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是晚上快9点了。

大冬天的,山里一片漆黑,而且将近零下40度,不可能晚上去找狗。

就这样,赵军一宿都没睡好觉。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起床,叫着李宝玉,汇合了秦强等四人,一起上了山。

等到了昨天秦强等人与花狗分开的地方,众人分散开来,四处寻找。

当赵军找到花狗时,花狗已经死了。

原来这花狗昨天遇上了野猪,而且还是头炮卵子。花狗被它挑了一下,那锋利的猪牙把花狗肠子给挑出来了。

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伤,把肠子塞回去缝上,再养几个月就好了。

但花狗往回返的时,肠子挂到了路边地趴的针杆树枝,它再往前,肠子被往出扯,就疼。

没办法,花狗就趴下了。不管秦强怎么叫,它都走不了了。

其实这个时候,秦强只要上了岗子,就能看见花狗。

要是他当时能把花狗肠子给塞回去,解下自己的绑腿给花狗伤口缠上,那花狗自己走回家都不是问题。

但是,他没有。

当赵军找到花狗时,花狗已经冻僵了,而且它身下的雪已然成冰。

这是昨天,花狗一直趴在那儿,体温把雪融化了。后来花狗体温耗尽,又结成了冰。

赵军当场一边哭,一边带着李宝玉跟秦强、陶家兄弟打起来了。

从那以后,赵、李两家和秦家、陶家再无往来。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