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岚大姨家在市区东边河堤旁的城中村里,到了河堤旁张岚让陈家伟停下车:“就到这吧,前边不好掉头。走两步就到了。”

看着陈家伟开车掉头回去,张岚往大姨家走去。

到了张岚大姨家的时候,母亲李英正在和张岚大姨李秀梅在院子里闲聊。看到张岚从院子外走进来,母亲李英诧异的问道:“你怎么来了?早上叫你来你说你不来,这会了又来弄啥类?”

一旁张岚大姨李秀梅接口道:“瞧你这当妈类说这话,俺外甥什么时候都能来他大姨家。怎么非得跟你一起来。”

张岚找了个板凳坐下:“俺建国叔家的婶子他哥在咱市一附院住院,今中午刚吃罢饭俺建国叔领着他侄儿去咱家叫我看病呢,我跟着来医院跑了一圈。这不从医院出来我来大姨家瞧瞧您在这没。”

“那建国都不说把你送回去?还的叫你来这?”母亲李英有些不满。

“送啥送,人家说送了。我能真叫再把我送回去,我多大的架子啊。今天中午人家去找我提了四份礼,我瞅着得两三万,妈你知道俺那玉梅婶他哥家是做什么的?他们怎么想起来去找我了?”张岚很是好奇,他觉得肯定有人在中间说什么了。

“提的啥啊,4份礼得两三万?”一旁张岚大姨也很是好奇。

“茶叶、大闸蟹。我瞅着那包装都便宜不了。”

“前两天你没在家,你玉梅婶子去咱家烧香了。聊起来她娘家哥的事,说起您爸也是一样的病,现在您爸都会自己走了,她打听打听怎么治的,我就跟她说了。她哥家有钱,她哥开养猪场的,他侄儿在建邺给领导当司机类,听说一月好几万。”

母亲李英的一番话让张岚明白了,就说这人还在医院呢怎么会去找他。

“妈你以后别跟人家说我治俺爸的事了,这我连个医师证都没有,说不定谁就去举报了。”张岚很是头疼。

“都是街坊邻居、上下两庄的,谁会举报啊。你又不给人开药、卖药,就是扎个针他举报个什么。”张岚母亲很是不以为意。

“只要收钱了就是非法行医,人家一举报不是罚款就是坐牢。你看我一般都不给人针灸。”张岚觉得头有点疼。

“张岚说的对,大姐你以后也注意点。张岚现在在家不是给人看事也挣不少么?”张岚大姨在一旁帮腔道。

“给人看事不是说出去不好听么?这有那本事当个医生不比当个大仙强得多。他这还没结婚呢,顶个大仙的名头说媒都不好说。”张岚母亲嘟囔到。

张岚哭笑不得:“妈你就别管了,年底前保管给你领个媳妇回家,你就别操心了。”

“天天都是别操心别操心,不让我操心你这一天天的窝家里能给我领来媳妇啊。”一提起这话题张岚母亲瞬间就有了火气。

“停停停!妈我电话响了,我接个电话。”正巧张岚的电话铃声响起,张岚如蒙大赦连忙起身接电话。

张岚接起电话一听,是同村的张建国,说已经和陈家伟一家都商量好了,看看张岚说的药方和熬药要怎么办?

“我在微信上把方子发给你,随便找个正规的中药店让他们抓药熬好就行了。一天两回,都是饭后半小时喝了就行了。”张岚不想掺和抓药熬药这个事,把方子发给他们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挂了电话后远处一辆白色SUV开了过来,张岚一看车牌号,热情的冲着车子招招手,车子在门前空位停下,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灰色polo衫的中年人。张岚热情的打着招呼:“姨夫回来了啊。”

下车的是张岚的大姨夫孙增林,看见张岚站在街门口,笑着问道:“张岚来了,这怎么不进家啊?”

“这不是刚接个电话么。”张岚举了举手上的手机。

张岚正准备进院子,手里的电话又响了。翻过手机一看,是田庆勇,刚接起电话另一边就传来了一群人大笑的声音,停了一会田庆勇略带笑意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张岚你现在是不是在市里呢?”

“在市里我大姨家呢,下午有点事去医院了,勇哥你在医院见我了?”张岚倒是没注意到田庆勇。

“我没在医院见你,刚才你是不是在河堤上呢?我在河堤上瞅见有个人像你,步行往东走了,那会开着车呢没在意。这不打个电话问问。”田庆勇解释道。

“那就是我啊,我大姨家在这边呢。”

“哦,你今天有空没?出来玩吧,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田庆勇很是热情。

“不用不用,我爸妈在我大姨家做客呢,一会我还得送他们回去。”张岚连忙推拒,这不是一个圈子的,认识什么啊,过去当小丑么。

“中午你不还在家么?你送啥送啊?俺叔还用你送,赶紧的河堤上等着,我们一会就到。勇哥电话给他挂了,别搭理他。”却是张虎的声音传来,

看着被挂的电话,张岚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自从上次给田庆勇的女儿治好病后,夫妻俩领着女儿田可可来张岚家里感谢了一番,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