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菜,各个都是硬菜,每道菜分成两盘,一共十六个盘子在赵军家摆了满满两大桌子。

赵军和赵有财、李大勇、林祥顺、李宝玉在里屋是一桌,王美兰、金小梅、李如海、赵虹、赵娜、李小巧在外屋又是一桌。

面对着满桌子的好菜,赵军和李宝玉甩开腮帮子就是一顿猛吃。

今天晚上的一顿毒打肯定是逃不掉了,还不得在这之前多吃点肉补补能量?

可饭桌上,李大勇看着李宝玉的吃相,不禁眯着眼睛暗暗咬牙,心道:“这小兔崽子,一天不是惹事就是吃,啥事都得老子替你操心,看我晚上回去不削死你的。”

酒过三巡,赵有财在饭桌上就把话题引到了林场明年要加添卡车的事情上,再得到林祥顺附和后,由李大勇亲自开口,向林祥顺道出了自家请求。

林祥顺听完,扫了李宝玉一眼,笑道:“李叔啊,咱们还说这个,那不是外道了么?啥也不说了,等年后就让宝玉来场子跟我学开车。”

李大勇、李宝玉闻言皆喜,李大勇更是端起酒杯,“顺子,啥也不说了,李叔敬你一杯。”

“可不敢。”林祥顺一手举杯,一手伸出把李大勇手里的杯子往高托了一下,高过自己杯口以后,这才和他碰了一下。

东北的小烧,就是散装白酒,又叫散搂子,没有度数低的,而且东北人也不喝度数低的,最低的都得是56度。

从开席到现在,赵有财、李大勇和林祥顺喝了可有少半斤了。

这时候,赵军就有点害怕了。因为他知道,人一旦喝多了,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如果赵有财和李大勇喝的酩酊大醉倒头就睡,那还算好。

如果赵有财、李大勇没喝多,神志清醒那也不错,到时打他和李宝玉的时候,下手肯定会留有一些分寸。

但最怕的就是二人都喝多了,但还不睡觉,并且有行为能力的时候,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这个时候,人的行为不受影响,但思维是混乱的,万一打红了眼,那可下手轻重可就没准了。

想到此处,赵军不禁有些害怕了,他李宝玉还好啊,长得人高马大的,万一李大勇打急眼了,他就算不能还手打他爹,但跑路的本事还是有的。

可赵军呢?他打不过赵有财啊。

他爷俩身高相仿,体重相仿,赵有财是比赵军年纪大,可四十五岁正当年啊,还是大厨,天天颠勺、切墩,那一双大手就像两只大钳,赵军根本就反抗不了啊。

想到此处,赵军不停地给林祥顺使眼色,他和林祥顺在一起吃住好几年,赵军相信自己的好二哥能看出自己的心思。

果然,林祥顺按住了赵有财去拿酒桶的手,道:“二叔啊,明天还得上班呢,少喝点吧。”

“这不还没喝好呢吗?”赵有财扒拉开林祥顺的手,随口地嘟囔了一句。

“就是啊。”李大勇在旁接话,道:“顺子,你得喝好了啊!”

在东北,要是客人上门留下来吃饭,这年头家家都挺困难,吃什么饭、什么菜无所谓,但酒得让人喝好。

不用多好的酒,管够就行。可如果喝酒没喝尽兴,那主人家丢面子可不是一星半点的。

这不是小事儿,要让人讲究这个,出门都抬不起头来。

“二叔,二叔。”林祥顺再次伸手,按住酒桶,忙道:“我又不是外人,咱们下回再喝呗,你今天还搁石砬子蹲一上午,晚上早点歇着吧。”

赵有财一听这话,下意识地抬头一看赵军,正好与其四目相对。

赵军心里发虚,连忙低下了头。

赵有财一撇嘴,才把目光投向李大勇,道:“兄弟,顺子也不是外人,那今天就这么的吧。”

“行,哥,我听你的。”李大勇在面对赵有财时,有些像李宝玉对赵军那样言听计从。

但是,对他自己的儿子,李大勇可就不是那么客气了。

只听他对李宝玉喝道:“去把饭盆端来去。”

李宝玉闻言,赶忙起身,去到外屋,不一会儿复返,手里端着个大红盆,红盆里装的都是大米饭。

这年头没有电饭锅,蒸饭都是大锅煮水,上坐大盆蒸饭。

李宝玉为赵有财、李大勇、林祥顺一一盛饭,等三人拌菜泡汤相继吃完,林祥顺拿着王美兰给他准备好的熊肉,与众人道别之后就出门回家了。

这时,李大勇招呼李宝玉、李如海,把剩下的熊肉的一半往家里抬,他和金小梅则带着李小巧翻墙而过,直接回了家。

送走了林祥顺和李家人,赵军抽身就往自己的屋里跑,哪知赵有财早有准备,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膝盖一弓就顶住了门,俩手一推,直把赵军与门一起推开。

“我让你跑!”赵有财大手往前一扫,在赵军低头时,大手绕着他脖子一划,就牵住了赵军衣领。

赵有财胳膊往后一带,就把赵军拽到自己面前,抓着衣领的手往下一按,就把赵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