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岚刚走到河堤上,便听见远处桥头传来了喇叭的嘀嘀声,定睛一看,张虎从驾驶室探出头来:“上车了老弟!”

等张岚坐上车,发现车上除了张虎、田庆勇,副驾还坐着一个白胖子,正笑眯眯的转头看着张岚,伸出右手:“下午好张大仙,我是曾华。”

“你好!我是张岚。”张岚伸出手握了一下,打了个招呼。

“走吧,张虎。”一旁的田庆勇喊道。

“这是去哪啊?”看着张虎开着车子直接出了城往东高速口准备上高速,张岚疑惑的问道。

“白店河那边新开了一家温泉馆,沧河水库那边在修路,下边堵车堵的厉害,我们直接走高速绕一下比走下边还快。”张虎一边开车一边解释的。

白店河是清初有户人家落户在沧河边开了一家店铺,故称白店河。白店河环境幽雅,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地势更具特色,从远处看像一巨***指沧河,如“神龟探水”。整个村寨都建在龟背上,人们形象的称之为龟背宝地。

张虎所说的温泉馆正在白店河村的村口,看着一旁竖立的玄武温泉酒店的大牌子,刚下车的曾华开口笑道:“这名字起的。”

“龟背宝地的温泉馆,叫玄武温泉馆也没错。名副其实啊。”张虎接口道。

“是名副其实了,不过这地方建的。”张岚看着远处的酒店大堂,摇头笑了笑。

四人刚走到酒店门口,便看到一群人从酒店里走出来,中间还有一个人穿着一身道袍,出来后浩浩荡荡的朝着村子里走去。

张岚几人也不急着进酒店了,看着往村子里走的一群人,好奇的站在原地打望着。

“这是做什么呢?”张虎很是好奇。

“我瞅着是是帮人看坟地呢?”一旁的曾华接口。

“你怎么知道的?”

“他们经过的时候后边那两年轻小伙讨论的正热烈呢,我听的清清的。”

“要不我们跟过去看看?”张虎眼睛发亮。

“你多大了怎么什么都爱凑热闹。”张岚开口吐槽到,却发觉另外三人已经开始跟着往村子里走了……

几人跟着人群穿过村子,到了村后的山坡处。远远就看见很多人站在那里,周围还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看吧,不止我一个爱看热闹,这看热闹的多了。”张虎指着周围三三两两的站在远处的人说道。

“嘿,张岚。他们围着这地方怎么样?”田庆勇捣了捣张岚。

“地方是好地方,具体好在哪,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懂这方面。”张岚摸着下巴,故作高深的回答,顿时笑倒了几人。

“你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是好地方?”曾华一边笑一边说。

“喏,这不明摆着吗?不是好地方这一群人在这围着做什么呢?不过这龟背地早就被人给占了,这群人估计是白家人。”

“你这究竟懂还是不懂啊?”田庆勇笑的不行了。

“风水不是很懂,但是我懂人情啊。很明显这龟背地最早是白家的老祖宗占着起运的,现在这家这么大的阵势,除了白家的也不会有别家的往这里做坟地了。”

“有点道理。张岚你说那道士这给人点一次穴得收多少钱?”张虎在一边若有所思。

田庆勇在一边回答道:“这个我还知道一点,这么大阵势的一般起步就是五千到一万,就是不管成不成,车马费就是五千到一万。到地方了一般是看要求,有地方要求的收的要少一点,因为就那几处地方,风水先生只要给你挑出最适合的就行。不限地方只求位置好的就不好说了,前一阵子咱们市的一个半成的卧虎地风水先生收了几十万。承包土地和山林的钱另算。”

“卧虎地那个我知道,刚好是承包的我们村的西山的坡地。村长可是狠宰了一笔。不过那个不是个人,是一个村子的。”张虎回答道。

“哪村子一个姓,是他们一个家族的。那地方在你们村就没人知道吗?怎么还给外人用了?”听张虎一说,田庆勇很是好奇。

“地方我们都知道,清末时有人在哪里扎过坟。说是会出娘娘,结果后来那家出了个唱戏的名角,扮娘娘尤其出名。后来我们村都说哪里是假娘娘地。”张岚也知道这个地方。

“这样啊……”田庆勇面上有些失望。

“走吧,还在这看呢。这一时半会好不了的。”张岚懒得再看了,招呼着回去,早吃饭早散,感觉跟着张虎出来就是一个错误。

遇见的小插曲让众人泡温泉都没了兴致,吃过饭后早早的开车散场。回来时走的下边的山路,张岚让张虎把他放到村口下车,然后步行往家里走去。

第二天中午刚吃过饭,张岚正躺在躺椅上休闲的吹着空调玩着手机游戏,张虎满头大汗的推门进来,急匆匆的跑到冰箱旁,拿出一瓶冰镇的矿泉水,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才大出了一口气,打着嗝说了一句:“爽!”

“你这干啥去了,一天天不着家的?”张岚母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