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今天这件事定义为一场闹剧,却是丝毫也不为过。

秦、陶两家起初的想法,在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把什么好事都想成是自己家的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们五个人绑在一起,尚且没能在赵有财面前走过三个回合。

至于他们在家时所想象的,要靠舆论压力迫使赵有财低头的想法,在此时看来,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所以,秦大江的到来,可以说是给他们五人准备了一个台阶。

当然了,站在高处的,可不只是他们。

还有赵有财呢。

所以,秦大江还需要给赵有财一个台阶。

只不过,就算他将这个台阶摆在赵有财脚前,赵有财愿不愿意下来,还得看他自己的心思。

这不,秦大江呼喝了秦强和陶家姐弟等人后,就转过身来,向赵有财抱拳道:“兄弟,孩子不懂事,你这当长辈的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啊。”

秦大江这话,在今天看来或许叫道德绑架,或者叫睁着眼睛说瞎话。

晚辈就不计较了?

那秦强都快三十了,还能叫孩子?

可在眼下这个时候,作为和赵有财平辈的秦大江如此一说,这就算是他们秦、陶两家认错了。

对此,赵有财随意地甩了甩手,道:“把你儿子整回去吧,都这样了还摇哪儿瞎跑啥?”

秦大江忙不迭地应了两声,然后带着那一行人灰溜溜地走了。

赵有财都不去看这些人离去的身影,只对门口这群人一挥手,说:“行了,没事儿了,大家伙都散了吧。”

他说完,就招呼王美兰和金小梅收拾自家的刀具准备回家。

赵有财此话一出,在场的一些人可就不高兴了,这些人从家里兴致勃勃地挎着筐、端着盆来到赵家门口,就是想着能够分些熊肉回家。

可刚才秦强等人闹上门来,赵有财叫人把剩下的黑熊肉都给抬进了他家院子。

而现如今,赵有财那送客的话已然说出了口,那显然是不能再把熊肉往出拿了。

不是有那么句话么?

不患寡而患不均。

都来赵家分肉,有人分到了,有人没分到。分到肉的自然高兴,没分着的自然心怀不满。

但他们此时的不满,多是对秦、陶两家。

因为赵有财根本就不是小气的人,而且在秦、陶两家没来闹事之前,确实是一直在分肉。

所以,很多没有分到黑熊肉的人,自然而然地就把怨气投到了秦强等人的身上。

对此赵家父子并不在意,赵有财说完就转身进了院子,而赵军紧随其后。

这爷俩一进屋,就听林祥顺问赵有财,道:“二叔没事儿吧?”

赵有财摇了摇头,笑道:“这回好,省下不少肉呢。”

就在他们说话时,王美兰、金小梅各端着盆子从外面进来,听见里面的人说话,王美兰走进来,对林祥顺说:“顺子,一会儿你多拿点肉回去啊。”

“对,对。”金小梅在一旁接茬,道:“小玲子肚子都挺老大了,你多拿点回去给她好好补补。”

金小梅口中的小玲子,就是林祥顺的老婆杨玲。

而金小梅如此关心林祥顺老婆的原因也很简单,无非就是想进一步处好两家关系,以后请林祥顺教李宝玉开车的时候,自己家好说话,林祥顺也会用心教。

林祥顺闻言,倒也不见外,满口答应下来。他一直把赵家人当做自己的家人,些许黑熊肉,收了也就收了,他自然不会和王美兰客气。

只是对金小梅的话,林祥顺就以为是句客套话,倒没怎么放在心上。

毕竟在他看来,自己就算拿再多的黑熊肉回家,也是从赵家的那份里拿,不会认为自己欠了李家任何人情。

这时,赵有财、赵军都看出了端倪,赵有财暗暗摇头,心道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但却也不言语。

他心中自有一杆秤,要不是知道林祥顺肯定会答应,他也不会帮着李大勇串联此事。

所以,赵有财只对王美兰说:“我跟大勇说好了,他们一家子今天都搁咱这儿吃,你跟弟妹多掂对俩菜吧。”

“行,那你们唠着,我俩做饭去。”王美兰一口应下,带着金小梅往外屋走去。

而赵军则是叫李大勇一起出去帮忙,他俩一人一刀,先取

熊肚子上肥肉两块,割下来后直接拿进屋交给王美兰。

此时,大锅中只有一锅底的水,水很少,但已烧的滚沸。

金小梅接过两块肥肉,用刀割成小块,一一下入沸水中。

如此煮那肥肉,会将其中油脂焅出,待到肥肉中油脂全部被炼出,已经是大半锅熊油。

而原本那些一块块的肥肉,则变成了金黄、酥脆,好似膨化食品一般的吃食。

这就是油梭子。

在这个年景,这东西可以说小孩子们最喜爱的零嘴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