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咋样?”

傻柱点头,竖大拇指,“一大爷,您公平!”

他知道今天一定会被啃掉一口肉。

两百块钱完全可以接受。

反正这钱给了小秦姐,算是肉烂到自家锅里了。

易中海又看向贾张氏,“老嫂子,你觉得呢?”

贾张氏‘啐’了一口吐沫,恶狠狠,“易中海,亏你还是旭东的师傅,俺孙子残废了,就赔两百块,你还要脸不?”

“老嫂子,咱轧钢厂的抚恤金也才500块。”易中海说话间眼睛一转,看看棒梗,再看看傻柱,眼睛顿时亮了。

他笑道,“这样吧,赔偿两百块医药费,再让傻柱认棒梗当干儿子。”

易中海这话,点醒了贾张氏和秦淮茹。

贾张氏:对啊,傻柱是八级厨师,每个月三十七块五,一个人又花不完,还不如帮补我们贾家。

秦淮茹:傻柱成了棒梗的干爸,那以后傻柱不就是俺家的长期饭票了?

贾旭东不愿意,他这个亲老子还在呢,棒梗又认一个老子。

这算怎么回事?

但,在贾家,他没有说话的权力,只能抿了抿嘴,杵在大槐树下。

这时,一阵微风吹来,一片绿叶晃晃悠悠的飘落,正好落在贾旭东脑袋上。

他一无所知。

傻柱也没意见,他早就把棒梗当成亲儿子了。

有了这层关系,以后再趁着贾张氏和贾旭东不在,往贾家屋里钻,也显得名正言顺。

众人对易中海的决定也很赞成。

傻柱和贾家狗咬狗,他们喜欢看。

只有许大茂不乐意,他还等着看傻柱出丑。

许大茂在人群中捏着嗓子,“傻柱,人家贾旭东还活着,你就等着接盘了?”

这句话如同炸雷般在众人耳边回响。

“谁?”

“谁?”

“谁?”

无数道目光在人群中巡视,大家伙都咬着牙,挥舞拳头,自证清白。

许大茂跳着脚,大声嚎叫,“刚才那话是谁说的,给我站出来!”

“敢污蔑邻居,我许大茂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这时候,刘家小媳妇抱着孩子跑到许大茂面前,瞪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大茂哥,你捏着嗓子说话太有意思了,能教教我嘛?”

许大茂:我尼玛。

...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