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涉及收惊内容为虚构,请勿迷信尝试。)

病房里,张岚让张虎站在门外看着,将餐桌用红布盖好移到墙边。用白米将小碗装满,拿着衣服和画好的收惊符将小碗包裹好,取出来三支香,让旁边的田庆勇将香点燃,张岚左手拿香,右手端着小碗,朝着红布盖着的桌台拜了三拜。之后沿着病床左右各走了三圈,一边走一边嘴里诵念到:“香烟通法界,拜请收魂祖师降灵来。

天催催,地催催,金童玉女快同归。

收到东西南北方,收到中央土神公。

本师来收惊,不收别人魂,不收别人魄。

收你信女田可可魂魄归备办魂衫魂米。

请列位尊神为我来收惊,万里收魂亦助归。

三魂飘飘归路返,七魄茫茫归路回。

魂归身,身自在。魄归人,人清条。

收你信女田可可三魂七魄回返来!

田可可返来!田可可返来!

焚化纸钱烧钱烧化江湖海。

急咒神兵神将急急如律令!

仙人为我敕白米。

急咒吾奉太上老君,神兵神将急急如律令!

急急如律令!

念完后张岚让一旁的陈容容将包裹小碗的衣服给病床上的田可可穿上,画好的收惊符压在了枕头下面。张岚将小碗放在红布上,把燃着的三支香在小碗中插好。看着田可可额前漂浮着的黑气一丝一缕消散。转过头嘱咐道:“勇哥你等香燃完了,孩子没哭闹的话。晚上9点以后你拿着符和我们叠好的元宝,去楼外找个没人的地方烧了就可以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已经安然睡觉的女儿,田庆勇的眼圈有点发红:“我记得了,张岚这一下午麻烦你了。”

“勇哥客气了,这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这等会一起吃饭吧,完了再让小勇送你们回去。”一旁的陈容容连忙挽留。

“不用了嫂子,让勇哥留在这照看一下,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在市区有房子,正好过去看看收拾一下。”张岚急忙推拒。

从住院部出来,张岚拦着田庆勇不让他送了:“勇哥你回去吧,嫂子一个人在病房万一有个什么事忙不过来。”

“那好吧。我把车钥匙给张虎了,你们开我车回去吧。现在这情况我就不跟张岚你客气了,等什么时候我闺女好了,我带两瓶好酒咱们好好聚聚。”

“行。勇哥你回去吧,我们走了。”

“勇哥那我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明天一早我就开车过来。”张虎开口说道。

从医院出来,张虎开着车问道:“老弟咱是直接回家还是去你市区房子那看看?”

“直接回家吧,看那房子做什么?”张岚懒洋洋的靠在座椅上。

“你之前不是说要收拾一下吗?”

“有什么好收拾的,我那是客气话。”

“你可真行,这忙了一下午我小侄女你给看好没?”

张岚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堂哥下次麻烦你不要替我扬名了,这种大户人家什么人和事想不到,哪用得着你出主意。”

“我这不是心疼我小侄女吗。”张虎讪笑。

“堂哥咱有点自知之明好嘛,你这当马仔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人家兄弟了。”张岚无语。

张虎急了:“我怎么就成马仔了?我跟勇哥那是铁的不能再铁的朋友。”

“咱自家兄弟就别装了,就你今天领着田庆勇提着礼品进我家我就知道,那就不可能是你嘴里说的好朋友,铁兄弟。”

“怎么就不可能了,提着礼品就不能是好朋友了。我发现张岚你这人看事怎么这么偏激呢?这是勇哥给我面子。”张虎有些急眼了。

“你领着你把兄弟找自己亲堂弟办事,还没见呢先提着大几千块钱的礼品上门啊。有句话你说对了,那是人家田庆勇给你面子,但是这两天估计人家也打听了,才会跟着你来我家。”

张虎沉默不语,一路无话的回家。到家下车时,张岚扶着副驾的车门说道:“堂哥你别怪我说话难听,田庆勇他家老爷子我也听说过,你跟着田庆勇帮人跑个腿办个事,平常吃吃喝喝的没啥。但咱摆正自己的位置,千万别给人出主意,指点人家。那天人家不高兴了,一巴掌下来可是承受不起的。”

“行了,我心里有数。回头见啊。”张虎一打方向盘,开车离开,张岚叹了口气回家了。

进了屋父亲张大海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母亲李英在厨房炒菜。看见张岚进屋,张大海开口问道:“中午是谁送的礼,送这么重的礼?”

“张虎的朋友,他孩子在医院一个多月了,让我去看看。”

“那还用提东西啊,回头你给你堂哥送回去。东西我让你妈给你放你那屋子了。”张大海吩咐张岚。

“先放着吧。是田繁礼的孙女病了,我堂哥跟着人儿子混呢。”张岚一屁股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

次日一大早,张岚还没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