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臣一头扎在黑熊怀里,当时黑熊都懵了。

再看李二臣,被反弹的整个人往后一仰。

黑熊伸掌就掏住了李二臣前胸棉袄,往后一带直将一百五十多斤的李二臣给抓了起来。

黑熊把他往地上一摔,向前赶了两步,两只后腿一劈,正骑坐在李二臣腰间,三百多斤的重量压得李二臣惨叫一声。

紧接着,李二臣就开始挣扎。

此时的他,仰面朝天,所以能看见面容狰狞的黑熊,便下意识地挥拳往黑熊腰上锤去。

可黑熊一低头,咬住李二臣左臂,这一口直咬透了棉袄,咬透了手臂。

“啊……”李二臣的惨叫声在山间回荡。

这时,李大臣冲了过来,不顾自身安危地挥着大斧,砍向黑熊。

只是这一次,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黑熊眼里,黑熊松口,往后一抬身,迎着李大臣左掌往外一划,正扫在李大臣肩膀上。

李大臣连人带斧就飞出去了,整个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而大斧也飞落在了一边。

黑熊不理李大臣,又低头向李二臣挥舞着的右臂咬去。

这也是黑熊的习性之一。

为什么有人说,在山林间遇见黑熊逃不掉时,就躺在地上装死?

因为黑熊咬人的时候,不是俯在人身上咬,而是坐在人身上咬。

如果人被黑熊坐在屁股底下,人哪里动,黑熊就会先咬哪里。

你若是躺平不动,没准它咬两口就走了,不至于伤残丢命。

但要是挣扎,黑熊怕你伤它,那就要下死口了。

这些事情,在临来以前,李大臣还真和他交代过,但被黑熊一坐,李二臣心里就只剩下了恐惧,哪里还想着这些啊?

此时左边胳膊不能动了,他还奋力轮着右拳头往黑熊身上砸。

“老二……”李大臣挣扎着从雪地中爬起,想去取大斧救李二臣。

他们是兄弟,一奶同胞的亲哥俩,所以就算再危险,李大臣也不会把李二臣丢下不管。

可就在李大臣刚撑起身时,就见一道人影从自己身旁掠了出去。

“啊!”李大臣惊呼一声,他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可定睛一看,确实有那么一个人轮着大斧往黑熊后脑上劈去。

这人正是赵军,他来了有一会儿了,但一直站在坡上没下来,就看着这哥俩杀黑瞎子仓。

这是因为不想让李家兄弟误会。

之前李大臣邀请他和李宝玉一起来杀黑瞎子仓,无疑是看上了赵、李两家的三条狗,想着若遇到危险,还能有狗拖着黑熊。

但赵军知道,没枪杀黑瞎子仓,除非在黑熊出仓的瞬间将其击杀,否则只要让黑熊落了地,那多少条狗也是白搭。

这狗和人还不一样,人遇见黑熊知道避退,知道逃命。但狗不一样,特别是主人在身旁,为了护主,狗会甘心舍命。

赵军不想把狗往里搭,但又想救李二臣,所以他就自己来了。

赵军相信以自己的经验,只要李大臣、李二臣不坑,三人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既然知道打不下黑熊,而且此行只为救人,,所以赵军就没提前现身。

这是怕李家兄弟多想。

毕竟只有赵军是重生者,李家兄弟不是啊。赵军知道这黑瞎子仓杀不下来,但李大臣、李二臣不知道啊。

如果赵军提前现身,他们肯定要想:刚才邀请你的时候,你不带着狗来。现在自己一个人来了,是想跟着分熊胆啊。

赵军懒得和他们解释,于是便抱着侵刀站在坡上,就等着对李家兄弟施以援手。

看李家兄弟初期的准备工作,倒是做的挺稳当。

但当李二臣颤颤巍巍地站在大青杨树前时,赵军就知道完了!

让一个雏儿拿着大斧去砍黑熊脑袋,还是正面劈砍,亏李大臣想的出来。

这还是李二臣心理素质后,否则一个新手,听得黑瞎子一叫吓,尿裤子的都不在少数。

果然,李二臣失手了。

看到黑熊子从树仓里窜出来的一幕,赵军便提着砍刀往下来。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李二臣竟然会一头扎进黑熊怀里。

等赵军赶过来时,正赶上李大臣被黑熊拍飞,那把大斧就落在离赵军不远的地方。

赵军看了看手中侵刀,果断弃刀取斧,然后举着大斧就向黑熊劈了过去。

这一斧下去时,正赶上黑熊低头,往李二臣脸上咬去。

前世就是这一口,咬的李二臣破了相,一辈子没说上媳妇。

赵军这一斧,本是奔着黑熊后脑去的,但随着黑熊一低头,这一斧就劈在了黑熊背上。

“吭……”黑熊嘶吼一声,直接从李二臣身上拧起,愤怒地扑向赵军。

它身后,鲜血顺着脊背流淌下去,一尺来长的伤口狰狞的竖在它背上,皮肉翻开,深已露骨。

赵军提着大斧就跑,绕着那大红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