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美兰从李大勇口中得知,自己儿子赵军跟李宝玉两个人,带着两条狗进山去打围的消息之后,她的反应比金小梅还要激烈,整个人顿时就瘫坐在了地上。

王美兰如此,母爱天性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就是,她和金小梅不一样,她可是只有赵军这么一个儿子,赵军在她的心里,比什么都重要。

“快!搭把手。”见此情形,不方便伸手的李大勇紧忙让金小梅上前,把王美兰给搀起来,扶到炕边坐下。

“这个混小子,他……”王美兰一边哭,一边骂着赵军。

她这一哭,赵军的两个妹妹,赵虹、赵娜也跟着哭上了。

而赵虹一哭,那被李家带过来的李小巧,作为赵虹的同桌兼好闺蜜,可能是被这种悲伤气氛给感染了,也跟着哭了起来。

李小巧这一哭,金小梅顿时想起了自己的大儿子,不由得泪如雨下。

一时间,屋里两大三小,五个女人哭声连成了一片,可是把李大勇、李如海父子哭的一个脑袋三个大,两个脑袋就有六个大。

李大勇几次想出声喝止,但这是在赵家屋里,他又管王美兰叫嫂子,怎么也不该发火,就只能压着火气在一边劝啊。

但这屋里,可不只是一个人、两个人哭,刚劝住了这一个,听见别人哭,这个就接着跟着哭。

实在无奈,李大勇扯过赵虹、赵娜,一手抱着一个地就出了屋。临出去时,又叫李如海把李小巧给带出来。

父子俩带着三个小姑娘回家,李大勇叫李如海在家哄着三个小姑娘玩。

小姑娘懂什么啊,只是看见自己擒妈哭,就也跟着哭。现在被带到李家,赵虹、赵娜很快就恢复过来,跟李小巧玩在了一起。

等李大勇重新回到赵家,先把自己媳妇拽到一旁劝好,又叫金小梅去劝王美兰。

可不管怎么劝,王美兰的眼泪就是止不住。

不是王美兰软弱,而是无助。那大山蔓延无尽,两个孩子进了山,那根本就无处可寻。

别说赵、李两家这几个人,就算发动全村子一起进山,想找到赵军和李大勇也是枉然。

王美兰哭,金小梅劝,时不时地金小梅也跟着哭一会。

李大勇坐在一旁又是担心自己儿子,又是对两个妇女无可奈何。

突然,只听屋外院内传来响声,更有隐约的“哈”、“哈”声。

李大勇一愣,听出这是狗喘气的声音,顿时精神为之一震。

就在这时,他听外面有人喊:“爸!爸!大黄回来了。”

“别哭了,别哭了。”李大勇急忙扒拉金小梅两下,又对王美兰说:“嫂子,那俩小犊子好像要回来了。”

“啥?”王美兰瞬间止泪,跟着李大勇就出了屋。

只见屋外院内,西墙角那个木板搭成的狗棚前,一条花狗正在那舔喝着狗盆里的水。

“花小儿!”王美兰叫了一声,花狗摇着尾巴跑到王美兰身前,直把沾着水的狗嘴往王美兰的胳膊上蹭。

李大勇低头一看,见花狗肚子撑得溜圆,当即一怔,“呦,这俩小子还真打着物啊!”

说完,李大勇探头往自家看了一眼,见自家黄狗也是肚子溜圆,正趴在狗窝前舔爪子呢,便就放下心来。

“没事了嫂子。”李大勇对王美兰道:“那俩小犊子一会儿也就该回来了。”

“嗯。”既然知道赵军没事,王美兰就不哭了,她抬起胳膊,使袖子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那嫂子,我们就回去了。”金小梅对王美兰说了一句,便拉着李大勇回家了。

夫妻俩一进院子,金小梅就小跑着进屋去做饭了。此时都五点多了,既然大儿子没事,那这一家人吃饭可不能耽误啊。

要不是刚才那么折腾,现在饭都应该已经做好了。

而李大勇呢,则往院里的柴火垛走去,这柴火垛是由他们夫妻将从山上捡回来的树枝、树杈,砍削整齐摞成的。

李大勇努了努嘴,伸手抽出一根柳树棍,拿在眼前一看,随手丢在一旁,又从中抽出一根松木棍,感觉粗细正好,握在手里在半空中挥舞几下。

听着木棍破空之声,李大勇满意地点了点头,回首望了自家大门一眼,便提着棍子就要往屋里走。

李大勇刚走到门口,就见赵虹、赵娜从屋内出来,后边还跟着金小梅、李小巧。

只听金小梅喊道:“丫头,婶做饭了,你们就搁这儿吃呗。”

“不了,不了。”赵虹应了一声,拉着妹妹继续往外走。

这年头家家户户都不容易,有些困难的人家粮食都不够吃,所以大家都给自家孩子立下规矩。

就是不管到人家怎么玩,只要人家一做饭,或者一放饭桌,就必须马上回家。

虽然两家交好,但赵虹岁数小,几次听父母交代过不许在别人家吃饭,那就是不行。

“叔,我俩先回去了。”碰见李大勇,赵虹还很有礼貌地招呼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