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大理寺卿,亲自上门

“母亲大人,您没事吧?”

罗通将长枪随意丢在地上,转身来到马车旁询问。

窦线娘掀开帘子,神情严肃:“为娘没事,只是今晚之事来得蹊跷。”

“通儿,以你之能为,不该用这么长时间打败那人才是。”

对于罗通的能为,窦线娘十分清楚,罗家枪法在罗通手中已经如火纯青,普通高手在他手中无法走过一回合。

可刚才罗通打败那黑衣蒙面人,却用了五招,这让窦线娘很是诧异。

“母亲,刚才那人似乎对我罗家枪法很熟悉,竟能洞悉我之枪法招式。”

罗通眉头一挑,对此事也有些疑惑。

按理说罗家枪法知道的人不多,和罗成对战之人,几乎都被杀了。

这个世上唯一能知道罗家枪法之人,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

他和窦线娘算两个,秦琼以前用锏法和罗成交换过枪法,也算一个。

除去他们三人,还有人知道罗家枪法,这就值得玩味了!

“不可能!”

窦线娘闻言却脸上一正,一脸坚定:“罗家枪法向来不外传,他人怎可知晓罗家枪法之招式!”

“通儿,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窦线娘不相信,她认为罗家枪法向来都是十分保密,不可能泄露出去。

“此事,多说无益,我先护送母亲你回去。”

“罗大,罗二,你们两人带着那具尸体,以及地上的兵器前往大理寺,将刚才发生之事告诉他们!”

“是!”罗大,罗二应了一声,前去收拾现场。

而罗通在带着窦线娘回去的时候,他心中也在暗自盘算。

按照他的预计,自己今晚故意激怒李承乾,就是为了让对方出手。

刚才那群人,很可能就是李承乾派来的。

只是忽然出现在那名知晓罗家枪法之人,让他措手不及。

如果这批人都是李承乾派来的,那此人会不会是李安俨?

根据窦线娘之前给他的仇人名单来看,此人以前是他父亲罗成的部下,跟随罗成南征北战一段时日。

或许,就是那段时间,此人暗中偷偷记下了罗家枪法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罗通眼神一冷,心中顿时有数。

若真是李安俨,那事情就好办了!

在天子脚下,当街拦截侯爷,想要将他置于死地。

这个罪名,足以让李安俨万劫不复,就算是李承乾也救不了对方。

更何况,他这个侯爷,还是即将在今年年底和长乐公主完婚的驸马!

对他罗成行凶,就是藐视皇权!

这件事,他罗成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对方既然行动,那势必会露出蛛丝马迹,他只要顺着对方露出的破绽去追查便可。

调查罗成之死的真相,就以李安俨为突破口!

这件事闹的这么大,他相信大理寺不会置之不理。

接下来,就等着大理寺之人上马了。

一夜无事,时间很快来到第二天早上。

卯时刚过,罗大便急匆匆前来院子里通报:“少爷,大理寺卿孙伏迦大人前来拜访。”

罗通放下练武的长枪,淡然道:“来的倒是挺早,走吧,去议事厅。”

来到议事厅,厅内站着一名身材消瘦,满脸严肃,嘴上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

“见过清河侯!”

“见过孙大人。”

两人互相施礼,罗通这才说道:“劳烦孙大人亲自跑一趟,来人,奉茶~”

“孙大人,请坐。”

眼前之人,乃是大理寺卿,为大理寺最高长官,掌管全国所有刑事案件复核,位列从三品大员。

就算是刑部尚书在此人面前,也不敢太过放肆。

每逢大案,也都是由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御史中丞三司会审!

这次罗通遇袭,便是大案,所以才会由大理寺卿亲自前来。

两人简单寒暄了几句,罗大便奉上热茶。顿时,香气四溢,环绕整个议事厅。

孙伏迦是个严谨之人,看到双方都已坐下,他这才主动开口:“侯爷,昨晚之事,本官已经有所耳闻。”

“今日早朝,陛下闻之震怒,限我大理寺一个月之内破除此案。”

“不知侯爷,可有人结怨?”

话音刚落,一旁罗大便忍不住开口:“孙大人,我家少爷向来深居简出,何来与人结怨一说!”

“罗大,这里没你说话的份,退下!”罗通瞥了他一眼,将之呵退。

随后,他才转头看向孙伏迦:“孙大人,本侯为人向来和睦,不曾与人结怨。”

“真要说起来,或许也就只有昨天在御花园的时候,和太子殿下那几句。”

这话,当然是故意提醒孙伏迦,他罗通和其他人没结怨,只是和太子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