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赤脚医生第25章许大茂挨打

被拆穿的许大茂弓着腰,连忙解释:“傻柱,你听我说,我刚才只是开玩笑。”

“你和贾家就是一家人,棒梗就是你亲儿子...”

你小子,这是解释?

傻柱闻言大怒,挽起袖子,沙包大拳头直奔许大茂的面门。

“哎吆!”

许大茂躲闪不及,被一拳撂倒在地。

“孙贼,我让你嘴贱!”

“哎吆,傻柱,你别踹那里!”许大茂捂着裤裆,翻了个面。

“呵,这面打坏了,换一面?”傻柱开始勐踹许大茂的屁股。

周围的人默默的看着,两个人从小打到大,快成固定表演节目了。

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

“傻柱,你孙贼,哎吆...别扯我耳朵。”

“傻柱,你老子跟寡妇跑了,嘶...别踹那里。”

...

许大茂被傻柱蹂躏得惨叫连连,直到何雨水搀着聋老太太走过来。

聋老太太离很远,就大呼:“傻柱,你别把人家打坏了。”

傻柱这才从许大茂身上爬起来,站到了一旁。

这时候,许大茂已经是遍体鳞伤,他边呻吟边放狠话,“傻柱,你等着,总有一天你落在我手里,我治死你!”

许大茂挣扎着爬起身,捂着裤裆,一瘸一拐的出了人群。

赶紧进屋,看看小鸡被踹死没。

“呸,就你这样,还跟我斗!”

许大茂的狠话,傻柱已经听过无数次,自然不放在心上。

易中海见聋老太太走过来,连忙快步上前,“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聋老太太瞪他一眼,“听雨水说,你让傻柱认了贾家的孩子当儿子?”

易中海讪笑,“我...”

“哼!你湖涂!”

聋老太太一向看不惯贾家,尤其是讨厌狐媚妖秦淮茹。

这些年,傻柱没少相亲,只不过都被秦淮茹给破坏了。

这狐媚子,是想把傻柱攥在手心里。

但事已至此,她只能怒骂易中海两句。

在她心里,傻柱就是亲儿子,易中海是干孙子。

聋老太太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雨柱只是一个厨子,两百块钱,他拿不出。”

“这样吧,都是一个大院的邻居,大家伙都帮帮忙。”

“易中海,你们三位管事大爷商量一下,搞一次募捐,帮雨柱还上贾家的钱。”

募捐?

四合院众人齐齐耷拉下头,都不吭。

这些年四合院没少搞募捐活动声。

一大妈生病,贾张氏住院,刘海中治疗高血压。

每一次都让众人凑钱。

这年头能吃饱肚子都算不错了,哪有那么多钱。

但是,面对聋老太太,大家伙都不敢反对。

聋老太太是四合院的老人,和街道办关系很深,有权力撵人。

京城人多,房子少,有个落脚地不容易。

忍了!

易中海也有此打算,见聋老太太出面,自然赞同,“还是老太太想得周到,咱们大院是模范四合院,一向讲究互帮互助。

邻居有了困难,大家伙理所当然要出把力。”

说着,他扭头看向阎埠贵,“这样吧,这件事就由三大爷负责。”

阎埠贵听到差事着落在他身上,眼睛顿时亮了,“好勒,我晚上就准备好箱子。”

一场风波随着聋老太太的出现,逐渐平息下来。

傻柱虽要赔两百块,但白捡个儿子,喜滋滋的回家了。

贾家。

昏黄的灯光下,贾张氏心疼的看着棒梗的脚,“大孙子,奶奶告诉过你多少次,去别人家拿东西,第一不能被发现,第二要小心。”

“你怎能被老鼠夹子夹住呢!”

棒梗一脸恶毒,“都怪傻柱!”

贾旭东牙咬碎,“傻柱是羡慕我有儿子,才故意的!”

秦淮茹也觉得傻柱不对,棒梗跟他亲儿子一样,他怎能那样干!

一家四口痛骂一阵傻柱后,贾张氏忽然想起了什么,冲秦淮茹瞪眼,“你那个表弟也不是好东西,他竟敢实话实说!”

秦淮茹瞪贾张氏一眼。

在以往,她绝对不敢忤逆贾张氏,不然贾旭东会拿着棍子揍她。

但,这一次是贾张氏心疼钱,才让棒梗残废了。

棒梗就是秦淮茹的命根子。

贾旭东拱火,“就是,农村人一点眼色都没有,他就不知道帮一下亲戚?”

秦淮茹尴尬的笑了笑。

亲戚...

如果贾旭东知道李东来和她是晚上的亲戚,估计会气得吐血身亡。

贾张氏骂了一阵,狠狠的出了口恶气后,又想起了一件事。

“秦淮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