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美兰听了陶大胜一番话,对这五人的来意已然心知肚明,她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因为她已经看明白了,无论是被抬着秦强,还是陶家姐弟四人,他们的意思都已经很明了了,再多说也是无益。

所以,王美兰扭过头,对一旁的李如海道:“如海,去叫你大爷出来。”

李如海应了一声,快步进了赵家院子。

王美兰又转回头,对着陶荷花说道:“老三媳妇,你也别整这一出,打猎里头的事我不懂,也做不了这个主,等我家赵有财出来和你们说吧。”

“赵婶,你看这事儿整的……”听了王美兰的话,陶荷花顿时从红脸转为了白脸。

“没用的就别说了。”王美兰只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才对周围人说:“这肉好像有说道,咱先不能分了哈。”

在场之人,对此倒没有什么意见。

人都有爱看热闹的习惯,单看面上的事,应该是秦、陶两家无理取闹。

但左右都是邻居,除非是亲戚或者至交,否则都不会下场参与,只仨一帮、俩一伙地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李如海已经进了赵家屋里。

他一进屋,就对上了李宝玉不善的目光,但此时的李如海可是不怕了。

“大爷,呦,林二哥也在。”李如海先跟赵有财打声招呼,突然看见了盘腿坐在炕上的林祥顺,连忙又补了一句。

“咋的了?”赵有财见李如海着急忙慌的,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有事。

李如海把外面的事对赵有财等人剪短解说,只听得李宝玉腾地一下就站起了身。

“瞧不起谁呢?”李宝玉怒道:“啥叫我们兄弟捡他便宜了?我……”

“闭嘴。”赵有财低喝一声,他从炕上下来,对林祥顺道:“顺子,你搁屋里坐着,我出去看看。”

“二叔,我跟你去。”

林祥顺也从炕上下来,但被赵有财伸手拦住,“用不着那些人,赵军跟我去就行。”

说到此处,赵有财指了下李宝玉,又指了指李如海,道:“你俩也在屋待着。”

赵有财说完,看了赵军一眼,也不说话就往外走。

赵军起身,拍了李宝玉肩膀一下,又冲林祥顺点了点头,道:“二哥,你歇着哈。”说完,便随赵有财而去。

自从回家换了上山的装束,赵有财就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背着手,趿拉着布鞋就出了院子。

一出院子,就见众人围在一起,赵有财眉头一挑,道:“肉都分完了?那剩下的,倒是帮我们搬院子里去啊!”

赵有财此言一出,那些已经分到了肉还没走的人,纷纷上前,一起搭手把那已经被大卸八块的黑熊往赵家院子里抬。

而那些尚未拿到肉的,还等着分肉的人,此时可就着急了,但见赵有财站在门口,目光冷冷地扫视过来,霎时间还真就无人敢言。

当赵有财把目光投向陶家姐弟时,饶是尖酸、泼辣的陶荷花心里也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陶家姐弟一时无言,赵有财几步来在秦强面前,低头看着趴在担架上的秦强,说道:“强子,你这伤的不轻啊?”

“啊……”秦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答,只是“啊”了一声。

赵有财又道:“伤成这样不搁家养着,还出来折腾啥啊?”

见此情形,陶荷花紧忙上前,拦道:“二叔,这不是……”

“老爷们儿说话,有你什么事?”赵有财突然扔出一句,打断了陶荷花。

陶荷花顿时闭上了嘴,憋的满脸通红。

说实话,东北女人在家里的地位不低,当真是能顶半边天那种的。

可那是在家,要到了外头,该有的规矩就得有。

见陶荷花不说话了,赵有财才瞥着秦强说:“强子,这么多年,很多事我这当叔的不和你一样,但叔告诉你……”

赵有财说到此处,话音轻淡了几分,只道:“你得要脸啊!”

“你……”一旁脾气火爆的陶二胜闻言大怒,就要上前却被陶大胜一把抓住。

陶二胜本来和陶三胜抬着秦强,方才如此猛烈的举动,差一点把担架上的秦强给丢下去。

这时,赵军已经赶了过来,站在赵有财身旁。

而周围那些看热闹,则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他们这些人有打算近距离看热闹的,还有准备拉仗的。

这下陶家兄弟有些不知所措了,按原来他们在家商量的计划,是由陶荷花主攻。

让陶荷花依仗着性别的优势,在赵家门前痛说自家不易,可陶荷花刚一开口,就叫赵有财一句话给噎回来了。

而他们计划中的第二步,就是让受伤的秦强扮可怜,但在赵有财面前,秦强还不如他媳妇呢,一句话都没说上。

在家商量好好的计划,到了赵家门前,竟然丝毫未能施展开来,这让陶家兄弟有些骑虎难下。

特别是现在,陶二胜和陶三胜还抬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