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娘咱自己人我给您针灸一下还可以,别人真的不行的。不是说怕给人治不好什么的,主要是万一被人举报了,现在举报一次被人家罚款最低都要五万起了,不值当。”张岚知道赵大娘的意思,但有些事还是要预防的。

“你这还说的,你这给人治病的谁会举报你啊。”赵大娘神色有些不自然。

“不是说看病的举报,咱村的情况你也知道,人多嘴杂的,说不定谁会戳你一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过人家。”

张岚所在的村子叫青山村,依山傍水。村子北边是附近进出山脉的主干道,山脚下修的有一座中型水库,在南水北调修建之前,供应着市区整个城区的用水。自从几年前南水北调修建经过后,基本上逐渐不用给市区供水。这几年水库中的水每逢秋季,临近的青山村就能用得上灌溉用水。之前在外打工的村子里的人,因为用水方便,也开始承包土地种植。

青山村土地灌溉方便,地势又平坦。这几年国家提倡封山育林,山体搬迁政策施行后,青山村临近山区的省道旁被规划成安置区,就这几年下放的山区户就有近千户。加起来现在的青山村有两千多户人,总人口接近上万。去年为了争夺村长的位置,险些闹成群体事件。

现在的青山村张岚可不敢拿自己去赌人心善良,别的不说,就他大伯家,为了承包的那一百多亩地,打一眼机井都被人举报了好几次,人多了什么人和事都有,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善心善行也要先保护好自己。

“你这孩前怕狼后怕虎的。前几天来咱家的吴宝财他媳妇赵桂枝和你大娘是亲表姊妹,你给他扎扎那有啥,那会在医院人家也没少帮忙。”母亲李英对张岚的拒绝也有些不满。

“不是那么回事。”张岚有些无奈:“宝财叔那病情要比俺爸轻的多,他现在都可以自己独立行走了。这病全靠锻炼,针灸也只是辅助,他现在只要每天加强锻炼,补充好营养就可以了,针灸不针灸没什么影响。”

“再说了,就算针灸,这种病一两次的针灸也没什么用,起不了什么明显作用的。”张岚说着感觉有些亏心,一般医生一两次的针灸可能没那么明显,他要是肯下功夫可能不一样。但这种患者哪有一两次能扎好的,时间一长可就不好办了。

正说话间一辆白色的SUV停在了大门口,从车上下来了两个人。从驾驶室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身材高挑,一头乌黑的长发,穿着时尚。副驾上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拉开后排的门,扶着一个男人下了车。

“正说着你呢,就来了。”母亲李英一看,正是吴宝财一家三口,忙起身招呼到,中间不忘瞪了一眼张岚。

“又来打扰嫂子了,你可别嫌烦啊。”赵桂枝的嗓音很是洪亮,扶着吴宝财一步一步的往院子里走。

“怎么还拿东西了,这是做什么类。”母亲李英看着吴宝财的女儿吴倩倩从车后座提下来两件礼品,就要往屋子里走,连忙阻止道。

“没事大娘,这不值个钱。就是来看望俺大爷呢,没事叫俺大爷吃呢。”吴倩倩提着两件礼品就要往屋子里放,张岚母亲连忙拦着不让。

邻居赵大娘看这个情况忙接过礼品:“李英你就别让了,他家不缺个这,叫我给你放屋里,倩倩你招呼着您爸。”

赵大娘飞快的拿过礼品,放到了客厅门口,又从屋子里搬出了两个凳子,招呼着吴宝财一家坐下。一番动作下来,让张岚母亲李英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事都坐吧,又不是外人,别客气。”张岚父亲张大海这时开口了。

“就是,客气啥。宝财他们家开超市的,李英你就别跟他们客气。”赵大娘笑呵呵的。

真的是,看着这一家三口,张岚确实是无语了。招呼道:“宝财叔,刚还和俺大娘说起您呢,您这真没必要,俺爸这是刚得病时间不长,加上他一直在外边打工,身体好,所以恢复起来快。跟我这二把刀的扎针关系不大。”

吴宝财笑呵呵的没说话,一旁的吴倩倩面上有点不乐意。刚想开口,一旁吴宝财的媳妇赵桂枝爽朗的声音响起:“你看张岚说这,俺哥那时候在医院话都不会说,这才出院多长时间,说话也清楚了,也能扶着走路了。嫂子你也知道,俺当家的这病在医院咱也闲聊过,那会都是第三次复查了,一开始得病没出院的时候就是这样,这都一年多了。针灸熬药,做康复。就是跳大神的也找过,就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

说着说着赵桂芝的声音有些低:“嫂子我这人说话直,也不瞒你。说实话我这也是有病乱投医,宝财这都一年多了,京都的大医院也去过,人家都说主要还是锻炼,可是咱不是想着能快点好就快点好,这下边还有任务没完成类,超市那一大摊子现在都搁哪了没法弄了。啥事人家都照着宝财,可现在宝财说话都不清楚。”

赵大娘这时帮腔道:“李英其实我也知道张岚在顾虑啥,你放心吧。这就是给扎个针,咱自己不说就是被外边的举报了,他也得有证据。宝财这一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