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有财下定决心,买狗的钱自己出,然后赚提成。

可当赵军向他要钱的时候,赵有财忽然愣住了。

此刻他手里是有一百块钱,但这钱是王美兰给的,而不是他赵有财出的。

“这……”赵有财稍微迟疑了一下,把钱往赵军手中一塞,道:“儿子,你先拿这钱给狗买回来。”

“嗯?”赵军当然知道这钱是咋回事,手捏着钱看了赵有财一眼。

还不等赵军问,赵有财便主动解释道:“爸今天出去张罗钱,晚上就给你妈。”

“行!”赵军笑呵地应了一声,这时听屋外有汽车鸣笛声,赵军把钱往兜里一塞,道:“爸,先不跟你说了,小臣招唤我了。”

“走吧。”赵有财往窗外看了一眼,然后叮嘱赵军道:“回来一道儿上,把狗经管好了哈!”

“哎!”赵军答应下来,从西屋到东屋跟王美兰、赵春道别后,快步出屋与解臣、李如海汇合。

赵军走后,赵有财回到东屋,从门后摘下棉袄。

“伱也跟着去呀?”王美兰笑着问了一嘴。

“我跟着去啥?”赵有财使眼皮夹了王美兰一眼,道:“我去看看小熊。”

“那你去吧。”王美兰说完,便开始捡桌子,赵春把周到交给赵虹,她也帮着王美兰忙活。

“妈,碗你都搁那儿吧,我刷。”赵春道。

“不用你!”王美兰手里拿着筷子,便使胳膊肘轻轻一点赵春,道:“就这几个碗,妈刷也不费劲。”

而等赵春端着盘子从屋里出来以后,手里的盘子更是被王美兰夺过。

“大闺女,你给那汤喝了。”王美兰指着灶台上的一碗汤,道:“温的乎的,喝吧。”

“妈,你咋不喝呢?”赵春一看就知道是那人参鸡汤,当即问了王美兰一句。

“妈用不着。”王美兰又轻推了赵春一把,催促道:“你赶紧喝了,完了你把地下那盆给黑虎送去。”

说完这句,王美兰见赵春没动作,便又催道:“快喝它,妈这么大岁数了,喝不喝还能咋的?。”

赵春闻言,深深地看了王美兰一眼,然后端起碗将那汤一饮而尽。

“来,给妈!”王美兰把赵春手里的空碗接过,然后说道:“去吧,闺女,把那给虎子喂了去。”

赵春答应一声,从地上端起小盆出屋。

当赵春打开仓房门的时候,凑过来的黑虎仰头看着赵春手里的盆,捣腾着小碎步跟在赵春身旁。

“别整洒了哈。”赵春把盆放在地上的时候,她顺势往下一顿,使手把着盆的一边,生怕黑虎把这贵重的汤给弄翻了。

不等赵春话音落下,黑虎便把嘴扎进了盆里,“咵咵”地舔了两下汤,然后从盆里叼出一块鸡肉,歪头咧嘴使大牙嚼着。

“吃吧,吃吧。”赵春稀罕地摸着黑虎的脊背,这狗被赵家养的膘肥体壮,一身皮毛摸着手感老好了。

黑虎这狗也懂事,它吃着东西的时候,赵春摸它,它也没有护食的举动。

这样的狗,就招人喜欢。

赵春随即又用手抬起黑虎那条打夹板的伤腿,嘴里嘀咕道:“我弟给你买的棒槌,我妈给你杀鸡熬的汤,都是为了你这腿,你可得赶紧好啊。”

赵春说这话时,黑虎刚把嘴里鸡肉吃完,它歪头看了赵春一眼,然后才继续吃肉、喝汤。

“好狗!”赵春又挠了挠黑虎的脖子。

……

“好狗啊!”

永安屯,解家新宅里,赵有财搂着小熊脖子,把狗脸和自己的脸贴在了一起。

这如果换成赵军,小熊肯定要回头舔他。但当是赵有财时,小熊除了眯眼就再没有其它动作,似乎有些抗拒。

“呵呵!”赵有财松开小熊,摸摸其脊背道:“小熊啊,这回你可成我们猎帮的功臣了。”

说到此处,赵有财伸手拽过一旁的狗食盆,从中拿起小半块饼干,送到小熊面前,道:“多吃点儿。”

小熊看了赵有财一眼,随即把头一扭,纵身蹿回狗窝里。

那饼干是解孙氏给小熊准备的,是怕它晚上饿,才给它留出来的。

而平常,小熊早晚各一顿月子餐。早晨刚吃完野猪蹄汤,它才不吃这饼干呢。

“不吃拉倒。”赵有财把饼干丢回狗食盆里,轻轻一撩大棉猴的下摆,人已坐到了炕上。

赵有财一侧身,贴到狗窝前,小心翼翼地伸手奔一只小狗去了。

忽然,一只狗爪挡住了赵有财的手。

赵有财拨开小熊的爪子,双手轻轻地把一只小狗托了起来。

小熊见状,急忙又离了狗窝,凑到赵有财身前。

它这时候仍然护崽,除了赵军之外,再就是近几天总给它好吃东西的解孙氏可以随便动它的小狗。

“哎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