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斤的黑熊,让五个人在地上拖拽容易,但要单靠五个人把它往车上抬,那就要费老劲了。

但好在林祥顺开的卡车,是林场专门用来拉木料的。

这片山林大都是原始森林,几人合抱粗细的巨木都有,那样的大树就算锯成一段一段的,每段的重量怕是也不次于这头黑熊。

所以,在这林场专门拉木料的车上,设有简易的架子。

这架子是应用了杠杆原理,两根大粗木棒向着一个方向转搅,以此缠绕绳子将黑熊拽起。

如此,赵军等人再稍微搭上一把手,就把这只黑熊给弄上了卡车。

林祥顺开车,赵有财坐副驾驶,赵军和李宝玉坐在那没棚的车厢里,与那死了的黑熊同坐。

汽车顺着山路,一路开回永安屯,汽车一进屯子,便被闲来无事在村中游荡的村民给发现了。

很快的一传十、十传百,不多时满屯子都知道赵家把黑熊给拉回来了,不少人纷纷走出了家门,往赵军家赶去。

与此同时,那秦强两口子也得到了消息,早已准备妥当的陶家兄弟抬起来秦强。

这一行五人,四立一躺就奔向了赵军家。

今天,王美兰知道赵有财会找林祥顺把黑熊用车拉回来,所以她和金小梅连采山货都不去了,就留在家里等着。

这等到下午,听见外头有汽车的鸣笛声,王美兰忙叮嘱赵虹带着赵娜、李小巧在屋里玩,她则和金小梅快步往外迎去。

这时,汽车已经停在了赵家门口。还不等赵军等人出力,一群追车而来的人,就主动地围了过来。

这些人还不是一般的主动,纷纷往车上爬,也不跟赵军、李宝玉打招呼,就七手八脚地把黑瞎子往下推。

等赵有财和林祥顺从车上下来,那黑瞎子都已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赵有财往人群中一扫,笑道:“老少爷们都来了啊?”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跟赵有财打着招呼。

突然,只听有人问道:“二哥,扒不啊?”

“扒啊!”赵有财道:“不扒咋分肉啊?”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

那人又问:“二哥,皮扒下来能给我不?”

这人叫宋玉河,是林场拉套子的。这个工种冬天得在山上住地窨子,住那种大铺,而他要这熊皮,是想拿回去做一张褥子。

“给你了!”赵有财大手一挥,毫不在乎地说道。这年头,熊皮不值钱,卖都卖不出去,也就是拿来送人。

只是在场这么多人,想要这张熊皮的,可不只是刚才那一位。

但就是他先张了嘴,赵有财又一口应下,其他人就只剩下后悔的份儿了,后悔自己说晚了啊!

这时,王美兰和金小梅一人端着一个大盆,从院子里出来,那两个盆里有各式各样的刀。

众人拿过刀,就开始帮着往下扒熊皮。

虽然熊皮已经有主,但都是一个村子住着。就算心里再嫉妒恨,也不会在扒皮上做手脚。

因为出力的人,一张熊皮很快就被剥下来了,宋玉河拿过熊皮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分吧。”眼看着熊皮下来了,赵有财让王美兰分肉,他则带着林祥顺往屋里走去,赵军和李宝玉紧忙跟上。

虽然今天在家里待了一天,可王美兰、金小梅早就听说了两家大儿子上山打熊的光辉事迹。

这可是让两个当妈的好是后怕,只是现在不是教育儿子的时候,王美兰、金小梅紧忙拿着剔骨刀割肉,一块块的分给众人。

每人大概分得一斤多肉,不一会儿的工夫,几十斤的熊肉就被分了出去。

这些人里,很多拿完肉就回家了,但还是有一些人留了下来,继续给王美兰帮忙。

突然,一个奇怪的组合出现在了赵家门前,惊动了割肉、分肉的众人。

只见陶二胜、陶三胜抬着一个简易担架,上面趴着身缠染血绷带的秦强。

在担架左右,是陶荷花与陶大胜。

正从黑熊脊梁上往下剃肉的赵美兰,看到这一幕时,不禁一怔。

她顿时就反应过来,这一行人怕是来者不善啊。

毕竟啊,你如果是想要肉,你直接开口说话就是了。

怎么不至于把受伤卧床的人也给抬来吧。

金小梅见此情形,仿佛有所明了,把刀往残缺的黑熊尸体上一放,起身把手往身前围裙上蹭了蹭,对着陶荷花笑道:“老三媳妇,你们这是要抬着老三去镇里医院啊?”

金小梅这话显然是明知故问,这都快晚上了,现在抬着秦强出山场,走到明天八成能到镇里医院吧。

陶荷花可是脸皮厚的主,能撒泼,也能扮可怜。就见她摇了摇头,眼泪就下来了。

见其一哭,金小梅立刻就明白了。

而这时,王美兰也从地上起身,眼神往那躺在担架的秦强面上一扫,直接就说:“老三啊,你们一家子这是要干啥啊?”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