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岚懒得搭理张虎的小心思,看他不跟自己一起,冲他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就领着两人朝自己的座驾走去。开车上路,张岚并没有直接开回自己家里,而是到超市里转了一圈。今天中午他买的菜并不多,冰箱里之前可是什么都没有的。

从超市出来,拎着大包小包的张岚将两个小丫头让进房门,看到第一次来张岚家里的孙薇薇饶有兴趣的被李彤彤领着四处参观,张岚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上孙薇薇跟查户口一般,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的蹦出来,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审问渣男的意思。最后居然来了一句那个著名的落水先救谁的问题,张岚实在是懒得搭理那么多,但开着车又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回答。“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放下东西一会马上走。”张岚心理暗想。

孙薇薇和李彤彤两人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张岚看着两人:“彤彤这没事我就走了,家里还有事呢。”

“姐夫你这就要走啦?晚上你不在这住吗?”李彤彤闪着明亮的大眼睛。

“走啦走啦,你和你同学在这玩吧。”张岚落荒而逃,这小姑娘。

关上门的瞬间,房间里传来了两个人大笑的声音。

一路开车回到家,看着满冰箱的东西和礼物堆满的礼品,张岚开始有点发愁。这正值夏天,很多都是不能久放的东西,再下去就要坏了。

礼品还好说,放的时间长。不行就提到超市帮忙回收一些,但一些供奉的肉蛋水果和下酒菜就让张岚头疼了,除了送给街坊邻居一些凉菜外,这几天几乎每天都要丢一些。更大的问题在于刚才又丢了一些发酸坏掉的凉菜,居然掉了一点功德,这就让张岚更加难受了。

也不知道从哪里传起的习俗,张岚当地去有香童的人家看事瞧病,水果是基本。好了或者见效了要还愿,还愿的话烟酒菜是一定要有的,其他的各凭心意。就这样,回家这短短的一个多月,张岚香童之名传出去不到半个月,就因为灵验还愿收到的东西已经快堆满半个里屋了。

先处理水果吧,好在张岚的烹饪技巧已经到了大师级,里面包含有酿酒。珍露酒、女儿红、虎骨酒、百味酒都可以酿,把这些水果回头统统都酿成酒,肉蛋之类的该腌制就腌制,再多的张岚想了想也找到了一个好去处,反正是不能再丢了。

将家中的东西归置了一番,张岚将多出来的凉菜和肉蛋水果用袋子打包好放到车里,又拿了一些礼品将后备箱和后座塞满,和母亲说了一声开车离开了家。

青山村支部,知道了张岚的来意村长张大山连连夸赞,领着张岚跑了村子里的几个五保户,将张岚车上的东西一一分发,等分完了已是天黑时分,张岚将张大山送回家,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张岚本来想着把东西送到福利中心,但张岚的这些物资都是没有发票凭证的,捐赠的话比较麻烦,张岚打了电话仔细问过了最终还是打消了主意。都是一些吃的,捐给村里的五保户也挺好,虽然有些不需要,但有些家是真的困难的。下午张岚跟着张大山跑了一圈,青山村现在太大了,他是真的想不到自己村子居然也还有的家庭那么困难,大概的问了问,其实大多数还是因病导致的,张岚心里也有了打算。

第二天早上起来,看着面板上的功德悄然的涨了2点,张岚心里有了底,心里去了一块心病。

上午送走了几个来上香的人,张岚决定以后不能这么下去了,昨天下午跟着村长跑了一圈后,张岚觉得自己还是能尽一些力的,不能再这么颓废了,转念又想了想,不行,有句话说的很对,人只有一种病,穷病。张岚觉得还是需要想办法挣钱。

昨天在工地上看张虎挖宝,张岚有了一些发现,他觉得今天有必要去试一试。中午吃过饭,和母亲说了一声,张岚就开车出门了。

Z市古玩街,张岚一路不停开了两个多小时,本来想着的是开车到市高铁站坐高铁过来更快,但想了想到时候买了东西不好带,还不如直接开车过来更省心。

张岚停好车子,漫不经心的游荡在古玩街上。古玩街并不大,左右两边店铺林立,道路两边的墙边街角摆满了地摊,和张岚的印象中不同,这些摆地摊的不仅有看起来精明能干的摊主,更多的还是坐在凳子上打着毛线的大妈,闲聊下棋的大爷。

张岚走到一个摆满了铜钱的摊子停了起来,摊主是一位老大爷,正在和旁边的摊主下着象棋,两边围观的大爷正在指指点点应该怎么走。看到张岚停在了他的摊子,随口招呼道:“看中了放一边,最后一起给你算钱。”

看着摆的规规矩矩的摊子,张岚大致看了一下,基本都是清朝常见的铜钱,大爷一个个的放的整整齐齐,张岚跟前的品相差点,上面的品相好一点。

张岚是不懂鉴别,也分辨不出好坏。看不出来那些是自然放旧的,那些是做旧的,他随手拈起一个黄灿灿的看了起来。

铜钱是古代社会的货币,外圆而内方,一般是铜质,品相保存完好的话,就会透出黄灿灿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