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老辈跑山人都反复叮嘱后辈,上山打猎必须人和心,马合套?

正是为了等到最危险的时候,同伴们之间能够互相救助,在危险中都保下命来。

这次你不救他,下次也没人救你。

赵家算上赵军,祖孙三代都是猎人,赵有财哪里不明白这里面的事?

他一听就急了。

平时打儿子,那是打儿子,但别人想坑赵军,赵有财哪里肯依?

好在王美兰压事,抢把赵有财给拽了回来。

“岂有此理!”一旁李宝玉才反过来,一下就炸了,大叫一声:“敢害我哥哥,咱跟他们拼了!”

“你消停点吧!”金小巧上去就一巴掌,打灭了李宝玉的怒火,“不压事,你还挑事!”

李宝玉一缩脖子,退在一旁不敢再言语了,但却怀恨在心,想着以后有机会定要那李家兄弟好看。

说完李宝玉,金小巧对王美兰说:“嫂子啊,那李家兄弟确实不像话,咱们找他去呗。”

王美兰叹了口气,道:“74年赵军去水沟子摸鱼,让蛇咬了是李大臣他大姐给救回来的。”

“还有这事?”赵军闻言,惊讶地问道。

“你哪记着啊?”王美兰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又对金小巧说:“那李大臣、李二臣没爹没妈的,还都没说上媳妇,咱们……”

说到此处,王美兰看了看赵军,又叹了口气,道:“赵军这也没事,就算了吧,以后咱家也不欠他们人情了。”

听王美兰如此说,赵有财一屁股坐在炕边,端起茶缸往嘴里狠灌一口水,重重地把缸子撂在了桌上。

当晚,王美兰说是给赵军压惊,烧了四个菜,一家五口饱餐了一顿,赵虹带着赵娜在一边玩,王美兰在外屋收拾。

赵军则坐在炕桌旁,陪着喝酒的赵有财。

赵有财好像喝的有点高了,拿筷子夹着盘子里仅剩的几个花生米。

剩的这几个花生米都没有皮了,表面光滑,喝多了的人拿筷子夹它的时候有些费劲。

赵有财夹了几次,干脆把筷子一撂,直接上手把那花生粒捏了起来往嘴里塞。

这一塞,还没塞进去,赵有财下意识地一抿嘴唇,嘴唇夹住了花生米,再一抿才入了口。

赵有财又喝了口酒,放下杯突然开口,大声对赵军说:“记住了,以后不熟悉的人,别一块儿跟他们打围!”

“哎,哎。”赵军急忙答应,这个时候可是不敢顶嘴了,要不然可就不是一顿胖揍那么简单了。

赵有财又吃喝了两口,歪着头醉眼中满是疑问地问赵军:“你都不知道那李大莲救过你,你咋寻思帮他俩的?”

李大莲就是李家兄弟的姐姐,王美兰口中所说,十二年前救了赵军那一位。

重生的事,肯定是不能和赵有财说的。这种事,亲爹也不成。

赵军只是淡淡一笑,答道:“想是看看热闹,瞅那李二臣快被咬了,我脑子一热就上去了。”

“唉!”赵有财幽幽一叹,伸出筷子往赵军脑门上点了一下,因为喝的多了,筷子尖往下一滑,险些点着了赵军眼睛。

赵军急忙往后一躲,劝道:“爸啊,你少喝点吧。”

赵有财没搭理他,自顾地又喝了一口,才说:“儿子啊,你这是捡条命啊!”

听赵有财此言,赵军不禁默然。

是啊,今天真的是捡回一条命啊!要不是那一斧给黑熊拍蒙了,自己哪里还能坐在家里吃晚饭啊,成黑熊晚餐还差不多。

“给爸卷颗烟。”赵有财突然吩咐一句,打断了赵军的思绪。

赵军应了一声,半转身回手把一个小筐拿了过来,放在了盘着的腿上。

这小筐里装着散碎的烟叶子,在边上放着一叠去年的日历纸,赵军拿起一张日历纸,熟练地捏起一撮碎烟叶子顺着捻在纸上。

然后,将纸搓卷,卷住碎烟叶,这就成了一个烟卷。只是只有中间一部分有烟叶,两端没有。

赵军双手把两端齐齐一拧,两头便被拧住,一头塞进了嘴里。再从装烟叶的小筐里拿出一盒火柴,抽出一根划着了点燃卷烟的另一端。

赵军深吸了一口,才递给赵有财,这一口他都想很久了,但重生以后的人设是不抽烟、不喝酒,所以一直硬装着。

赵有财可能真是喝多了,并未能看出端倪,接过烟就塞进了嘴里。

赵有财抽着烟,赵军想着事,爷俩围坐在炕桌前,久久无言。

过了好一会儿,赵军突然开口,问赵有财道:“爸,你说有些事,是该做呢?还是不该做呢?”

赵有财道:“该做的做,不该做的就不做。”

赵军点了点头,心想:“这是句废话啊。”

跟喝酒的人,也没什么好讨论的,所以赵军换了个话题又问:“爸,你看我都整回来俩熊胆了,是不是能给我淘弄把枪啊。”

赵有财:“这事就不该做。”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