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是福,健康是福。张岚自从父亲张大海生病后才深刻的体会到了。将父亲张大海从床上扶起来,张岚心中满是兴奋:“本来我还打算过两天再去买一张医院的多功能病号床,现在看来还是等一等看爸你恢复的怎么样。”

“不用买,别浪费那钱。”张大海语气艰难的一字一句说道,听起来还有些吐字不清,但比之前呜呜哇哇的要好太多了。

半躺在床头,斜靠在被子边的张大海感觉有点不舒服,用右手撑着想往后挪一挪。右手使着有些费劲,左手也颤颤巍巍想摁着使一下力,张岚见状本想帮一下忙,突然好想想起什么的没有动手。

母亲李英这时拿着一盒刚用热水烫了一下的纯奶走了进来,看着张大海在艰难的用双手支撑着向后挪,眼睛瞬间变得有些红了起来。

张大海这时好像察觉到什么,抬头一看张岚和李英两个人正在看着他向后挪,满头大汗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咱孩扎的针就是管用,我这感觉着手和腿了,就是还是使不上劲。”

母亲李英连忙走上前,拿过手巾将张大海满脸的汗擦拭干净:“咱慢慢来,这才是第一次扎针,都这么有效,等再扎几次就能起来走了。”

“我都说我这不是瞎吹的,爸你放心吧。咱别急,一开始慢慢来,别累着了。”张岚走上前扶着父亲,将背后的被子重新整了一下。

虽然知道针灸有效,连张岚自己也没想到起效居然这么快,这样之前抓的药也要尽快熬了,脑出血最初的三个月是最佳的恢复期,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要尽快了。

看着父亲张大海将一盒纯奶喝下,中间没有一点呛咳。张岚心中更是兴奋,出了里屋开始翻看之前买的中药,准备开始熬药。

母亲李英在里屋将父亲张大海安置好,打开了电视。和父亲张大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说着最近亲朋好友都谁来了,谁没有来,地里有没有收拾。张大海说的很慢,母亲李英回答的也很简洁,有时候说急了两个人还拌起了嘴,张岚在屋外收拾着手中的药材,听的笑容满面。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一早四五点钟张岚就早早起来开始熬药,等七八点钟吃过饭和药张岚就开始给父亲张大海针灸,针灸过后就开始给父亲推拿按摩,一边按摩一边让父亲自己活动四肢。下午和母亲李英一起扶着父亲张大海锻炼站立,晚上继续喝熬好的中药。

眨眼就是半个月过去,这时张岚父亲张大海已经可以被张岚扶着一步一步的锻炼着走路了,胳膊和腿也开始逐渐受控制了,就是出血部位在脑桥附近,直接影响了四肢各个神经,虽然张岚的针灸已经是宗师境界,但动手经验的缺乏让他还是不敢轻易的朝着大脑下针,针灸不只是需要技术和眼力,更需要经验和手劲。

现在父亲正一步一步的好转,张岚打算再等几天就再去医院复查一下,做一个核磁看看父亲的大脑出血部位恢复的状况。现在他对自己的医术是充满了信心,但还是想着拍一个片子看看更放心一点。

这天上午刚给父亲张大海针灸完,张岚正和母亲李英一起拉着父亲在院子里锻炼走路,门外大门处走进来一个人,张岚抬头一看,是邻居赵大娘。

“大海这走路一天比一天强了,再等几天就不用拉着走了。”赵大娘笑呵呵的开口。

“两腿是会迈步了,这走路还是不中,你看着左脚,一走一歪的。”母亲李英一边扶着一边回答。

“这比刚回家那会强多了,这才几天都能下地扶着走了。这么大的病,这恢复的可不慢啦。我看张岚这孩的扎针就是厉害。”赵大娘满口夸奖到。

张岚和母亲李英扶着父亲走到了墙边,感觉也差不多了,张岚开口说道:“差不多了,让我扶着吧,妈你去把轮椅推过来,让俺爸坐一会。”

张岚父亲张大海将一米七八的个头,吃的也不瘦,这几天扶着锻炼全靠张岚使着劲,母亲李英主要是扯着另一边别让来回倒。将父亲张大海扶到轮椅上坐下,张大海这会已经是满头大汗,坐下后明显神色轻松了许多。

张岚搬了个凳子开始给父亲活动手脚,赵大娘在一旁看了啧啧感叹:“大海你这有福啊,看您儿把你照顾的。”

“有什么福呢,有福还能得个这病。嫂子你坐那呗,凳子在那放着呢。”母亲李英叹了一口气。

“这得病谁能控制的住,我是看张岚这孩真顶事。你看这几天给他爸扎针、按摩、熬药,这大海好的多快。”赵大娘止不住的夸奖。

“这他爸生病后倒是全靠张岚了。也不知道这孩从哪学的,能治着病都中。”

“说起这了,李英你都没考虑考虑叫张岚去考个医师证,就凭这针灸技术,以后肯定吃喝不愁。”赵大娘搬着板凳挪到了母亲李英旁边拉开了话常。

“怎么没和他说,你问问您侄儿,听听他怎么说的。”

张岚在一旁听的真真的,心里也是无奈。他倒是想考,但哪有那么容易:“大娘这考证可不容易,我这都三十了,现在去考证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