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宝玉一米九的大个子,比一米七五的赵军高出两头,此时他往赵军身后躲闪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滑稽。

“婶儿啊!”在李宝玉的热切期盼下,赵军终于挺身而出,虽然挡不住李宝玉,但却用言语转移着金小梅的斗争方向。

“今天我哥俩啊……”

赵军这套说词完全照搬于李宝玉,谁让李宝玉有“文采”呢?

等赵军说完,往左右一看,就见赵有财、王美兰都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而金小梅呢,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弟妹啊。”这时,赵有财突然开口了。

“大哥你说。”金小梅素来尊敬赵有财、王美兰两口子,听见赵有财跟自己说话,连忙终止了以眼神对李宝玉的无形攻击。

赵有财掀开锅盖,使勺子舀汤不断地往熊掌上淋,一边淋,一边说道:“这俩小子捡了一整个熊瞎子,胆搁我家仓房晾着呢,等阴干了卖钱,咱两家一家一半。”

“嗨,大哥,咱两家还说这个干啥?”

“那就不说。”赵有财笑道:“你先回去做饭吧,等熊瞎子掌好了,让宝玉端回去。”

赵有财这话,听似好像是在撵人。

可金小梅多聪明啊,一听就知道赵有财是不让自己再往下追究了。

虽然摸不清赵有财的心意,但金小梅知道这位大哥可不是个善茬子,既然他不让追究了,自然有他的道理。

赵有财接济李家十几年,可谓是恩重如山,他既然说话了,就算是李大勇在,也得听。

所以,金小梅当即就应了一声。

赵有财又道:“等我兄弟晚上回来,让他上我这来一趟哈。”

“好嘞,大哥。”金小梅说完,狠狠地剜了李宝玉一眼,拉着李小巧就走。

“我也不管了。”王美兰丢下一句话,然后也回屋了。

赵有财扣上锅盖,转身对赵军、李宝玉道:“明天你俩搁家,别摇哪儿烂跑了,那熊瞎子我找人弄回来。”

赵军、李宝玉忙不迭地答应。

小火慢炖,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香气愈发浓郁,勾人馋涎欲滴。

赵有财打开锅盖,看汤汁收的差不多了,便叫赵军拿个盆出来,使两个勺子一起用力,舀起一只熊掌,放进盆里。

一连舀了两只熊掌,赵有财才对李宝玉一挥手,“小子,回去吃吧。”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李宝玉端过盆,冲里屋喊了一声:“大娘我走了。”然后,他就出了屋,把盆往两家墙头上一放,翻墙而过,回家去了。

李宝玉一走,赵军突然觉着心里有些发慌,试着没话找话,问道:“爸,你借枪干啥啊?”

赵有财转过身,看着赵军,很郑重地回道:“有用。”

赵军:……

恰巧这时,王美兰从里屋出来,问赵有财道:“你在哪儿整得枪啊?”

“屯部拿的呗。”

“拿它干啥啊?”

“儿子说黑瞎子那一左一右有个老虎崽子,我明天去看看能不能打着。”

“啊……”王美兰点了点头,道了声:“那你注点意啊。”

“没事。”赵有财满不在乎地说:“要真能打着,再加上那半拉熊胆的钱,够你儿子娶媳妇了。”

王美兰闻言,瞪了赵军一眼,什么话都不说,就转身进了屋。

“看给你妈气的。”赵有财随后小怼了赵军一句。

赵军脸上赔笑,心里暗自腹诽:“还给我娶媳妇?要保不住我老妈,这钱不得让你拿去娶小媳妇啊!”

父子俩各揣心事,但谁也不明说。

直到吃完晚饭,李大勇翻墙过来,在屋外喊道:“哥,我来啦。”

“叔快进屋。”赵军紧忙出来迎接。

看见赵军,李大勇笑了,指着赵军道:“你哥俩真行啊。”

赵军并不说话,只嘿嘿笑着。

李大勇进了屋,上炕与赵有财盘腿对坐。

王美兰端来茶水,放在李大勇面前,“兄弟,你哥俩唠着,我外屋有点活啊。”

“嫂子你忙。”

等王美兰走后,赵有财问李大勇道:“回家没打孩子吧?”

“没有。”李大勇道:“听小梅说,哥不让打。”

“别打了。”赵有财笑道:“孩子大了,别总打了。”

这话,听得一旁赵军满心无语。

李大勇闻言,也是笑了,“哥,你找我有事啊?”

“啊!那么大一个熊瞎子搁山上呢,俩孩子好不容易捡的,咱们得整回来啊。”赵有财说到“捡的”二字时,不由得语气加重了几分。

李大勇点点头,道:“那我明天找人借个老牛。”

“行。”赵有财道:“我明天早点上去,你不用去太早,在场里等我回去。”

“哥,你要干啥啊?”

赵有财微微侧身,回望挂在门后的56式半自动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