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军家院外。

牵着四条猎狗的陶三胜,看见秦强、陶大胜、陶二胜从赵军家走了出来,刚要说话,却见三人手中空空。

陶三胜一怔,问道:“大姐夫,狗呢?”

秦强没有答话,伸手自陶三胜手里扯过一根绳子,拽着绳子另一头的青狗就往北走。

这条青狗和赵军昨天带回家的大青狗可是太不一样了,大青狗是高大魁梧。

而秦强牵的这条青狗又瘦又小,也就五十来斤。

见秦强没答话,陶三胜又向陶大胜问:“大哥,狗呢?”

陶大胜也没答话,自顾从陶三胜手里抓过一根绳子,牵着一条黑狗紧随秦强而去。

陶三胜有点懵,看着自己二哥,不知道该问,还是不该问了。

陶二胜也从陶三胜手里拿过一根绳子,对自己弟弟说道:“走吧,狗没借来。”

“咋没借来呢?”陶三胜更懵了,自己姐夫来赵家借狗快两年了,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情况啊。

“别问了,走!”陶二胜说着,牵着另一条黑狗走了。

陶三胜站在原地愣了两秒,这才牵着仅剩的黄狗,跟着队伍往村外走。

四人带着狗进了山,一直没把手里的狗松开。

途中,青狗几次叫唤,挣扎着要离开秦强,可秦强却始终不松手,一直往山里走。

青狗如此,明显周围有猎物,或者有猎物留下的痕迹,但秦强始终无动于衷。

这是因为,秦强今天的目的很明确,他这是奔一只黑熊去的。

这年头,野猪不值钱,打了就是吃肉。

但熊可就值钱了,而且可以说全身都是宝。

熊掌、熊肉那不用多说,那熊油拿来做菜,可是比任何油都好。

就算是在冬天,把用熊油烙的饼丢在雪地里,哪怕到了零下四十度,那饼都不硬,一直是软乎的。

当然了,这熊肉、熊油还是不能卖钱。

不过,熊身上可有值钱的好东西。

熊鼻子,用瓦片焙干了,磨成粉,和黄酒服用,能治癫痫。

熊膝盖骨,号称假虎骨,能治风湿、类风湿。

最贵的,当属熊胆。

就在86年这个时候,一颗熊胆拿到山下国营商店,卖个五百、六百都不成问题。

要是上好的铜胆,甚至能卖到上千块。

秦强的爹,自秦强结婚以后,就自己搬到了山上,压了个窝棚,开了几亩地,平日里就下套子、下夹子。

五天前,老秦头溜套子的时候,看见了有熊的粪便。

熊和野猪不一样,有能套野猪的套子,但没有能套熊的。

恰好这老秦头前两天套了个狍子,他就用狍子油缠了个炸子,设了个陷阱。

从那以后,老秦头每天去看一次自己设的陷阱。

就昨天,他去了一看,陷阱被触动了,但周围没能看到死熊,地上只有滴滴答答的血迹。

老秦头有些懊恼,自己这炸子是缠的轻了,熊刚咬就炸开了。这是把熊嘴给炸坏了,但没能破坏熊的大脑,这熊就没死。

老秦头心有不甘,于是便下了山,到秦强家叫他今天来打熊。

所以,秦强等人今天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打熊,拿熊胆卖钱。

于是,不管作为头狗的青狗几次开声,秦强就是不松手。

因为他不知道青狗发现什么了,可能是野猪,可能是狍子,甚至可能是獾子。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熊。

但那几率太小了,不如他爹提供的情报准。

有钱不赚,那叫王八蛋啊。

四人牵着四条狗,来在老秦头说的地方,看那地上果然还有淡淡的血迹。

秦强便把青狗脖子上的链马扣解开,青狗就开始在这周围嗅,嗅来嗅去,嗅个不停。

慢慢地,青狗顺着血迹往西北方去,秦强等人牵着剩下的三条狗在后面跟着。

这时,青狗跑了起来,秦强他们也不着急。

因为自己家的狗,他们自己知道,那青狗趟子近,跑不出二里地。

果然,青狗跑了一会儿,就返回来了。与秦强汇合后,又折回去再跑。

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就跑到了快中午。

四条狗散在四周休息,秦强等人坐在一棵大树下,吃着从家里带来的大饼子。

见秦强脸色已经好转,陶大胜才敢开口问:“大姐夫,咱家这青狗能不能行啊?”

秦强眉头皱起,想了想才道:“说不好啊。”

陶家兄弟面面相觑,但谁也没敢再往下说。

这时,秦强叹了口气,道:“就算能找着,怕也圈不住啊!”

“都怪赵军那小子!”陶二胜突然开口,道:“今天还不借咱狗了。”

陶大胜紧忙拽了陶二胜一把,示意他不要再往下说了。这事是自己这些人做的不对,还能怪别人么?

秦强把嘴里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