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县连问几家单位的招待所,都不让他们住。

“姥爷,你这介绍信咋不管用呢?”张和平看着远处的零星灯火,心中飞速思考对策,实在不行就假装阑尾炎,跑医院睡病床。

“臭小子,我以为你什么都懂呢!”姥爷马常明笑呵呵拿回介绍信,小心叠好装衣兜里,“我这是村委开的介绍信,又不是这些单位开的,在他们这肯定不管用!”

“姥爷,你喝点水!”张和平拿出布袋里的玻璃罐,递给姥爷,问道:“村里开的这封介绍信,能去哪住宿?”

马常明喝了一口水后,将玻璃罐递回去,笑道:“这就要看你胆子大不大了!”

随后,无论张和平怎么问,姥爷马常明就是不说去哪里。

没多久,当两人来到县政府旁边的招待所,只见马常明掏出介绍信,递给接待员后,皱眉说道:“马家屯的,过来向领导汇报困难!”

然后,交了1块钱,他俩就住进县委招待所了!

张和平花5分钱,去水房提了一瓶开水,回到他们住的三人间,关门问道:“姥爷,这胆子小的,怎么办?”

马常明将外孙招到身前,小声说道:“胆小的去车站附近的旅店,睡大通铺,容易被偷东西。”

翌日清晨,祖孙俩就着招待所的开水,吃了两个馒头,就进山赶路了。

“姥爷,这山路要走多久?”走了不知道多久,张和平都感觉累了。

“快了,翻过前面那两座山,就能看到家里的房子了。”

张和平感到无聊,左手将布口袋扛到肩上,右手握着劈柴刀,一下一下的向下劈着,挂机他的劈柴刀法。

“姥爷,你之前从家里出来,晚上到了保定后,也用汇报那一招,住县委招待所吗?”

“那倒没有,县委招待所太贵了,旅店的大通铺只收1毛钱,我晚上睡得浅,不怕偷。”

……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