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生性使然,还是怎样。

黑熊在被围猎时,不管身边有多少条狗围着它们,只要它们看到远处有人,那它们的首要攻击目标都只会是人。

现如今,在树洞内外,黑熊与李二臣四目相对之时,一股杀意早已自它心底冲起。

可就当黑熊往外一探头时,李大臣突然出手推木棍,把黑熊头卡住在树洞口。

如果是打猎的老手,自然晓得在黑熊被卡住的一瞬间,是出手的最好时机。

因为这时候的黑熊突然被卡住,正处于发懵的状态,上去砍它一斧子,等它反应过来以后,还能在给它一斧子。

如此,就有两次出手的机会。

可这李家兄弟俩,哥哥李大臣曾跟其他跑山人一起杀过黑瞎子仓,算是有些经验吧。

所以,才由李大臣在下面干别木棍的技术活,让他弟李二臣做那砍黑瞎子的活。

在李大臣看来,砍黑瞎子又没啥技术含量,抡圆了就往脑袋上招呼呗。

可李大臣却是忘了,他弟弟没打过黑熊。

准确的来说,活着的黑熊,李二臣都是第一次见。

当与那黑熊对目的一瞬间,李二臣就已心惊胆战,等那黑熊张口一叫,李二臣顿觉浑身如过电一样,两条腿哆哆嗦嗦,几欲摊倒。

还好这时,李大臣大喊一声,叫李二臣下手。

被李大臣一声惊醒,李二臣心头一震,想起了来时李大臣交代的事,当即便把大斧一轮,狠狠地向树洞口的黑熊头斩去。

只是出手的一瞬间,李二臣难忍心中恐惧,下意识地一闭眼睛。

正是这一丝恐惧,让这一斧子没能正劈到黑熊面门。

此时的李二臣正闭着眼睛,什么都没看到。

李大臣双手扶树棍,但却歪着头往上看,他眼看着自己弟弟这一斧斜着过去,砍在黑熊左半边脸上。

因为这一斧是斜的,直把黑熊左眼眶上面的皮连着左耳都给削了下去。

“吭(háng)!”流血的熊头往前一摇,熊肩自洞口撞出,熊头顺势就撞在了李二臣面上。

这一撞,直撞得李二臣仰面栽倒,鼻子喷血。

也是这一撞,撞倒了李大臣辛辛苦苦推着的两根木棍。

“不好!”李大臣大惊,连忙弃了两根木棍,一个箭步上前拽着李二臣胳膊,拉扯着把他给拽了起来。

此时的李二臣,被撞得七荤八素,满脸是血。

“大……大……”李二臣想叫一声大哥,但眼下全身上下都麻酥酥地,使不出半分力气。

见李二臣这副模样,李大臣顿时就急了,甩手就给了李二臣一个嘴巴。

这一巴掌,抽的李二臣鼻子喷血更甚。

“啊!大哥你……”李二臣心神归位,一手捂着腮帮子,满眼惊愕地瞪着李大臣。

“快TM跑吧!”李大臣哪有工夫和他废话?一手提着大斧,一手拽着李二臣就跑。

刚才被黑熊撞倒,李二臣手里的大斧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而被李大臣猛地一拽,李二臣脚下一阵踉跄,蹒跚着跟了两步却渐渐稳定了下来。

“你跑!”跑到火堆旁,李大臣站住,只把李二臣往前一推,让他往前继续跑。

李二臣脑子还有些浑,下意识地往前跑,跑了两步才慢慢回过神来。

而李大臣呢,此时的他已经绕着火堆跑了起来,一只黑熊在他身后穷追不舍。

这只黑熊,属实是急了!、

人家在树洞睡得好好的,硬是被吵醒了。吵醒了还不算,当头就挨了一斧子,左半边脸都被大斧给削去了,黑熊哪里还能忍?

要知黑熊下树,与上树是一个姿势,都是头朝上、尾朝下,只不过上树是往上,下树就往下。

可就在刚才,黑熊直接就从树洞里窜了出来,摔在地上一个轱辘就爬起来了,起来以后奔着哥俩就追。

在黑熊临近李大臣时,李大臣跳起来就是一斧。

一斧击出,李大臣也不管砍没砍着黑熊,只把身一转,提着大斧绕着火堆就跑。

这一斧,的确不曾伤到黑熊,可也成功的吸引了它的怒火,它咆哮一声,冲着李大臣穷追不舍。

黑熊这一叫,吓得不远处李二臣双腿又是一软,他扶着大红松,惊恐地看着黑熊在追杀自己大哥。

李大臣闷头就跑,围着火堆一连跑了八圈。

如果是平时,以李大臣的体力,再跑八圈也不会觉得累。可现在与平时不同,一头噬人的黑熊追在身后,这么个跑法不但费力,而且费心。

等李大臣跑到第十圈的时候,整个人就撑不住了,眼看着那黑熊离他越来越近。

李大臣扯开嗓子就喊:“老二!老二!”

就喊了两声,李大臣就不喊了,因为他一张嘴,呼呼北风直往他嘴里灌,呛风的李大臣强忍着咳嗽闷头就跑。

被李大臣一喊,不远处的李二臣回过神来,眼瞅着黑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