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时刻,一股潜力迸发出来,让赵军躲过了一劫。

他急忙绕着树一个转弯,暂时甩掉了黑熊。

此时的他,在这数九寒冬,厚厚的棉袄下已是一层冷汗。

赵军拼命地跑着,只是随着那股潜力渐渐散尽,心气也慢慢地被疲惫压了下去。

赵军怕了。

自重生后,他一直都很自信,自信自己有前世二十的打猎经验,一直以为无论在打猎中遇到什么危险,都能全身而退。

可这一刻,赵军的心里充满了对死亡恐惧感。

黑熊越追越近了。

赵军死咬牙关,黑熊每靠近他的一步,都可以说成是死亡的脚步越来越近。

没人能救他!

赵军继续向前跑着,随着与黑熊的赛跑,体力已渐渐耗尽。

前面就要转弯了,赵军猛地鼓起最后的力气,向左前方转去。

当他转过去后,突然停了下来,狠狠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一转身,双手抓着大斧向后就抡。

黑熊刚绕树过来,就见一斧迎面砸来。

紧接着脑袋上就挨了重重一斧!

黑熊猛地一顿,紧接着就在原地晃悠了起来!

赵军心中狂喜!

黑熊生命力,最是顽强!

大斧虽锋利无比,但想劈杀黑熊,除非是正劈面门。

但以赵军刚才的情况,想使大斧劈黑熊面门那是不可能的。

他转身一抡,是随手自己,是殊死一搏,也是不甘的挣扎。

就这一搏,不曾劈着黑熊,却是一斧拍在了黑熊头上,直将它给拍晕了!

这一斧,虽不曾伤到黑熊分毫,但却让它在短时间内,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趁这个机会,赵军举斧就劈,这一次正劈在黑熊双目之间。

黑熊身躯一震,目泛凶光。

这刹那,赵军已然又是一斧!

黑熊喉咙一动,却不曾发出最后那声不甘的怒吼,眼睛一翻,直接仰倒在地,气绝身亡。

赵军两步上前,大斧连劈,第二斧落下时,熊头向前一歪,与脖颈分离,一股鲜血喷出。

白雪地上,似开朵朵梅花。

赵军使出最后的力气,甩手就把大斧丢在了黑熊身上,之后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全身力气一样,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过了好半天,赵军有点感觉冷了,才从雪地上爬起来,拍打掉了棉裤、棉衣上的雪。

他解开棉袄扣,这年头山里人穷,棉袄里面就是背心。

赵军把背心前襟撕下来一大块布,然后拿起大斧劈开黑熊的胸膛,将那熊胆摘了下来,用那背心布包好塞入怀里。

赵军收起熊胆以后,在周围扫了一圈,把自己的侵刀找了回来,在将木棍拧下后,把侵刀别在了后腰。

然后,他又把李二臣那把大斧拿起,一手抓着两把大斧,慢悠悠地就往坡上走去。

其实,从赵军出手救李二臣,到现如今,不过才过去了二十几分钟。

这时,山坡岗头子上,李大臣、李二臣哥俩靠着一棵树抽着烟。

说是抽烟,但哥俩的注意力都不在烟上,都手掐着烟,直勾勾地望着前方。

“大哥。”李二臣道:“咱们真不去救赵军啊?”

李大臣闻言不曾答话,只是一闭眼睛,半响才道:“救不了啊!”

李二臣张了张嘴,寻思好一会儿,才说:“那……那咱回去怎么跟赵家交代啊?”

“唉!”李大臣重重地叹了口气,刚要说话,突然却愣在当场。

“大哥?”李二臣狐疑地看了李大臣一眼,顺着李大臣目光所视望去。

“啊!”李二臣惊叫一声,直勾勾地看着前方。

只见一人提着两把大斧,棉袄前襟全是血迹,踩着雪路往上头走来。

“赵……赵……”李二臣被吓得磕巴起来,不能言语。

“赵军!”李大臣目光往下一落,看见赵军留在雪地上的一行脚印以后,这才放下心来。

李大臣把烟屁股一丢,快步向赵军迎去。

“赵军!”

赵军伸手一把推开李大臣,径自走在李二臣面前,淡淡地说道:“那黑瞎子在下面呢,给你们了。”

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赵军离去的背影,李家兄弟立在当场久久无言。

赵军提着两把大斧,一路走出山场,在临出山时,从地上抓了两把雪,把脸上的血搓了下去。

这血是黑熊血,赵军拿大斧劈黑熊时迸溅在脸上的,他怕带着一脸血回家给王美兰吓到。

赵军走进村,同村人见他手提两把大斧,棉袄上还都是血,就不断地有人问他。

但是对所有的人,赵军都只是哼哈的应付两声,也不说自己到底是干嘛去了。

等他一进家门,就见金小梅、李宝玉母子俩坐在炕上陪着王美兰说话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