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枪,道:“手痒了,打两枪玩玩。”

李大勇一点就透,只叮嘱道:“哥,你自己注点意。”

“嗯。”

李大勇若有所思,想了想才再开口:“老虎皮我都摸过,还真没摸过老虎崽子。”

“我都摸过。”赵有财笑道。

“对了,哥。”李大勇之前做了铺垫,现在就开始了正题,向赵有财问道:“当年那两枪到底是谁打的?”

李大勇这话,似乎没头没尾,但屋里这几人,除了一旁写作业的赵虹、赵娜,其余人都知道他在问什么。

尤其是赵军,一听李大勇这话,耳朵瞬间就竖了起来。

这是一桩悬案呐。

二十年前的哞一天,林场后勤人员找到场长报告,说场里有头猪不知道让什么猛兽给啃吃了。

场长带人过去一看,断定是山大王来了。

要说熊瞎子伤了人,能找猎人掐踪寻迹将其击毙,但山大王可就麻烦了,想围它根本是开玩笑。

再者,老虎进场吃猪,十年未遇一次。

更何况,自建国不久,东北虎就开始受保护。

不就一只猪吗?吃了就吃了吧。

可又过了八天,还是上次那个后勤人员,又来找场长报告,说老虎昨晚又来了,把场里干活的老牛给吃了。

吃猪也就罢了,还敢吃老牛?

要知道在六六年的东北山村,老牛可是比人还金贵呢。

更何况,上次吃猪,这次吃牛,那下次它吃啥?

照这么发展,岂不是要吃人?

场长当机立断,这事太大,我管不了,得打报告。

于是乎一个电话打到了镇里,镇里一个电话打到了县里,县里一又个电话打到了市里。

最后,市里打到了省林业厅。

有大领导亲自过问,亲自批示,命镇里拿出四杆半自动步枪,请当地打枪好的猎手,在场里蹲守。

当时参与者共有四人,赵有财名列其中。

据说,四人在场子里蹲了足足有半个月,白天睡觉,晚上蹲守。直到有一天,山大王再次来袭,当夜便饮恨于永安林场。

更有人传说,当年那一战,四人一虎杀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这话倒是不假,也不是吹牛。

你想啊,那都后半夜了,可不就是天昏地暗吗?

再赶上阴天、多云的,那不正是日月无光吗?

只是那天,四位猎人共开了八枪。

可战后经检查,老虎身中两枪。

而这两枪究竟是谁打的,一到赵军重生的时候,也无人知晓。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