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二十年前,东北虎就受保护。

但那个人都吃不饱饭的年代,东北虎受保护的程度远远不如后来。

而且,以当时华夏的科技,无人机航拍和麻醉枪麻醉等技术,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所以这山大王的下场可想而知。

但从这只老虎倒下,一直到赵军重生,这片大山里再也没有过老虎被杀。

准确的说,再也无人能看见老虎了。

而这虎之死,就带来了一个长达大半个世纪的悬案。

那击毙老虎的两枪,到底是谁开的?

因为在打虎之前,上级领导就有交代,参与打虎的四人,都有现金和粮票奖励,而且数额一样多。

这就免了争功的麻烦。

而老虎被打死后,死老虎直接归公,不归个人。

这也免了分赃……不是,分肉不均。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等事后问起来,开枪的四位抢手,谁都不曾承认那击中老虎的两枪是自己打的。

那个年代还没有内外弹道检测,而且就算有,也不会浪费在这种事情了。

老虎死了就是好事。

这一晃,整整二十年了。

这件事慢慢地成了一个悬案,也成为了方圆百里千家万户茶余饭后的第一话题。

这二十年,李大勇不是第一次问赵有财,往日赵有财都避而不答,可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李大勇一句话问出口后,就见赵有财似乎和往日不一样了。

赵有财沉吟片刻,拿起面前的白瓷缸,咕咚咕咚吞咽了几口温茶水。

等放下缸子后,赵有财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说出了一个名字。

“周成军。”

“他啊……”李大勇闻言,似乎恍然大悟,重重地一点头。

赵有财苦笑,道:“他不说,是他不屑说。我们仨不说,是没脸说。”

“哥,这有啥的。”李大勇看见赵有财面上神色有些落寞,连忙安慰道:“谁打枪还没有失手的时候?再说了,没准他周成军蒙上的呢?”

赵有财摇头,道:“那天宝军和我迎头,胜利在左边,周成军在右边。那老虎……”

说到此处,赵有财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让他难以相信的事。

“从南面山上下来,往北边来,迎面冲着我和宝军过来。”

说到此处,赵有财话语又是一顿,沉默了大概十多秒,才继续往下讲:“我们四个人呐,谁都没看着那老虎是咋翻的栏杆,一眨巴眼的工夫,就离我跟宝军……能有二十米吧……”

“啥?”李大勇惊呼一声,打断了赵有财,问道:“哥,你俩不是搁老牛圈那蹲的吗?那离围栏差不差一百多米呢吧。”

“嗯。”赵有财肯定的应了一声,面上尽是难以置信,“那老虎肯定是从南边进来的,就从韩胜利、周成军眼前穿过来的,他俩愣是没看见。

等我反应过来,就搂了两枪。听见枪响,宝军、胜利都急了,他俩就看影影超超一抹,就返过去了,他俩瞄都没瞄,一人搂了两枪。”

如此说着,赵有财连连摇头:“啥也没打着啊,”

这时,赵军、李大勇都知道,赵有财讲到最紧要的地方了,二人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再打扰赵有财了。

只听赵有财道:“我拿枪瞄着,根本看不见物,就见枪星里一道影儿啊。

然后就听乓乓两声,这回能看见老虎了,但还是捞不着枪打。”

“周大哥打的?”赵军问道。

“嗯。”赵有财点头,说:“他也就捞着两枪,打完两枪,那老虎一下子就冲出三十米,一头扎栏杆那儿了。”

李大勇转头,看着赵军道:“给铁栏杆都撞倒了。”

“没补枪?”赵军看着赵有财问道。

赵有财摇了摇头,道:“都吓坏了,我们四个打完枪,都一身冷汗,手脚都麻酥的。”

听赵有财这话,赵军和李大勇都沉默不语,他们都是打过猎的,知道赵有财说的不假,而且这更不是丢人的表现。

那是生死时刻,特别是迎头的赵有财、薛宝军,以老虎的速度,如果赵有财发现的再晚半秒,他和薛宝军必要交代一个。

可以说,是赵有财那两枪,给其他三人示了警。

关键是吓退了老虎,惊得它掉头往回跑,这才给了周成军打虎的机会。

一段陈年往事讲完,赵有财心中似有一块大石落地,有些怅然的说:“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就一眨巴眼的工夫,眼珠子都跟不上。”

“爸。”赵军问道:“打了有三秒钟没?”

赵有财想了一想,才说:“没有,我看见老虎就开枪了,老虎转身朝外跑,我耳朵里枪响一声连一声,等那老虎冲到栏杆那儿,也就两个数吧。”

赵军闻言,心中骇然,从赵有财发现老虎,到老虎返回去,折返超过二百米,老虎才用了两秒钟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