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狗无枪,确实是个大问题。

虽然叫狗围,但决定胜负的还得是枪。

因为野猪,特别是公猪,一旦超过三百斤,靠狗硬磕的话会很难。

这年头条件有限,有的人家都吃不饱饭,就更别提喂狗了。

像一般的人家,养两条狗就已经是极限了,靠两条狗打三百斤的公猪根本就圈不住。

似赵军前世,他那狗帮最巅峰的时候,有五条猎狗。

有一年冬天,赵军带着狗进山打围,转了一小天也没碰着猎物。

可就在下山回家的途中,他遇见了一帮猪,大头狗青龙一眼就盯上了一头三百二十斤的炮卵子。

要知道三百斤左右的公猪,两只獠牙如匕首,又直又尖锐,最是伤狗。

而赵军家的五条猎狗,一条比一条硬,五条狗围一头猪,且战且走,连翻四道岗子。

赵军在它们后面拼命地跟,可两条腿始终追不上四条腿,眼看天色已晚,他心里便有些着急了,开始朝天开枪叫狗。

可杀到这时,无论是狗,还是猪,都已杀红了眼。

直至天黑,五条狗也不曾归来,赵军无奈只能到附近套户的窝棚里借住一晚。

人在窝棚里土炕上,但五条狗在外生死不知,赵军又哪里睡得着,就在辗转反侧之时,只听得有什么东西在抓门。

赵军心有所感,急忙下地开门,见正是他那五条狗里唯一的母狗花龙。

赵军背上猎枪跟着花龙翻山越岭来在河沿边,只见那头野猪已被五条狗活活咬死在了冰面上。

在看周围,方圆百米之内,过膝的雪全被踏平,到处是血。

五条硬狗围一头三百斤的公猪尚且如此艰难,这要是碰见七、八百斤,甚至上千斤的大猪,若是没枪,可以说根本就是没戏。

而黑熊呢,皮糙肉厚,牙尖爪利。以狗围熊,只能以游斗将其缠住,想要把黑熊咬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可能有人觉得夸张,黑熊伤狗和野猪伤狗完全不同。

还是赵军前世,还是那五条猎狗,它们能逐袭八里地,把那三百斤炮卵子硬生生地钉死在河沿上,但遇上了一只九十斤小黑熊,却就是拿不下来。

对,没看错,就是九十多斤,绝不过百。

赵军亲眼得见,那小黑熊长不过一米,他那体重重达一百二十斤的黑龙在小黑熊爪下,就跟球一样,被扒拉来,扒拉去。

所以,只要打熊,必要有枪。

可现如今呢,赵有财已经放话了,不限制这哥俩打猎,但是没枪拿什么打啊?

不管是碰见大野猪,还是遇见了熊,没有枪的话,狗追着追着定不住了,也就放弃了。

要知道狗通人性,狗有尊严,特别猎狗,越厉害的猎狗就越在乎尊严。

一次打不下货,两次打不下货,再多几次那狗信心受损,也就废了。

特别是刚拖出来的猎狗,总打不住,它就会养成习惯,慢慢的也就滑了。

所以啊,赵军很清楚,自己一定要弄把枪。

但难就难在,管别人借,别人大都不会借。

想花钱买倒是可以,但问题是赵军和李宝玉没有钱。

这年头可不兴什么零花钱,这哥俩满兜满身加一起才三块五毛钱,别说枪了,想多买点子弹都费劲。

如此,赵军和李宝玉就只能在山里下野猪套子,如果套住了,得先看看那猪是大是小。

要不超过三百斤,就带着自家的狗去,配合着侵刀把野猪给拿下。

要超过三百斤,就需要告诉赵有财或李大勇,由他们带枪去杀。

如此这般过了一个多月,哥俩一共才刀猎了两口野猪。

在这过程中,赵军把大青狗也带了去,让它跟着围猎了两次。

不得不说,这大青狗当真是天赋异禀,要能拖出来,绝对是一等一的头狗。

只是狩猎机会太少,这大青狗进步也太慢了。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一场大雪降在了顶子山,白色吞没了整个山场。

每逢下第一场雪,猎人们必然激动。

因为一下雪,猎物行走、觅食就会在雪地上留下足迹,打溜围的猎人,就可以凭借这个去追踪猎物了。

而打狗围的呢,家里头狗差的,虽然不能像赵军家花小儿那样打响叶子,但打雪溜子就没问题了。

雪后的第二天,赵军在自家院子里清雪,李宝玉、李如海在李家院子里清雪。

赵军和李宝玉时不时抬头,遥望远处山尖,心生向往。

这期间不断有人从他们家门前经过,还有人在说明天要上山打猎。

对,下雪第二天不能上山。

因为山间野兽,无论飞鸟,还是熊罴猛虎,在春、夏、秋三季不曾见雪,入冬冷不丁一见雪,它们会懵。

一懵,它们就都趴窝不动了,既然不动,自然就不会有足迹留下。

没有足迹,猎人、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