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这大山未经开发,山路都是天然而形成,崎岖难走。

山路本来就难走,再背上一百左右斤的猪肉,赵军和李宝玉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开始还好说,到最后更是走不上五分钟,就得坐下来歇歇脚。

就这样,两个人从下午一点多,一直走到快六点,在这十月份的时候,大山里的天就已经黑了。

此时,二人已至山脚,再往下走个十多分钟,就可以出山场了。

赵军家所在永安村,乃是为了山里永安林场的职工上班方便所建,这村子就在山脚下不远。

所以,赵军和李宝玉商量,在这里多歇一会,攒足了力气,哥俩一口气就走回家去。

这一歇,足足歇了有二十多分钟。

当他们起身,在李宝玉帮着赵军把麻袋扶到肩上时,赵军突然对李宝玉交代,说:“宝玉你记着啊,进了村要有人问咱哥俩背的啥,就告诉他们背的山货。”

“这……”李宝玉一听,当即就明白了赵军的意思。

只是看了看脚前麻袋,李宝玉有些犯难了,“哥哥,咱俩背的也不像山货啊?”

赵军笑道:“不管那个,说完就走,他还敢掏咱麻袋看看不成?”

“那他不敢。”李宝玉也笑了。

这年头,谁不想自己家里多吃点肉啊。除了一些实在的亲戚、至交的好友,谁又愿意把肉分给别人吃?

哥俩一鼓作气,下了山,进了村。

这时候已经快将近六点半了,在林场干活的,该下班的也都回家了。在地里干活的,也都收工了。

此时,正是家家户户做饭、吃饭的时候。

赵军、李宝玉赶在这时候回来,从进到村内,一直到回在家门前,这一路上总共才遇见了俩人。

这两个人还真都问赵军、李宝玉,问他们背的是什么,赵军和李宝玉只答山货,说完了就不顾他们疑惑的眼神,扛着麻袋闷头就往家走。

等赵军、李宝玉走到家门口时,他们的狗早已先一步到了家。

这哥俩带着狗出门,跑了一天。

起初家里大人都不知道,因为他们的爹都在林场上班,一早就吃了饭就上班去了。

而赵军的妈王美兰和李宝玉他妈金小梅,在吃了早饭后,给家里儿女留好中午的午饭,就一起下地干活去了。

等两个妇女回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

王美兰回到家,发现赵军不在家,她问了问两个闺女,见两个闺女都摇头,说不知道大哥去哪儿了,她也没有在意。

不光是她,就连金小梅也没在意。

想想也是,就这年纪的大小伙子,哪个能闲得住啊?说不定跑哪里玩去了。

而且,王美兰和金小梅都相信,等到了饭点,这俩小子一准回来。

可等到了四点多,将近快五点的时候。

李宝玉他爹李大勇,坐着林场通勤的小火车下了山,先一步回到了家。

李大勇回家进了院子,隔着墙头就喊:“嫂子!在家不得?”

李大勇这么一喊,王美兰和金小梅各自从自家屋里走了出来。

“兄弟回来啦?”王美兰随意地打了个招呼,俩家是邻居,只有半墙之隔,平日关系相处的就跟一家人一样。

李大勇右手一提,一张老式黄色包装纸,不知包着什么吃食,用麻绳系了十字花。

“嫂子,你家大哥让我捎回来的干豆腐。”李大勇道:“今天厂子里有客,他让你们娘几个先吃,不用等他了。”

赵美兰走到墙边,拿起纸包道:“行,那兄弟,这干豆腐你拿回去点吃呗。”

“不用。”李大勇一笑,再一提左手,露出一个同样的纸包,笑道:“我大哥能少了我的吗?”

“那行,那我回屋了哈。”赵美兰笑着说了一句,便提着纸包进了屋。

这时,李宝玉家院里,金小梅走到李大勇身前,从他手里拿郭纸包,笑道:“正好一会儿炒俩小辣椒,你们爷仨都爱吃。”

李大勇没说什么,自顾大步进了屋。一进屋,鞋也不脱就上了炕,只不过身子靠在墙上,脚搭在炕边。

然后,就听赵美兰在外屋喊小儿子给李大勇倒水。

李大勇有两儿一女,李宝玉是长子,二儿子李如海今年十三岁,还有个七岁的小女儿,叫李小巧。

从二儿子手里接过搪瓷缸子,干了一天活的李大勇,回到家里感觉身体乏累,靠在墙上头脑都有些昏沉,想着吃饭前自己先睡上一觉。

但想起回家来,还没看见大儿子呢,他就随口地问了李如海一句:“你大哥又上哪儿野去了?”

李如海嘿嘿一笑,说:“我大哥跟赵家哥哥上山干野猪、黑瞎子去了。”

“嗯……”李大勇就是随口一问,也随意地应了一下,但当李如海的话在他脑子里一过,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猛然惊坐起,手里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