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强和陶家兄弟上山去打黑熊,而赵军、李宝玉在村里也没闲着,不过他俩是东家走、西家串,四处凑热闹。

赵军在村里漫无目的地游走,见到了许多前世记忆中的人,这让他的心越来越安定了。

一直溜达到了中午,俩人准备回家去吃饭的时候,赵军眼看着迎面走来了一个带着孩子的中年妇女。

这女人穿着灰布上衣,带着两个孩子,一手抱着一个,一手牵着一个。

“老舅妈!”赵军连忙上去打招呼,这时他才想起,似乎早晨老娘临走的时候,还嘱咐过自己得去给老舅家送些野猪肉。

早晨光想起着对付秦强了,后来就出来晃悠,竟然把这事都给抛在脑后了。

“大军啊。”赵玲似乎心情不好,看见赵军时,脸上费劲地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

赵军摸摸小表妹的头,又捏了捏小表弟的脸蛋,问赵玲道:“老舅妈这是要带孩子上哪儿去啊?”

“上孩子他姥家待几天。”

这时,李宝玉也凑过来了,跟赵玲问了声好,然后便和赵军闪在了一旁。

等目送赵玲带着孩子走远,李宝玉才凑到赵军耳旁,小声说道:“哥哥,咱老舅又耍钱了吧?”

“唉!”赵军长叹一声,耍钱就是赌钱意思。

在农村有些只以种地为生的人,春、夏、秋三季干活,等到了冬天,地里没有活了,他们就凑在一起看小牌、打扑克、打麻将。

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好赌的习惯。

赵军的老舅王强,甚是好赌。

不都说养儿随娘舅么,赵军一直怀疑自己好赌钱就是被老舅给带的。

等赵军回到家,抱了捆苞米杆子烧灶坑,把早上王美兰准备好的饭菜热了热。

之后,赵军带着两个妹妹吃了午饭,把刷碗的任务交给了赵虹,又嘱咐她在家照顾小的。

然后,赵军去到后院,从地窖中拿出来十来斤野猪肉,直往院门外走去。

赵军刚出家门走不多远,突然停了下来。

此时,对面之人看见他,也是一愣。

这人问道:“大军你干啥去?”

赵军一提手里袋子,笑道:“老舅,我打了个野猪,正寻思给你送肉去呢。”

“偷人家下的套子了吧。”王强摇了摇头,也是不相信赵军能自己围猎野猪,“以后别干这事了,等过一阵子,老舅领你上山打溜儿去。”

打溜儿,就是打溜围,这与打狗围不同。

打溜围顾名思义,就是溜达着打猎,不用猎狗,只靠猎人辨认猎物足迹,悄悄地寻找猎物,在不惊动猎物的情况下,开枪将其击毙。

这难度可比打狗围大多了,因为人找寻猎物只能眼睛,远不如猎狗好使。

但在前世,赵军打溜围也是一把好手,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老舅有猎枪啊。

此时王强还不知道赵军在琢磨自己的猎枪,只道:“行啦,肉你拿回家吃去吧,我去王田他姥家一趟。”

王田,就是赵军的小表弟。

看此情况老舅是要去接媳妇啊,想想也是,老舅又馋又懒还不会做饭,没了舅妈在家,吃个热乎饭都是问题。

“老舅,老舅。”眼看王强就要这么走,赵军急忙伸手把他拽住,对王强说道:“你去也不能空手去啊,正好把这野猪肉给我赵姥拿去。”

王强一怔,想想也是,自己去丈母娘接媳妇,总空手去也不好。当即便不再和赵军客气,直接把装着野猪肉的袋子接了过来,“那行,那我走了啊。”

“慢点哈!”赵军看着王强走远,并没有按原路回家,而是继续奔王强家走去。

要知道,依王强的性子,这可不是第一次把赵玲给气回娘家了。

这么多年下来,赵军都总结出来规律了,自己这个老舅是离不开他媳妇的。

这不,赵玲前脚走,王强后脚就得去接。

而这一接,最少是三天。

因为赵玲娘家离着永安屯将近四十里地,这一去一回也不容易,既然去了,怎么也得在娘家多待几天啊。

而这几天,不正是赵军的机会么?

前世自98年收枪,到如今赵军已经20多年没打过枪了。

后世人都说没有男人不爱车,可又有哪个男人不爱枪呢?只不过是摸不着罢了。

赵军快步来在王强家,手从门上探入,往门边墙上一摸,一把钥匙入手,随即就开了门。

不要奇怪,这种事在农村很常见,家家就一把钥匙。

从一天早起来,一家人有上班的,有上学的,干什么的都有,可就一把钥匙怎么办啊?

先回家的没钥匙开门,总不能在一直外面等着吧。夏天还好说,那冬天零下二、三十度可怎么办?

于是,家家就都有了这样的习惯,找个地方把钥匙放在那里,不管家里谁先回来,都不耽误进屋。

至于会不会有坏人拿着钥匙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