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说,杀黑瞎子仓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此言丝毫不假。

李宝玉胆子大,身上有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可当日大石砬子一战,只一声熊啸,就震得他心惊胆寒。

而杀黑瞎子仓呢,则是让人凭着一腔孤勇,轮着板斧往黑熊脑袋上砍,这要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仅靠两根木棒别着黑熊的头,若是一个不慎,恐怕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而且,他听说过以前很多老辈的跑山人,就因为杀黑瞎子仓而丢了性命的故事。

所以,当赵军说要去帮李大臣、李二臣杀黑瞎子仓时,李宝玉觉得赵军简直就是疯了。

“哥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我心里有数。”

赵军甩手转身就要往山里去,李宝玉急忙开口,叫住他道:“哥哥,我跟你去!”

“你别跟我去,你牵狗回去!”赵军转身对李宝玉说:“我也不上前儿,我就看看热闹。”

“这……”听赵军说就是看热闹,李宝玉倒是心稍定了下来,但他突然也有了和赵军一起过去看热闹的想法。

因为,他也没见过杀黑瞎子仓,心里好奇得很啊。

两世兄弟,赵军哪里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急忙连连挥手,道:“赶紧把狗整回去,要不狗往上冲,容易伤到狗。”

“一有热闹就不让我看……”李宝玉忍不住嘟囔着。

赵军费了半天唇舌,终于把李宝玉劝走了。

在眼看着李宝玉牵着三条狗走后,赵军才沿着李大臣、李二臣留着雪地上的足迹,往山里跟去。

其实,他比谁都知道杀黑瞎子仓有危险,但他还是想帮李家兄弟一把。

对,就是帮。

在他的记忆里,那李二臣应该就是因为这一次杀黑瞎子仓失手,左半边脸都被黑瞎子给啃了。

那么赵军为什么要帮李二臣?

原因无他,前世有恩。

赵军前世落魄,纯是自己作的。而李二臣落魄呢,就是因为被黑瞎子毁了容貌,一辈子都没娶上个媳妇。

上一世,在赵军最落魄的时候,曾和李二臣一起在工地搬过砖。

就在赵军想要回乡的时候,路费是李二臣给他凑的,虽然只有五百,但就是这五百块钱,赵军到重生之前都没能还给人家。

不是故意欠钱不还,真是囊中羞涩,真的没钱。

人穷志短,实属无奈。

自重生以来,赵军冥冥之中有种感觉,自己应该是与前世断了所有的联系,再也回不去了。

但是,恩情得报啊!

赵军随手砍倒道旁一棵小树,削光溜了树干,将侵刀重新套上,提着刀一路往山上走去。

……

一棵大青杨,有三人合抱粗细,在树身离地一米五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大树洞,洞口周围挂着白霜。

有这白霜,就说明洞里有生物在不断地呼吸着。

大青杨下,方圆十米之内,两个人在不住地折腾。

李大臣挥着大斧,把大青杨周围干枯地枝藤条扫净。

李二臣从左右捡些枯枝,在大青杨南边大概十五米的地方,拢成一堆并将其点燃。

李大臣用双脚来回踩踏,把大青杨与火堆之间的道路踩平。

而与此同时,李二臣在火堆南边选定了一棵大红松,他正在红松周围扫荡,把红松周围的枯枝地藤扫净,再把周围地上的雪踩时。

然后,哥俩又一起,把火堆与红松之间的雪地踩平。

这是杀黑瞎子仓之前必备的准备工作。

就因为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太危险,所以必须要在事先给自己留有退路。

虽说黑熊的速度不快,但也得看跟谁比,跟狗比慢,跟野猪比还是慢。

但要是跟人比,那可就不慢了。

如果冲着一个方向跑,跑不几步就得让黑熊给追上,到时候被黑熊往它那大屁股底下一坐,可真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那怎么跑啊?

绕圈!

绕圈跑。

如果杀黑熊不成,黑熊来追一人,这人可围着火堆绕圈跑。

另一人趁机出手相救,这时黑熊就会转移目标去追此人,此人可移步大红松周围,绕着红松跑圈。

如此两人轮流互助,互相吸引黑熊攻击,才有机会能全身而退。

没错,在这种情况下就别再想杀熊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不信看当日秦强和他那三个小舅子,废了多大力气才从黑熊爪下逃得性命。

哥俩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李大臣把两根长过两米,粗若海碗的树棍斜靠在大青杨两侧。

身高一米八二的李二臣就站在树洞前,手掐大斧严阵以待。

这时,李大臣又从一旁抽出一根短粗木棍,朝着大青杨树就敲。

这一敲,就敲了十多分钟。

这还真是个体力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