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赤脚医生第24章傻柱认干儿子

咋把我牵涉进来了?

人群中,李东来看着看到刘家小媳妇,兴奋得直跺脚,一阵无语。

小媳妇,你可真是个大聪明。

经过这两天的了解,李东来对四合院的局势,已经一清二楚。

这年头的人们大多淳朴,没啥花花肠子,四合院里也算平静。

除了那几个名人。

第一个就是前院的阎埠贵,小学教师,为人抠唆。

铁公鸡路过他家门口,也会少根毛。

这年代大家的日子,都不宽裕,这种品质算得上是美德。

不过,据说阎埠贵家那三个半大孩子,每年要签一张借据。

借据上的金额包括住宿费,窝头费,棒子面费,缝衣服费...林林总总十几样。

这真是把自家孩子都算计了。

第二个是中院贾家,这一家子包括贾张氏,贾旭东,秦淮茹,棒梗,小当。

除了尚在襁褓中吃奶的小当,个个都是人才。

贾张氏是老虔婆,嘴巴喷粪。

谁家不让她占便宜,就换着花样骂人。

贾旭东是妈宝男,很听贾张氏的话。

为人软弱不求上进,这么多年了,还只是一级钳工。

秦淮茹,唉,曾经质朴的乡村少女,此时已经俨然变成可以和别人换馒头的女人。

棒梗,四合院盗圣,喜欢趁着大人们都去上工,在四合院里肆意纵横。

第三,中院傻柱,八级厨师,据说自从秦淮茹嫁过来,就被他盯上了。

每天从厨房里顺的剩菜,都送到了贾家。

自家妹子饿得跟竹片子似的。

可惜,秦淮茹段位比较高,他至今连热馒头也没吃到嘴里。

傻柱还经常被贾张氏打骂,俨然沦为四合院笑柄。

不过这是他馋人家身子,活该!

中院许大茂,放映员,和傻柱是死对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忠倒人。

曾和轧钢厂的青皮们趴在澡堂窗户上,偷窥女工洗澡。

每次下乡放电影,都会撩那些不懂事的小姑娘。

坏了人家小姑娘身子,却不愿意娶人家。

这年头,这种破事又不敢张扬。

小姑娘只能咬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草草找一个光杆子随便嫁掉。

不过,许大茂最近老实很多,。

似是有了追求的对象,是轧钢厂董事的女儿。

第四,后院易中海,四合院一大爷,八级钳工,工资90多块钱,堪比后世的金领。

威望高,是四合院道德模范,和街道办王主任的交情匪浅。

唯一的遗憾是至今没有孩子,似乎有意让傻柱给他老两口养老。

据小道消息称,何大清每年都寄回来了钱,却被易中海给贪墨了。

第五,后院刘海中,四合院三大爷,七级钳工,虐儿狂魔,。

每天把孩子当沙包打,最大的愿望就是当官。

哪怕是成为四合院一大爷也可以。

四合院还有一个老祖宗,那就是聋老太太,五保户,和轧钢厂领导,街道办的关系都很好。

传闻中,她曾给战士做过草鞋。

但是,一个从没有出过京城的老太太,怎么相隔千里做草鞋呢?

李东来把四合院各家各户的情况摸清楚后。

心中暗叹,能把这么多奇葩聚在一起,老天爷还真是费心了。

没错,这些小道信息,大多出自刘家小媳妇之口。

她是四合院元‘大聪明’,擅长背后补刀。

同时也是四合院‘肉喇叭’。

只要她知道了,等于全四合院都知道了。

按理说,刘家媳妇这样的耿直人,在四合院里活不过半年。

但他丈夫刘钢柱是屠宰场的工人,长得五大三粗。

整天揣着一把杀猪刀,人见人怕,鬼见发愁。

呃,这年代不可能有鬼,那算了。

李东来已知道四合院是大粪池,自然不想当那根搅屎棍子。

他笑道。“我只是个赤脚医生,对于棒梗伤残以后的花销,并不清楚。”

说着,李东来转向一大爷,“一大爷是咱四合院的老住户了,为人公道,由他来决定,再合适不过。”

易中海缓缓点头,这个赤脚医生还算懂事。

不过该如何平衡贾家和傻柱呢?

一边是自家徒弟贾旭东。

咳,还有他那个水灵灵的小媳妇。

一边是傻柱,自己选中的儿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哇。

易中海眉头拧成疙瘩,思索片刻,“棒梗受伤完全是意外,傻柱也是无意,棒梗也没错。

我看这样吧,傻柱赔偿贾家两百块钱,这件事就算了结。”

说完,他先看向傻柱,“雨柱,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