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

猎狗围猎,可不是每一次都能全身而退的,受伤是在所难免的。

秦老三来赵家借狗将近两年,这两年里,花狗曾多次受伤。每次受伤回来,都是赵有财去卫生所求人来给花狗包扎、打消炎针,秦强管都没管过。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家都没能从秦强那里分到过一块肉。

只是赵有财和王美兰两口子,一个不在乎,一个心眼好,不跟他秦强计较罢了。

但今天,这些事被赵军当面戳破,顿时让秦强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兄弟,啥也不说了,改天三哥来看我叔、我婶。”秦强冲赵军一抱拳,转身就往院外走,再也不提借狗的事了。

秦强一走,陶大胜、陶二胜全都灰溜溜地跟着秦强走了。

看着他们离去,李宝玉和李如海对视一眼,在这哥俩看来,今天的赵军都点不太对劲。

别看这事是秦强的错,但了解赵军的李家兄弟知道,以赵军的脾气秉性,断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们从小就跟着赵军,知道赵军大方豪爽。

李家条件不好,而赵家呢,因为赵有财是林场大厨,所以赵家从来不缺吃的。

毕竟么,就算是荒年,也没有饿死厨子的时候啊。

这些年,赵有财帮助李大勇,赵军帮助李宝玉。

上学的时候,赵军家吃什么,赵军就会给李宝玉带什么。

而最让李宝玉记忆犹新的,是在八年前。

那时候,还没有赵虹、赵娜、李小巧呢。有一天赶上中秋节,林场告诉食堂过节改善改善伙食。

可那时候有啥啊?

赵有财只能拿猪油炸了几锅馒头片,这在当时已经是很难得了。

为此,赵有财上班的时候,还特意把十二岁的赵军给带去了,就寻思让这小子在山上沾沾油水。

可让赵有财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小子偷了半锅炸馒头片,用口袋装着就跑回家了。

但是赵军也没吃独食,他把这馒头片跟大姐和李宝玉、李如海给分吃了。

因为此事,赵军被赵有财打的三天没下来炕。

要知道啊,那时候的赵军,还是个孩子呢。

这是远的,再说近的。

就前天那头野猪,按规矩的话,大头狗分一股,赵军能拿三分之二。

但最后,哥俩一人一半,什么规矩也比不上兄弟情义啊。

所以,李家兄弟怎么也想不到,赵军会因为分肉的事,跟秦强和陶家兄弟翻脸。

当那三人消失在院门前时,赵军抬脚把脚下棍子给提了出去,并对在一旁的李宝玉道:“宝玉,以后你记着,咱家的狗不能借给他们。”

“好,哥哥,我记住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李宝玉还是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下来。

赵军点了点头,抬头看着那眼巴巴望着门口,尾巴也耷拉下来的花狗,脸色愈发的阴沉。

李宝玉和李如海想的没错,赵军和秦强、陶家兄弟翻脸,并不是因为他差秦强的那点肉,也不是因为他们做人差事,这其中另有缘由。

就前世,眼下这个时间点再往后推三、四个月。那时大雪封山,正是打猎的时候。

有一天,秦强来借狗。

那天恰巧也是赵军自己在家,赵军就让他把花狗牵走了。

可当天晚上,都8点多了,花狗还没回来。

其实,这在打围中很正常。很多时候,猎人和猎狗在山里转悠一天也没碰见野猪,但临回家路上遇见了,那自然就要晚一点。

但李宝玉过来却说,那秦强早就回家了,好像是什么也没打着。

赵军一听,当时就急了,直奔秦强家。

等他到了秦强家里,发现秦强正坐在炕上跟三个小舅子喝酒呢。

见赵军过来,四人也是一愣。

原来啊,今天秦强等四人带着狗上山,刚进山不久,花狗就开声了,秦强家的四条狗紧随其后就冲了出去。

可还不等秦强他们到达战场,那四条狗又都跑回来了,只有花狗没回来。

秦强和陶家兄弟连打口哨带开枪叫狗,花狗也没回来。

秦强他们就琢磨,这刚进山里,离家也不远,那花狗可能自己跑回家去了。

这要是自家的狗,主人还在山里呢,狗绝对不会自己跑回家。但这花狗是借的,这种情况谁也说不准。

所以,他们就没去找花狗,几个人坐着抽了颗烟,就带着四条狗继续在山里转悠。

一直转悠到下午,什么都没找到,四人就干脆抄近路下山回了家。

赵军这一听,顿时就急了,这情况明显是出事了。你们把我家狗借走了,没回来不知道找?

当时赵军就把桌子给掀了。

因为理亏,而且主要顾忌赵家和周春明的关系,秦强和陶家兄弟谁也没敢动赵军。

可那时候,已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