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岚拿起手机看了看日历,刚好今天是农历十五。正好,就从今天开始吧。起床清清肠胃,刷牙洗脸,拿起手机和车钥匙就准备出门。

院子里父亲张大海正在院子里慢慢的学打着健身太极拳,母亲李英在一旁拿着手机指挥。看着张岚拿着车钥匙从屋里出来,母亲李英问道:“你这拿着车钥匙要去哪?一会家里来人了,昨天下午就有人找你呢。”

“以后逢初一十五我要停一天,今天要是有人来妈你和人说让他明天再来。我今天要去庙里。”本来想着找个借口,张岚顺嘴一秃噜,倒是给自己定了性。

“去庙里啊,那你去吧,等有人来了我跟他们说。”母亲李英不在阻拦张岚了。

坐在车里张岚本来想着的是出去玩一天,但刚刚顺嘴一说去庙里,倒是觉得也应该去,于是一打方向盘就直奔最近的寺庙。

太行叠翠,洞天福地。寺院枕岩而筑,耸立于青山之间。此时正值雨季,寺院内外的石缝里处处溢水,四季不竭,穿云流石,飞溅泻地,声彻云霄,悦耳动听。张岚在东寺主殿观音菩萨像前的功德箱礼投了两百块钱,虔诚的叩拜了三次,就下山了。

下山时想起市区的房子有阵子没去了,就开车奔市区而去。路上顺便在菜市场拐了个弯买菜,自从有了大师级的烹饪技巧,隔三差五的张岚总要自己动个手尝尝自己的手艺。

张岚市区的房子在市财政局家属院的三楼,三室一厅一卫一阳台,房产证上是一百平方,实际要有110多。家中简单装修了一下,当初虽然买的是二手房子,但出身普通农村家庭的张岚也是掏空了钱包才付了个首付。

提着一大袋子食材的张岚刚刚掏出钥匙插入锁孔准备开门,“咔哒!”一声,房门从里面打开了,正当张岚准备后退一步看看是不是走错楼层时,一个笑的古灵精怪的小脸从门缝中露了出来,甜甜的冲着张岚打了个招呼:“上午好啊姐夫!”

张岚今年已经三十了,在市区买了这栋房子就是为了相亲结婚。去年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妍。李妍性格温婉恬淡,长相甜美可爱。一见钟情的张岚迅速发起了进攻,本就是经人介绍相亲,双方父母也算知根知底。谈了几个月后过年时李妍领着张岚去了李妍的父母家一趟,算是把关系定了下来。可惜的是两人刚刚确定了关系不到两个月,张岚的张大海便生病住院了。刚住院在ICU时,李妍的母亲领着她来探望了一次,之后就没来过。这两个多月过去了,张岚跟李妍两个人微信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说话了。

李妍是个标准的听父母的话长大的乖乖女,当时张岚的父亲张大海在重症监护室第一天就下了病危通知书,每天要交2W多的治疗费。之后捡了一条命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整个人躺在病床上连翻身都需要人帮助。张岚能理解李妍母亲的做法,她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好。当时张岚有一个瘫痪在床不知道会不会好的父亲,还落了一大笔的债务,人家没主动开口退亲张岚已经很是感激,但之后父亲病好了张岚也不想再去继续这段感情了。

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姑娘是李妍的表妹李彤彤,是李妍小姨的女儿,算是张岚的小姨子。在市里的师范学校读大一。

之前张岚追李妍的时候,就对这个小姨子头疼不已。一肚子稀奇古怪从网上学来的套路,没事就要学着网上的套路折腾一下张岚。虽然长的很可爱,但张岚对她是敬谢不敏。

李妍的小姨家离市区比较远,坐车要坐五六个小时。张岚和李妍在一起后,偶尔李彤彤周末不想住校的时候会在张岚这里借住一下。因为张岚和李妍两个人要上班,就给小丫头配了一把钥匙。

看清是李彤彤后,张岚松了一口气。但脑袋似乎又疼了起来,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彤彤你来了,今天不是周五吗?怎么这时候在这?上午不用上课吗?”

“姐夫!你知道什么是当代大学生的生活吗?你就这么不欢迎我吗?”听了张岚的话,李彤彤很是生气。

说话间,李彤彤打开门,将张岚迎进了屋。接过张岚手上拎着的食材进了厨房,将袋子里食材掏出来一样一样的往厨房的冰箱里放。

张岚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叹了口气说道:“以后不要再叫我姐夫了,我和你姐已经分手了。”

李彤彤一边往冰箱里放食材,一边惊讶的回头:“姐夫你真要和我姐分手啊,这一个月俺大姨天天跟着俺姐上下班,你不会因为就这样就要分手吧。”

入耳的话让张岚听着头更痛了,感觉太阳穴一突一突的。忍不住用手抓了抓额头,长叹了一口气。

这时李彤彤已经放好了东西,关上了冰箱门。来到了张岚的身边,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从茶几上拿了一颗苹果削了起来,嘴里说道:“姐夫我给你削个苹果吃。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俺姐那人你也知道,从小就是听着父母的话长大的,这次俺大姨确实做的有点不对,但俺姐可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啊。”

张岚能理解李妍母亲的行为,这事放他身上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