!”

大伯张城看向沉默不语的老娘谢二妹,没得到任何帮助,又看向了三弟张兵。

张兵无奈道:“张小三……”

“张老三同志请喊我,当家的!”张和平一副严肃模样的打断道。

噗嗤……

二姐张盼娣捂嘴偷笑,躲大姐张招娣身后去了。

马秀珍也把脸转向了门外,难掩脸上的笑意,耳朵竖起,想听张兵什么反应。

张兵气得眼睛都瞪圆了,但看到大哥张城的期待眼神,张兵深呼吸了一口气,妥协道:“当家的,你……”

“当家的说话,张老三同志不许插嘴。”张和平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倒是把张兵气得,又转头看墙去了。

“大伯,500块不能少,你们要是同意这个价,就打借条,随便你们什么时候还钱。”

随便什么时候还,这个关键信息被张兵捕捉到了,皱眉想着张和平的用意。

大伯父子俩都在犹豫,让张和平暗自摇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却是这反应,智商让人着急啊!

不过,人笨点也好,容易忽悠。

到时候拉这个堂哥当壮劳力,自家再买辆自行车,就没阎埠贵什么事了。

张和平转身走向土炕,提醒道:“这是改变张翠山同志一生的机会!是留在城里当工人,还是回乡下种田,这很难选吗?”

当张和平从高脚矮柜下拿出账本,走出土炕那边的隔断墙时,大堂哥张翠山冒了一句,“500太贵了,能不能少点!”

“1000块!”张和平被这家伙蠢到了,将账本翻到第三页,也就是大伯家借粮那一页,拍在桌上佯装生气道:“要么签借条当工人,要么回家老实种田。”

奶奶谢二妹被1000块要价一惊,渐渐回过味来了,这哪是真要钱,这是在堵其他亲戚的嘴!

于是,就见谢二妹一巴掌拍在大儿子张城后背上,催促道:“叫你们签,你们就签!又没逼着你们还钱,还能害你们怎的?”

大伯张城虽然一脸为难,但还是听了老娘的话,将张和平刚写了几个字的账本拿了过去,让大儿子念上面的字。

“今借粮70斤.张翠山.”

“今借钱1000块.”

大堂哥张翠山读到这里,有些慌张地把账本丢到了桌上,“爸,1000块太多了,我,我怎么还得完……”

没有出借人,没有借款人,没有时间,张城渐渐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了。

他这几年没少跟别人借钱借粮,借条大概怎么写,他还是知道的。

啪!

大伯张城给了大儿子张翠山后背一巴掌,怒道:“让你签,你就签!瞧你那没出息的熊样!”

等大堂哥张翠山扭扭捏捏签完字,张和平收起账本,盯着张翠山说道:

“堂哥,咱们先说好,为了防止你以后不还我的钱,你以后的工资什么的,都要交给奶奶存着,免得你跟别人学会打牌赌钱后,跟我赖账!有没有问题?”

“嗯……”张翠山低着脑袋,仿佛签了卖身契一般,认命了。

看了一眼满脸笑容的奶奶,张和平正色道:“我爸现在这样,是没法继续工作了。所以,我打算让我爸病退,这样会空出一个顶岗接班名额。”

张和平说完,看向左边大姐张招娣,问道:“大姐,我把你的接班名额让给大堂哥,你有没有意见?”

张招娣摇头,她还要读书,还没想过工作。

母亲马秀珍为难道:“小三,病退后,你爸的治疗费怎么办?”

马秀珍其实有些不愿意让出接班名额,她当初为了这个工作名额,送了多少礼,给人赔了多少笑脸,虽然她后面去了幼儿园当保育员,却也知道了这个工作名额的珍贵程度。

“住了2个月医院了,差不多了。”张和平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只有奶奶和母亲马秀珍隐隐猜到了什么。

随后,张和平就默默地看着大堂哥张翠山,直到对方被奶奶谢二妹走过去打了一下,小声提醒了几句后,他才惊讶地站起来向三叔张兵一家道谢。

从此,轮到大伯一家欠张和平一家了!

……

第二天,张和平带着奶奶去了一趟学校,以家里有事,奶奶可以证明,暗戳戳请了一个月的假。

然后,张和平跑去医院,借医院电话给轧钢厂打了电话,询问贾家都得到了贾东旭的抚恤金了,为什么他父亲张兵的抚恤金没下来?

另外,让厂里派个负责人来玄武医院601特需病房,重新谈一下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