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决定了出院,张和平就没打算拖泥带水。

张和平让大堂哥帮着提东西,带着他找到赵医生,留下两网兜礼品感谢。

如果不是赵医生,老张同志可住不进特需病房。

随后,张和平又让大堂哥跟着他抱水果罐头,去医生办公室按人头送了一瓶,接着又去给三班倒的特需病房专职护士送了3瓶,请她给另外两个护士分一下。

如此一来,张和平在首都玄武医院也算是有了一点点人脉关系了。

“老三,三娃子把这么多好东西送出去,你都不说一下?这样太败家了!”

张和平重新回到病房,对着一脸肉痛的大伯张城,皱眉说道:

“大伯,收起你那点小家子气,这里是首都,小心大堂哥以后娶不上城里媳妇!”

这话一出,大伯立马闭嘴,奶奶还瞪了他一眼。

办理出院,雇板车拖人拖物,搬运那些礼品时,确实很招摇……

中午,张和平拉着母亲马秀珍和两个姐姐去了趟百货商店,给母亲买了一套灰色的双排扣列宁装,以及两件的确良白衬衣。

买了衣服后,马秀珍在回来的路上一直说贵。

结果,她下午就把新衣服穿去了幼儿园。

下午,张和平又带着大伯、大堂哥去大采买,让他们感受了一下什么叫花钱如流水……

25块6毛8分!

中途他还抽空去给姥爷拍了一封电报:取粮!

等他们去给张兵的4个老战友还了24斤棒子面和票后,时间就来到晚上了,全家老小奔赴澡堂。

男的先理发,然后由大伯、大堂哥把老张扶进澡堂,张和平带着看啥都好奇的四娃子张翠岩跟在后面。

等到睡觉的时候,张兵睡东厢房,张和平挨着大伯他们一家三口,睡在左耳房炕上,铺旧衣服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奶奶送走大伯他们后,张和平就在偷偷准备他的行李。

一个白布口袋,一个大玻璃罐头瓶装开水,一个小玻璃罐头瓶装了3两盐,还有一盒火柴,以及家里那把劈柴刀。

这把刀很神奇,给他贡献了一个技能。

劈柴刀法:大成(5%).

姥爷的家在山区,张和平估计那边的伙食和住宿不会太好,就准备了15个馒头做干粮,以及一张他用麻绳编的镂空吊床。

最后是银针,他找了好几家信托商店都没买到,只能暂时作罢,到了马家屯那边再想办法。

第三天接近中午的时候,姥爷马常明背着背篓,装了两只野鸡和一些姜蒜来了。

大部分姜蒜被奶奶谢二妹拿去给花圃做种了,张和平只留了一点,加上去药铺买的一点当归、秦艽、独活、桑寄生、鸡血藤,就把两只野鸡炖了。

山鸡当归汤,治筋骨痿软无力。

第四天,4月7日,周六。

张和平在奶奶嫉妒的目光中,给姥爷的背篓底部放了两瓶水果罐头、两盒午餐肉罐头、两罐麦乳精、两包黄纸包的红糖,然后将那装70斤棒子面的布口袋压在上面。

末了,张和平给奶奶拿了一个小勺,开了一罐樱桃罐头,招呼两个小丫头过来分散奶奶的注意力,这才把一卷毛票塞她兜里,让她中午给母亲马秀珍。

然后,他就以送姥爷去车站的名义,又拿了两包白糖,装进一个白布口袋中,提着白布口袋出门了。

到了车站,张和平拿着姥爷的介绍信跑去买票,然后就跟着姥爷上了一辆气包车。

眼见司机师傅坐到了驾驶位,检票员开始查票了,姥爷马常明连忙招呼张和平下车,“三娃子,车要开了,你早点回去,姥爷下个月再给你带肉来。”

“姥爷!”张和平把车票递给走过来的检票员,笑嘻嘻道:“今天星期六。”

“呃……”姥爷马常明见检票员去看其他人了,才发现张和平手上有两张票,“你怎么买了两张……不是,你跟着姥爷走,你妈知道吗?”

“我给他们留纸条了!”

“那不行,你还要去学校读书,快下车!”姥爷马常明说着,就要招呼司机别忙开车,却不料他的左手脉门被张和平一扣,全身一下子没了力气,直到车子开出站,他才缓过劲来。

……

中午,前院东厢房张家人吃饭时,才发现张和平不知跑哪去了。

他们本来没在意,直到下午送来一封保定发过来的电报:我俩已到保定。

然后,奶奶谢二妹才想起孙子离开时,给了她一卷毛票,让交给马秀珍。

等马秀珍晚上回家,打开毛票发现里面的一把钥匙和一张纸条后,才知道张和平跑她娘家马家屯去了。

关键是,这臭小子已经跟学校提前请了假,说明早就预谋好的。

马秀珍气恼,“张小三,等你回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

晚上八点过,张和平拿着马家屯村委出具的介绍信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