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冬天,地上没有雪,赶不了爬犁。

而牛车、马车体积大,山路崎岖狭窄,又多树木,所以赶车走山路也不成。

想要从山里给黑熊拖出来,就只能靠牛马之力。

现如今李大勇就是光赶着一头老黄牛上山,然后给老黄牛上套,绳套的另一端再牢牢地拴住黑熊四肢。

然后,借牛之力把黑熊一点点往山外拖。

当然,如果要一直拖回村里的话,那怕是要拖到明天早晨了。

不需如此,只要能让老黄牛把黑熊拽到林场专门开辟的积柴道上,这事就好办了。

那是林场往山下运送木料的道路,那道路宽敞且平坦,能供两辆卡车并排而行。

自赵军等三人赶着牛往黑瞎子所在的跳石塘去时,赵有财就找到了林场司机林祥顺。

就是赵有财一句话的事,林祥顺便开着卡车,带着赵有财一起出了林场。

而赵军、李大勇、李宝玉三人,此时正驱使着老黄牛,拖着黑熊往外挪动。

这将近四百斤的黑熊可是不轻啊,而且只要是懂一点物理知识的人,就知道有一种力叫做摩擦力。

这山路上都是石土沙尘,单靠着蛮力往出弄这黑熊,确实很是吃力。

如果这是其他的重物,将近四百斤的重量,就算是勤勤恳恳的老黄牛,在中途怕也是要偷偷懒。

但这是黑熊。

无论是牛,还是马,在嗅到黑熊的气味时,都会下意识地想要逃想跑。

三人拽着老黄牛来在跳石塘,往黑熊跟前去的时候,这老黄牛就死活不同意,几次都想要夺路而逃,却被三人死死地拽住。

直等把黑熊拴在它身后的时候,再把老黄牛一松,这老黄牛迈开四蹄跟着牵它的人就跑。

这就好比,你在前面挂了一根胡萝卜,吊着驴子往前跑一样。

只不过,那是诱饵在前面,这是威胁在后面。

因为身后一直有黑熊在,一直能闻到熊的气味,就能让担惊受怕的老黄牛一直不停地跑。

虽然累,但老黄牛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等老黄牛把死黑熊拖在积柴道上时,绿皮卡车早已在前面不远处等候多时了。

都是常在这片山场活动的,赵军三人从哪里出来,赵有财和司机林祥顺心里清楚得很。

虽然做不到百分之百的吻合,但绝对差不出五百米。

这不,听见身后不远处有动静,赵有财往远一看,向后一挥手,林祥顺就开始倒车了。

这个时候,赵军配合着李大勇、李宝玉已经给老牛套卸下来了。

等车靠近,司机林祥顺和赵有财一起从车上下来。

都在一个场子里天天见面,李大勇和林祥顺也没什么客气的,但他却暗暗推了自己儿子一下。

李宝玉立即反应过来,上前很客气地和林祥顺打招呼:“顺哥。”

“宝玉啊,越长越高了。”林祥顺笑着应了一句,就把目光转向了赵军。

赵军笑道:“二哥。”

林祥顺大笑,道:“听说你小子今晚要挨揍啊?”

赵军也哈哈一笑,道:“那二哥今天你搁我家住呗?”

为什么赵有财一句话,就能让林祥顺翘班开着车跟他出来?

林场管得松是一码事,但林祥顺如此心甘情愿,可不是因为赵有财是食堂大师傅,得罪他会有什么打菜抖勺的麻烦。

更不是因为赵家和周场长是亲家。

这是因为,林祥顺曾经在赵家住过三年,就和赵军一个屋,在一个炕上。

他林祥顺的老娘和王美兰是好姐妹,林祥顺他老娘死的早,他大哥林祥盛因为结婚早,早早地分家出去了。

只留下林祥顺一个,等他爹娶了后妈,就再容不下他了。

这故事听起来,和赵军前世的遭遇有些相似。只是那时候的林祥顺,一没工作,二没钱。

于是他就住进了赵家,王美兰心眼儿好,拿他当亲儿子一样,赵家其他人待他也不错。

想他林祥顺能进林场开车,还是赵有财从中使力,那时候赵、周俩家还没噶亲家呢,为此赵有财还欠下了不少人请。

如此关系,赵军和林祥顺那是跟亲兄弟一样。

记着林祥顺住在赵家那三年,赵军每每闯了祸,林祥顺能替他背黑锅,就替他背黑锅。如果实在替不了,就替他求情。

回想起那三年,赵军确实比往年少挨了不少揍。

后来,林祥顺有了工作,渐渐地攒下了钱,就自己盖房子娶媳妇,从赵家搬了出来。

但这些年来,两家的关系始终都是那么好。

不说别的,就赵军家的那条大花狗,就是林祥顺拖出来的。

只因为赵军喜欢狗,林祥顺二话不说,就把那永安林场第一头狗送给了赵军。

不过今天啊,在听赵军邀请自己去他家住时,林祥顺心里暗暗摇头。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